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阵风,几朵浪,天好蓝好蓝

行云流水是我家

 
 
 

日志

 
 
关于我

天尽头彳亍着流浪汉的身影 桃花源里的人们正在放唱

网易考拉推荐
 
 

向正月十四问好  

2014-02-17 12:43: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是农历甲午年正月十四,离开学还有整整十天时间,我却带上我的行囊,告别西安,来到阴冷潮湿的闽南。晚上八点钟在厦门机场坐车返回的时候,细细的雨打在车窗玻璃上,我忍不住把手伸出窗外,抓住几星细雨抹在脸上。司机诧异我的举动,我以试探雨的大小掩饰了过去。九点多汽车到了学校的小区门口,我拉着我的行李箱往住处走,这才仰起脸对着天空,任若有若无的雨丝滴在脸上,呼吸着湿得有些发粘的空气,心底感慨道:还好,我于正月十四赶了过来。

为什么一定要在正月十四赶来并感慨万千呢?没有人知道其中的原委。

十年前即2004年春节后的正月十四,正是我进入漳州师院揭开另一方天地的日子。

大概是2003年春季的时候,还在陕西师大打工的我接待了一个漳州到西安旅游的朋友,闲谈中说到漳州师院需要教师,我让他捎我一份简历过来,他回来后不久就打电话说我的简历交给了学校人事处,人事处说可以聘用我来这里工作,要我找个合适的时间过来看看,如果愿意就签个协议并正式过来。当时我住在陕西师大家属区东门口,每星期去郭杜的陕西师大新校区上两三次课,日子过得还算满足,所以对偏居于闽南的漳州师院要聘用我的事没有放在心上。2003年暑假过后,陕西师大人事处跟我谈话,要我放弃我从军队转业下来的自主择业待遇,关系正式调进陕西师大,如果关系不进去,我只能算临时人员挣课时费了。也就是这个时候,师大中文系一个好朋友悄悄给我说一个情况,说是中文系那个教研室一个年龄跟我相当但资历比我浅的人极力反对我调入,怕我正式调入之后而影响他了前程,所以在背后搞一些见不得人的小动作。放弃军队的退役金调入陕西师大我原本就不同意,何况陕西师大中文系内部的“窝里斗”令我不齿。在这种情况下,我才真正考虑非常偏远且没有一点名气的漳州师院了。大概是10月底或者11月初的时候,我腾出一个星期的时间到了漳州。在校园里走了一圈,温暖的阳光和清新的空气是我喜欢的,但又小又破烂又正大兴土木的校园让我实在不敢把自己未来的命运与它联系在一起。我走在正在修建的还是满目疮痍的钻石广场那里,中文系一个陪同我的老师对我说,过不了多久,博文楼就装修好了,中文系就搬到里边上课,这个广场也就整修得差不多了。陌生又破败的地方让我有很强烈的疏离感,但中文系接待我的老师很友善,学校人事处处长连同管学校教学的副校长也接见了我并希望我能够留下来工作,话语平实,态度殷切。于是,我跟中文系签一份聘用合同,拿了一份漳州师院的校历,决定春节后过来正式工作。

2004年的校历我找不到了。大概离开学还有一周时间,我在西安坐上火车摇晃了两天一夜,于正月十四黎明五点多到了郭坑车站。天下着小雨,路灯昏黄,郭坑车站给人一种要被抛弃的样子,几个摩的司机围上来要做我的生意。我扫视了一眼站前广场,期盼当年的解放军外语学院派车去车站接我的情景能够再现,但是,站前那又小又破败的广场上几乎没有汽车,连出租车也没有。我到漳州的车次和时间已经提前告诉给学校人事处的一位接待我的科长了,当我确认没有人员和车辆来车站接我时,怀揣些许被冷落感开始和摩的司机讲价钱。一个摩的司机把我的行李箱绑在摩托的行李架上,我便坐在摩的上淋着丝丝细雨向漳州师院驶来。

六点左右到了学校,天还没有大亮,我牵着行李箱走进学校招待所大厅,坐在沙发上等时间。看着钟表走近七点时,估计人事处接待我的那个科长起床了,才拨通他的电话,说我已经到了学校。他说他跟招待所讲好了,让我先住招待所,我的住房等上班了再安排。

住进招待所五楼,看着隔壁漳州二中的学生拥进大门然后分散开进入各自的教室,心里直怀疑他们学的知识跟北方的学生是否一样。下楼去外面吃早餐,看到学校旁边有一家类似面条又不是面条的锅边糊小吃店,就坐下来一吃,发现味道有些淡,没有醋和辣椒,但感觉上还能忍受,就胡乱吃一碗填饱肚子。七点多钟的大街上还有些清冷,但我还是忍不住在街上溜达溜达,以熟悉我即将开始新生活的地方。街道很窄且规划极不合理给我以很大的排斥感,但满眼的清翠欲滴却是我神往的。看到一家超市已经开门,走进去一看,供应的东西和北方没有什么区别。超市工作人员用一句闽南方言说着什么,我听不懂却不愿意说我听不懂,竟冒出一句连自己都很少说的日语“什么啊”来应答。工作人员大概听我的“闽南话”更加刁钻难懂,立即改用普通话问我要什么,我才用普通话说“随便看看”。

毕竟到了一个新地方开始生活,我首先要买的就是一个手机号。当时对联通的信号不如移动好没有印象,就随便走进一家刚刚开门的手机店买了一个联通号码,因为尾数带一个8,号码还多掏了20元。有了新号码,就立即告诉家人和那位给我牵线来到这里的漳州朋友。那个朋友电话里约我午休起来后先去九龙江游泳,晚上一起吃饭过元宵节。

回到学校去人事处报到,人事处即刻让国资处一个人带我去看给我住的房子。出了学校大门往左行走两三百米再往左拐两个九十度,进了那个破旧的小院,一棵高大的榕树罩住了整个小院的天空,小院中间矗着一栋并不高的楼。国资处那人带我走上那栋楼的二楼还是三楼,用钥匙打开挂在铁链上的锁,并把钥匙交给我,由我进去查看。跨进一个高高的门槛,三个不大的房间边在一起,没有厅,厨房和卫生间都非常狭小,房间的墙是白色的,但地板竟是很难看很别扭的红砖,窗子是木制的,看上去都关不严,窗子上有几块玻璃都没了。走到外面窄窄的阳台上,看到那榕树的一个桠枝差不多已经伸到阳台的一角。我突然想到蛇可能会沿着榕树爬到这个房子来,立即锁上房门,想把那房子的钥匙还给带我看房子的国资处的人。但是,无论我怎样追赶,也没有再看到国资处的那个人。

我是一个不太挑剔生活的人,但看到学校要安排我住进那样的房子,我实在有些忍无可忍了。想到自己离开陕西师大的小三间来到偏远的漳州,居然要住进那红砖地板、结构非常别扭且蛇有可能随时爬进去的房子,我怎么可能呆下去呢?我想到了打道回府。我给人事处那个接待我的科长打电话说:房子看了,但也太差了,它是无法让我从西安搬来的。我没有说如果不行我就回去的话,那个科长说,他们再看看,过几天再调一个好点的。于是,我后来有了建于上世纪90年代的属于学校最好的三室一厅的房子,并在这个房子一住就是十年。

因为正月十二之前还在陕西师大结冰的游泳池里游泳,所以午休起来朋友带我去九龙江在十一二度的水里游泳,当别人喊叫着多么冷时,我到江里一游,感觉到了凉,但没有感到冷冻。把上午看房子的不适感抛到一边,放开在江里游四五百米,哇,感觉真好。

说真的,十年前的正月十四进入漳州,首先是学校旁边的九龙江接纳了我。

整整十年,3600多天,恍忽只有几日一样,我在闽南已经进入第十一个年头,真不可思议。当初打算在这里呆个四五年就换一个地方的,没想到非常宜居的闽南把我留住了,让我这个临时人员呆在漳州师院的时间远大于我过去工作过的任何单位:商洛师专六年,解放军外语学院十一年,陕西师大三年。我在漳州师院见证并参与了教育部评估、学校更名等重大事件,参与了福建省高考语文命题的每一个环节:审题、审题组长、命题组长、专家组长、评价组长。虽然也有苦不堪言的时候,但绝大多数时间我感觉自己在带薪疗养,每天呼吸新鲜的空气,坚持不懈地在阳光下跑步游泳,侍弄一块小菜园,尽管年龄已经老了十岁,但我感觉自己还是四十七八岁的我,还年轻呢。

十年里没有到学校开始要安排我住的地方去过,刚才借上街骑车拐进那里一看,发现那栋楼外观上并不像我记忆中的那样破旧,榕树的桠树也没有伸到阳台的一角。那栋楼不知什么时候给编了号,上面写着14栋。

 向正月十四问好 - 点燃未来 - 一阵风,几朵浪,天好蓝好蓝

十年前的我和今天的我

向正月十四问好 - 点燃未来 - 一阵风,几朵浪,天好蓝好蓝
  
  评论这张
 
阅读(29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