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阵风,几朵浪,天好蓝好蓝

行云流水是我家

 
 
 

日志

 
 
关于我

天尽头彳亍着流浪汉的身影 桃花源里的人们正在放唱

网易考拉推荐
 
 

脚的选择  

2014-10-02 22:30: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芙蓉餐厅到瑞京公寓,抄近道肯定走原来体育系室内训练馆现在物理与信息工程学院的工程实践中心北边直接穿过去,尽管那里要跨一个半米多高的铁栅栏,中间要穿过一条又窄又低商贩又多的巷道,但如果是步行,人们还是愿意从那里走。为什么呢?傻子都知道:近嘛。正因为过往人多,那个地方才挤了许多水果摊、小吃摊、杂货摊甚至衣服摊。可是,最近有两个晚上六七点钟,我试图从那里地方走过去,不料铁门锁上了,不让通行。没有办法,我只好退回去再绕到幼儿园那里去瑞京公寓。

其实,从幼儿园那里绕过去大概也就远一二百米,多走几步也是健身,但是,长在屁股上的腿就这么懒惰,能少走一步是一步。

从瑞京公寓去钻石广场那里的教学区,必须折回东区从那座行知桥上通过,上下课的时候,学校惟一的主干道上熙熙攘攘成一个洋洋大观,路本来就窄,赶庙会一样的学生自觉走向两边,中间留给自行车、摩托车和汽车争先恐后地抢占路面,尤其到了综合楼东北角的那座又高又窄坡度又陡的行健桥上,行人和车辆都得小心翼翼才能安然通过。最近几年越来越不明白,学校不断发展,学生数量不断飙升,那座修于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咽喉桥——行健桥——有学生叫它奈何桥为什么不重修一下呢?去掉陡坡且加宽几米应该是很容易的事,但为什么要让它一直“奈何”下去?从那座新建不久还算平坦的行知桥去教学区,闽南炙热的太阳像烧红的木炭一样从天上砸下来让人躲避不及,非常企盼路两边的树荫能遮挡一下。但是,现在长在那段路两边的树是什么树呀,品种我不知道,反正既低矮难看,长得又像铁树一样艰难。一个连大树都不栽种的地方,谁还敢奢望从瑞京宿舍楼西边直接修一座桥跨过那个臭水沟直达教学区呢?

我在课堂上偶尔会讲到厦门大学的几个校园,并感慨厦大是资本家的眼光,是一个给人尊严感的地方,而我们学校是农民办大学,没有在绿地上种庄稼就不错了。

上世纪八十年代听到的欧美一些大学关于道路的传闻,近几年被一个在瑞典和一个在美国读书的晚辈证实了。欧美的一些大学开始也跟我们的大学一样把路修得方方正正,但是学生的脚居然不听话,不走学校修好的直角路,偏要走直线穿过去,开始人少,后来人多。学校一看大家都走上了“斜路”,于是干脆废弃了原来的直角路,把“斜路”当成正路修起来并废弃了原来修好的直角路。中国学生刚去感觉很别扭,弯来拐去,极不规整,但走几次就走出感觉了:那是一个很自然、很人性、很惬意的存在,很少有人为的羁绊限制你必须这样而不能那样。看他们带回来的照片,听他们谈在那里的感受,我差点流出口水来。

以后有机会出国游行的时候,我一定要到世界上一流的大学里走一走,亲眼看看那刻镂人类顶尖文明的所在。

这只是极其表皮的一个比较,往更深层次里说,我们会羞愧得难以言表:教师严重缺乏,教室严重不足,这居然也是一个像模像样的大学?如果你不幸坐在有些误人子弟的老师的教室里,稍微灵光点的学生都能通感中国人的一种无可奈何的生存状态。

无可奈何就得面对现实,但人心总向往高处并且必然要走向高处,不管这个过程是多么漫长和艰难。

讲中国文化概论时喜欢渲染大唐盛世的开放与包容,那个时候,西域人、日本人、朝鲜人、波斯人等云集长安,他们仰慕人类历史上最灿烂的文明,他们想把中国文明复制到本国去,他们就住在唐王朝给他们划定的“番坊”里,其中有一部分人回去了,而相当大的一部分人“腿脚出了问题”,甘愿当“老赖”住下不走了,从此融入中国人的生活里。这种情况犹如近现代涌入欧美的移民一样,犹如官二代、富二代以及更多的中国学生去欧美留学一样,用脚选择的结果是,连幼儿园的小孩子都知道世界上的国家美国最牛逼。

如同胡夫金字塔所昭示的古埃及文明只能留给人们去考古和旅游一样,从十五、十六世纪开始落伍的中华文明与西洋文明之间的交战只能用唐吉诃德大战风车来比拟了。我们无法用男尊女卑来对抗性别平等,我们无法用长城去抗击西洋人的坚船利舰,我们不可能用四书五经来战胜西方的科学体系,我们不可能用手工制造抵挡西洋的各种现代化发明,我们也不可能用农业古国去对垒工业社会,我们更不可能用一天甚于一天的道德沦丧去击退那坚不可摧的软实力。文明不是用钱能堆叠起来的,文明是信仰与价值观哺育的宁馨儿,他一出现,犹如《圣经》中的弥赛亚一样,人们能做的就是趋之若鹜了。

满后腐朽的王道天下再怎样借尸还魂以张牙舞爪,它毕竟是逆历史潮流而动,终究有一天会被人们抛弃,这是大势所趋,谁也阻挡不了。用脚选择是地地道道的“道法自然”,这是一个时间上长与短的问题,而不是一个专制王朝如何万万岁下去的问题。

脚长在腿上,它的选择更接近常识。我坚信。

  评论这张
 
阅读(107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