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阵风,几朵浪,天好蓝好蓝

行云流水是我家

 
 
 

日志

 
 
关于我

天尽头彳亍着流浪汉的身影 桃花源里的人们正在放唱

网易考拉推荐
 
 

暑假记行之一:骑行古豳国  

2014-09-01 20:07: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刚刚过去的这个暑假,虽然七月十二号给儿子完婚在西安忙乎了几天,我错过了跟网易老三届文苑上的网友们一起去青海的机会,但给儿子结完婚后,我的大部分时间都飞扬在长天大地之间,收获别样的风景与兴致。

七月十九号,我先回到乡下老家,利用一天时间去看亲家,用半天时间看王姨,剩下的整整两天时间,我则骑摩托去了一趟甘肃的宁县,驰骋在“七月流火”的发祥地——古豳国,经历骑行带给我的苦与乐。

之所以选择甘肃宁县作为目的地,是因为宁县有一个盘克镇在家人的传说中特别突出和响亮,它曾是1932年奶奶带着四五岁的父亲为了躲避老家的饥荒和瘟疫而投奔的地方。家人只说是甘肃的盘克,而盘克隶属于宁县的一个乡镇是我后来在网上查到的。父亲去世后,我就有一个走走父亲当年逃荒路线的想法。除此之外,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动因是,我们老家五峰山以北的许多地方诸如淳化、旬邑、彬县、永寿甚至长武,都是上世纪七十年代母亲步行到那里卖布补贴家用的地方,我想看看母亲常说的泾河,我想寻找曾经给母亲提供开水的人家和避寒的窑洞,我还想在那山间的羊肠小道上回想母亲的影子。——为两天的骑行放风蓄谋了一个如此堂而皇之的理由,此行就几乎成朝圣之旅了。

汽车驾照很早就已拿到,但毕竟很少开,所以我选择骑摩托去。本来,小弟弟有一辆幸福125摩托,它是日本出的原装货,大概只有外壳上的“幸福”二字是进口后印上去的。过去我回到家总骑它,爬很陡的坡挂三档如履平地。但是,由于近些年小弟弟在外面跑运输,摩托扔在院子一角已经无法动弹了,最后,我决定骑妹夫的,前后都挂着车牌,看上去有七八成新。没有想到的是,妹夫的摩托前轮胎花纹是竖条的,防滑功能差,我此行的两次摔倒都和它有关。

妹妹说,就是随便看看风景,慢些骑,路上小心。这一点,不用妹妹说我比谁都清楚。

二十一日一大早,我打开高德导航并把手机用胶带粘在摩托的油箱上,从五峰山南的老家出发,经过南坊镇,翻过五峰山,平展展的柏油路把时速不超过四十码的我带到了北牌乡。从北牌到淳化县的官庄,则是废弃多年的一条县道,虽说也有当年公路的底子,但整个路面凹凸不平,沙石成堆,跟农村的石子路差不多。我骑在上面,虽一路下坡,档位已经换成三档,但就在离开柏油路才三四公里一个叫孙家咀村的村口,前没有人,后没有车,下坡路面也不陡,只是前面一个很一般的坑,我踩了一下刹车,一瞬之间,我的摩托横在路中间,我被摔在路上,iphone手机也一并被摔在路上。

看见摩托正从加油盖那里往外漏油,我第一个反应就是扶起摩托,放在路边撑好,然后捡起手机,步子很大很重地来回走了几步,腿没有问题,抡抡胳膊也没有问题,发现左半身满是尘土正在拍打时,才注意到左手臂上蹭破了皮,黑红的血已经渗了出来。虽是早上八点左右,也虽是孙家咀的村口,但村子里怎么也看不到一个人。我想找户人家讨盆水清洗一下左臂,走过四五户人家才发现一个开着大门的人家,我进去做了许多解释才算洗净了自己。

怎么办?是原路返回家,是返回到北牌小学那里对伤口进行处理后再说,还是继续前行?我点着一支烟,看着远处隐在雾霭里的沟沟岔岔仿佛在嘲笑我,听那个给我一盆水的老人跟出来给我说,前面就是泾河,过了泾河就是官庄,路就好走了。

重新跨上摩托,我小心翼翼地前行。经过泾河时,看着溪流一样的水夹在一条很窄的沟里浅浅地流淌,我怎么也不能把它与母亲当年啧啧称叹的坐船行进在没边没岸的水面上的泾河联系起来。其时,泾河桥上正有七八个巫婆神汉装神弄鬼地祈雨,一看他们鬼怪式的化妆,立即想到刚才摔倒的霉运可能是他们带来的。于是转了一下油门,摩托从泾河桥上一闪而过。没有拍到涓涓细流的泾河倒没有什么,但没有拍到那几个巫婆神汉的祈雨表演就非常遗憾了。

八点多钟到了官庄,镇卫生院还没有上班,我走进卫生院对面的药店让人处理了一下手臂上的外伤,在一家羊肉馆吃了一碗水盆羊肉,然后沿着211国道向旬邑县方向飞驰。国道宽且平直,指向蓝天的杨树排成两行伸向远方,路上车辆和行人比较少,我的速度也到了四十多码。穿过很大的平原,下到很深的沟底,旬邑县城已经到了。不需要添置什么,也不想探访旬邑县建的豳风园有什么新奇之处,我沿着迎宾大道很快驶出了旬邑县城,等到想起应该给手机买一个耳机时,我把旬邑县城已经扔在了身后。

一路阳光,一路风声,当我看到路旁有一个杜家村的时候,我决定停下来休息,可能的话打问一下这里的“杜”与我的“杜”有什么联系?

时间已经是十一点,一家小卖店坐落在路边。我停下车,要了两瓶冰镇啤酒,坐在小卖店前的凉棚下给自己解暑,并拿出充电器给手机充电。跟小卖店主人一攀谈,才知道杜家村姓杜的人并不多,而且不会有人知道杜家村的来龙去脉。中午的阳光照在路旁的玉米叶上油亮一片,我想起了《诗经》豳风里有一首《九罭》,闻一多说《九罭》是盛情招待并挽留客人的。从老家出发骑行到这里已经七八十公里,当年四五岁的父亲跟着奶奶一路步行可曾到过这里,他们可曾被杜家村的人盛情招待过?他们为什么不就此留下来而要奔向二百多公里外的盘克?盘克,远得有些超乎想象的盘克,你到底有什么独特之处令当年的孤儿寡母投奔你的怀抱?

休息了将近一个小时,手机充电也到了百分之八十多。尽管是正午,阳光正毒,但高德导航告诉我,我离宁县县城还有一百四十八公里,我必须抓紧时间赶路,而且必须加点速度才行。

虽说之前从没有来过这一带,但进入眼帘的景物没有一点新奇之处,田地里要么是玉米,要么是果树,村庄里有一边盖的房子,也有窑洞,跟我们老家那一带没有什么区别,所以此次骑行几乎没有拍什么照片,只有驶出旬邑进入甘肃正宁县境时,我才借在树荫下休息的空档,拍了几张风景,以备开学后讲《七月》时用。

经过湫坡头镇时,我终于买了一个耳机,然后打开手机导航和MP3,把手机装进挎包里,戴上耳机,由导航把我导向宁县,听音乐消除路途的寂寞和无聊。

平原,很大很大的平原,深沟,很长很长的深沟,从旬邑到宁县,当我翻了四个深沟后进入第五个深沟时,宁县县城终于到了。我在宁县大酒店登记住宿的时候,时间是下午五点。

洗完热水澡下楼吃饭时,天气已经相当凉爽了,我穿着短袖在宁县街道上行走,见到一个卖衣服的摊位,忍不住上前去看那长袖衣服。当时还是农历六月,那么到了七月呢?在古豳国的宁县解读“七月流火”,才知道它的正确意思是:一到七月,天气凉了。而不至于解读成,七月,天空中流动着火蛇。

吃饭时向当地人一打听,盘克镇离宁县县城还有近六十公里,路况不好,面积很大,有二十个大村,没有什么独特之处。其实,骑车在路上就在想,盘克是一个乡镇,我去哪个村子找谁去?八十多年前的往事淹没在历史的尘埃中,我试图拭去这层尘埃,无疑跟考古差不多。考古要有线索,而奶奶带着父亲逃难到盘克却是久远的传闻,我却连一点线索都没有。一整天的骑行给耳朵里灌满了风,左臂上的外伤还有点肿,两条胳膊也晒成煮熟的猪肘子的样子,何况二十三号要赶回西安,二十四号有可能参加商洛师专中文系八六级毕业二十五年聚会,二十五号要到洛阳参加解放军外语学院中文系九零级毕业二十年聚会,所以,我放弃了第二天去盘克的打算,一大早一路向西偏南,赶到陕西长武县,然后沿西兰公路回去。

甘肃境内的省道一直到长庆桥那里都修得非常好,而从长庆桥到长武之间的甘陕交界处,那几乎是只有当地人才熟知的土路,拐来拐去,七上八下,我硬是凭着我的高德导航骑到了长武。终于到了长武县城,我稍事休息,再把终点设到离家十公里的乾县杨家河水库时,导航给我显示还有147公里。

长武,母亲在世时经常说到长武,说她有一回在长武卖布时被抓投机倒把的人盯上了,她就背着她的包袱往野地里跑,一口气跑了几里地,那个抓她的人最后爬在她身后几百米的地方求她别跑了,他不再抓她了。母亲当年的谈笑是那样的轻松,而面对高德导航给我显示的147公里,我却一点都轻松不起来。

西兰公路向着东南方向一路下行,在彬县惊心动魄地穿过两个又长又黑的隧道,在永寿躲过那个长长的运煤车队,在乾县阳峪镇那里讨来一盆水洗去满脸的煤灰,在导航的终点杨家河那里又有惊无险地摔了一次,接近下午两点的时候,我顺利地回到了老家。

写这篇文章时,我打开书架上的一本《诗经》查了一下,豳风总共有七首,除了我熟悉的《七月》、《东山》和《九罭》外,还有我不熟悉的《鸱鸮》、《破斧》、《伐柯》和《狼跋》。后边有时间,我一定得好好熟悉熟悉它们。

暑假记行之一:骑行古豳国 - 点燃未来 - 一阵风,几朵浪,天好蓝好蓝
 
暑假记行之一:骑行古豳国 - 点燃未来 - 一阵风,几朵浪,天好蓝好蓝
 
暑假记行之一:骑行古豳国 - 点燃未来 - 一阵风,几朵浪,天好蓝好蓝
 
暑假记行之一:骑行古豳国 - 点燃未来 - 一阵风,几朵浪,天好蓝好蓝
 
  评论这张
 
阅读(841)|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