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阵风,几朵浪,天好蓝好蓝

行云流水是我家

 
 
 

日志

 
 
关于我

天尽头彳亍着流浪汉的身影 桃花源里的人们正在放唱

网易考拉推荐
 
 

老电影《生死恋》的乌托邦含义  

2014-03-06 15:16: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闻舆论学讲到卡尔·曼海姆的《意识形态与乌托邦》,其中涉及到意识形态的总体含义是对一种生活方式的彻底信仰。为了找一个能够说服自己的例子说明这个抽象的观点,我想了很久,想到了当年看日本电影《生死恋》的情景。

那应该是1979年暑假之后,我已经在宝鸡的二公里半那里读大二下学期了。正在为广播里出现的给原北大校长马寅初平反和摘去各类分子“帽子”的消息搞得不知所云的时候,我偶尔也去学校旁边不远处的玉米地里看雨果的《笑面人》。因为我在我们班50个人里属于不入流的人之一,所以除了广播里的消息外,现实生活中的各种消息,我大概是最晚知道的。那是一个下午,大概是全校同学都已经知道了的时候,我得到了日本电影《生死恋》要在学校西边一个单位当天晚上露天放映的消息,于是就开始神往起来。

之所以“神往”,一是在此之前看过几遍日本电影《望乡》,其情节和画面震撼了我,我看《望乡》的时候,不由自主地跟自己看过的《南征北战》之类和《卖花姑娘》之流进行比较,始发现日本电影《望乡》所达到的艺术境界是《南征北战》之类和《卖花姑娘》之流不能同日而语的。二是《生死恋》有一个“恋”字,估计是一部爱情片。那个时候,电影里的爱情还是一件奢侈品,相爱的男女主人公充其量拉一下手就不错了,谁还敢奢望其他呢?

当年宝鸡市最西边的工厂叫铸造厂还是什么厂,它离我们宝鸡师院大概有两三公里,朝鲜电影《卖花姑娘》就是在那个厂里看的,紧邻那个厂的是什么厂我已记不清了。只记得我们学校西隔壁的工厂是宝鸡灯泡厂,那个时候关于看电影的记忆多在宝鸡灯泡厂的露天场地上。那是一块两个篮球厂大小的空地,每隔一段时间总要放一场电影。天黑下来的时候就可能有银幕挂上去,我们宝鸡师院的许多同学就聚在那里,数量远远超过灯泡厂里看电影的人。当时和后来一直纳闷,灯泡厂的工人为什么那么少?尤其是很难看到女职工,不能让我们宝鸡师院的男生浪漫一把。

《生死恋》第一场在什么单位看的,我记不清了;它在我们学校附近上演了几场,我也记不清了;跟着一家一家单位放过去,我重复看了几遍,我更记不清了。只记得若干年后同学聚会时有同学很夸张地奚落我,说我把《生死恋》看了七八遍,说我第一次看《生死恋》时口水都流到衣服上,说我看完电影回来两个眼珠差点都飞出来了,说一见女字旁的字就脸红的我那些天总在发呆,像丢魂了,还说我一见谁议论电影女主角就露出凶巴巴的样子,好像那女主角只属于我一个人的。大学同学在酒桌上的搞笑话几乎没有什么可信度,但《生死恋》当时征服了我却是真的。

写这篇文字前我在网上查了一下,《生死恋》是日本人于1971年的一个小制作,它叙述一个三角恋爱的故事。故事很一般:野岛进的女朋友仲田夏子不意间见到野岛进的好朋友大宫雄二后,发现自己喜爱的人不是野岛进而是大宫雄二,于是大胆向大宫雄二表白。大宫在友情和爱情间徘徊很久后毅然选择了爱情。就在大宫与夏子准备结婚的时候,夏子在实验室的事故中突然死去。可以说,这样一部电影如果放在九十年代以后放映,票房能否收回制作成本都成问题。可是,在刚刚走出文革阴霾、中国影坛还是一片废墟的时代,《生死恋》无疑是漆黑的夜空中突然升腾在你面前的绚烂无比的焰火,让你除了惊叹还是惊叹。

这部艺术成就远不如在它之前放映的《望乡》和在它之后放映的《追捕》的电影,之所以让我连续看几遍以至于同学说的失魂落魄,以至于几十年后回想起来还津津乐道,我想主要有这样几个原因。

第一,它是一部真正的爱情片,并且宣扬人应该大胆追求自己的至高无上的爱情。第二,它所展示的人之为人的生活是我从来没有见过但见了之后就非常神往的,网球、小汽车、城市的高楼、海滩、小游艇、人们的衣着打扮、房间的陈设、人与人的关系等等构成的物质世界,那是一个提升人品格且给人尊严和幸福的文明世界。第三,它有一段过去从没有见过的拥抱接吻的镜头。这是最令当时年轻的我们血脉贲张、心动神驰的地方。最后,栗原小卷扮演的女主角仲田夏子在电影中已经不再是一个女性而存在,而是进入到女神的行列。虽然栗原小卷在《望乡》中也出现过,但她只作为一个配角且因为所扮演的人物的限制,不可能展示出女神级别的艳美绝伦与偶像意味。而在《生死恋》中,栗原小卷扮演的夏子小姐成了当年看过电影的年轻人眼里的一道亮丽的风景,一弯可望而不可企及的地平线。我当时觉得,不说电影里的野岛进配不上夏子,就是夏子喜欢的大宫雄二也根本配不上,因为配不上,夏子才必须在突发事故中死去,电影中才会不断出现夏子打网球时那句能掏空人灵魂的话语“对不起太高了”。夏子小姐在电影结尾处遭遇事故突然死去,大宫前去吊唁,在夏子的遗像前,大宫流泪了。我每次看到这里,都能感觉到大宫的扮演者演得太假,不真实,没有丝毫悲伤感,眼泪是硬挤出来的。……诸如许多这样的感想,如果要跟没有看过该电影的晚辈们分享,简直就有些白费口舌了。

《生死恋》所展示的世界是那样令人神往,可是现实世界却如此令人沮丧。后来到了九十年代中期,我才第一次看到了网球场。那是学校在教员办公楼旁开辟的一块运动场地,平展展的水泥地上画几条直线,中间竖一道网。这了防止网球飞到远处捡取不方便,网球场地四周还围起两三米高的铁丝网。有一天一个同事拉我去学习打网球,我到了那里,居然首先想到的是《生死恋》中夏子打网球的画面,那“对不起,球太高了,太高了”的画外音仿佛在我面眼前的网球场上空回荡、飞扬。

老电影《生死恋》的乌托邦含义 - 点燃未来 - 一阵风,几朵浪,天好蓝好蓝
 
  评论这张
 
阅读(56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