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阵风,几朵浪,天好蓝好蓝

行云流水是我家

 
 
 

日志

 
 
关于我

天尽头彳亍着流浪汉的身影 桃花源里的人们正在放唱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兼职十年“混工分”  

2014-05-18 09:52: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年前被聘到闽南师大的前身漳州师院从事教学工作,可能因为我是外来者关系不在学校,而且一来就被省里抓去做高考语文试题,所以六月十号刚刚解禁回到学校,教务处处长就找到我让我兼学校的教学督导,具体工作从当年的九月份开始。我不好推诿,接了过来。没有想到,我这一兼竟做了十年。督导是一个不讨人喜欢的角色,扮演它进行工作我后来自嘲为“混工分”。

每学期期初检查第一次上课,期中检查试卷和列席学生座谈会,期末考试巡考,空闲时听听课,两周开一次例会,审查校级立项及其它材料,评定申请调进的老师的教学水平等等,这就是督导的工作。教务处给我们每人印一沓听课及其他工作记录表,我们在例会时自己填写,最后学校按我们的工作量支付报酬。前几年在工资之外每月大概有二三百块,近两年给督导涨了工资,每月差不多有六七百。这是我红色收入里的第三份工资。开例会的时候,我会把听课记录表发给那几张老面孔,并嘻嘻哈哈地说:派活了,记工了。

“工分”一词,现在的年轻人是无法理解的,它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之前公社化时期的产物:农村里凡是能干活的人都得在自己所在的生产队出工干活,一个青壮年劳力干一天三晌晚上记工员给记一个工分,一个工分年终结算时大概值二三毛钱,最廉价时只值几分钱。我在我们生产队挣工分从上了初中开始,那时十三四岁的我只能利用星期天和寒暑假跟成人一起干活,一天累死累活下来生产队只给记四分即0.4个工分,就这刚开始还兴奋不已呢,就这还遭心眼短的人的攻击呢。上了高中,我长了两岁,工分也涨了两分,如果我不读高中而一年三百六十天在队上干活,就可以挣到八分,而作为学生,尤其是作为生产队惟一一个读完初中还继续上高中的学生,队里有人很不平。他们在我星期天干半天活的时候给我和我父亲放耳风:那么大小伙子整天坐在凉房里不干活,将来回来连锨把都握不住了,他要是早点回来,一天都能挣八分工呢。为此,父亲曾三番五次要我缀学回来挣八分工以缓解家里的短工户压力,因为我懒,家里更有母亲坚决支持我上学,所以我才有幸把高中读完。1975年元月高中毕业回到生产队,我立即成了九分工。九分工没干几天,原来的一个记工员不知怎么出问题了,队里找不到更合适的人当记工员,就让我补上。记工分一般都在晚饭后,在地里干了一天活的人从家里出来,手里拿一个工分本,先是围在我和另一个记工员旁边让我们登记工分,然后听生产队长安排明天的活儿,时间也就半小时左右。因为记工员已经上升到队干部助理的级别,所以我的工分也升成了十分。按惯例队上给记工员每月补助一个工,轮到给我补助时还有人通不过呢。

因为父亲是四类分子,家里一直是短工户,我又混了一个高中毕业回来且立即升职成记工员,更严重的是,我每月要比他们多一个工,下雨天大家不上工我还可以跟着会计算账挣工分,反对给我补助的那几个人先是不把工分本递给我记,可能因为另一个记工员写字太慢反应太迟钝且经常记错,他们也慢慢接受了我兼记工员并每月多挣一个工这一事实。

之后去杨家河筑水库大坝,我是拉着架子车去准备跟所有人一样搬运土方的,但先是被当时公社设在那里的团部抽去做技术员,接着又被工程指挥部抽去做通讯员。在团部和指挥部混工分,气得我们队上有人晚上睡不着觉。我于77年底从杨家河工地考上了大学,那几个睡不着觉的人在村子里青着脸叫骂了好长时间,说什么没有把我一辈子摁在农业社里都是生产队长提拔我做了记工员的错,四类分子的娃上了大学这社会不翻天了?所以,当我上了大学第一个暑假回到生产队还想上工干活挣工分时,他们把脖子伸成了雁脖,几乎是吼了出来:你休想!那吼声,似乎终于咆哮出了压抑在他们心底久久的不平。

有了现在回想起来感觉快慰不已的“混工分”经历,我兼职十年做督导“混工分”就涂抹上了绚烂耀眼的七彩色。

胸前挂一个教学督导的红牌子,开学第一节课在指定的巡视区域转一圈,按听一节课记,旁听学生座谈会,按一节或者两节记,检查试卷,按六节记,两周一次例会,按一节记,至于听课,你听多少记多少,即使多记少记几节也没有关系,反正一节课也就三十块左右,多点少点没人在乎。看材料写意见并签名是不用记到工分本上的,过去是现金直接发到手,现在是每月打到卡上,反正少则一百多则几百。2006年暑假,我正在西安装修第一套房子,学校管教学的副校长打电话给我,要我赶紧返回学校做校级评估专家。我说我正在装修房子离不开。校长说,评估事大,你既是高考语文命题专家,又是学校的教学督导,在这重要的时候,你一定要回来。于是,我立即回到学校挂上评估专家的胸牌带一脸严肃下到负责的系里,走在那里都有人陪着,坐在哪里面前都有烟、茶和水果,餐餐吃饭被系里敬着,最后开总结会时我说有一个老师上课迟到了一分钟,那个老师立即吓哭了。哈,假期的评估检查是加班,一天大概给二三百,开学后持续评估验收,一天大概是一二百。

十年“混工分”,文科组督导人数最少时只有三个。三个人开例会时,我即兴跟另两位退休老师说:督导嘛,它的意义就在于它的存在性,不要依靠督导做什么来推动学校的工作,只要我们还偶尔出入在督导室里,偶尔听听课并写进工分本里,其意义就非常重大了。后来督导人数增加,新任的督导抱怨学校对督导和督导的意见不重视,我再次发挥了一下上面那个观点开导他:用一个很贴切但又极不雅的比喻,督导工作就像女人的大姨妈,谁都讨厌,但它时不时地来了,说明你是正常健康的。

每年寒暑假回到西安要去陕西师大看望一个好朋友,他知道了我操刀做了几年的福建省高考语文卷子,就感慨地说:这事如果放到陕西师大,不少人会把状子写到教育部去。再后来他知道了我兼职做督导挣第三份工资时,连连感慨:不得了不得了,要是放在师大,不知道有多少人会气得睡不着呢。去年暑假跟原来在西安交大现在西安石油大学任教的堂弟说起此事,他也说:不行不行,这事放在西安哪一所学校都不行。

我离开生产队已经三十几年了,当年反对我当记工员的几个人已经作古了,尽管如此,一旦回到老家走在村子里,我依然要夹着尾巴,不敢跟人说我在福建“混工分”及相关的事情,非常担心影响了老家个别想不开的人的情绪和睡眠。

兼职十年“混工分” - 点燃未来 - 一阵风,几朵浪,天好蓝好蓝
 

                                                                                                                 

  评论这张
 
阅读(53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