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阵风,几朵浪,天好蓝好蓝

行云流水是我家

 
 
 

日志

 
 
关于我

天尽头彳亍着流浪汉的身影 桃花源里的人们正在放唱

网易考拉推荐
 
 

遥记30年前的元月14、15日  

2012-01-10 08:08: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之所以能准确记住题目上的日子,那是我大学毕业离开学校到工作单位报到的时间。再过几天的元月14日,大学同班同学在西安举行毕业30周年聚会,以纪念那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

1982年元月,我25岁,大学毕业了。尽管我们是恢复高考后的第一届大学生,也尽管后来有人从文凭的含金量上说什么“金七银八铜九”,但是,由于自信度极低和对未来生活的恐惧,单薄且委琐的我连背项都没有挺直,就被一纸分配命令推向社会去摸爬滚打。如今坐在闽南的教室里借监考无事可做时写这篇文字,我实在不敢把30年前后的自己统一起来。

没有激动和喜悦,没有毕业会餐,没有学士服照相,冬日的阴霾布满天空,也写在我们许多同学的脸上。面对糟糕得超乎想象的分配方案,全班50个同学没有几个能高兴起来,而各方面表现都不如人的我更不敢奢望能把自己分到好点的地方去。听说分配方案里有一个汉中南郑县的计划,我去争取却被别人抢走了。于是,在同属陕南的汉中和商洛之中,因为商洛是陕西当时最贫穷最偏远的地方,我便像一个弃儿一样被人扔往那里。

手掌大的一张派遣证是元月14号上午发到手的,上面写着我的报到单位——商洛地区教育局,下面盖着宝鸡师范学院的印章。我揣好它,最后一次打点自己的行囊:被褥用麻绳捆起来,书本杂物放在一个很小气且颜色古怪的木箱里,木箱外面锁一把小锁。正在结巴着向同学打问商洛在哪里、商洛离宝鸡有多远、从宝鸡去商洛如何走这些如天大的问题时,外系被分到商洛的一个同学找到我且告诉我几个振奋人心的消息:我们学校分配到商洛共十一人,有人已经联系好一辆空返回商洛的卡车,今天夜里出发,拉我们的行李到商洛。如果要省下宝鸡到西安的火车票钱并且不嫌冷冻的话,就坐在卡车上,司机同意把我们拉到西安放下。如果在西安能顺利买到明早六点半发商洛的第一趟班车,我们十一点左右就能到商洛,十二点之前赶到商洛教育局报到,那样,我们就能领到元月份的全月工资。

当时的人事制度规定,如果在当月的15号上午12点之前报了到,就能领到全月工资57元。领到全月工资,这正是大学四年甚至更长时间梦寐以求的。所以,我决定当晚坐卡车去西安。

不明白那辆卡车为什么不在下午早早出发而在晚上,多年后有了社会经验后才知道,人货混拉违犯交通规则,白天出行则有可能被交警抓住。所以,下午在小得可怜的校园和乱作一团的寝室晃荡了一下午,晚上九点多的时候,卡车才开到我们的宿舍楼下装我们那根本不算多的行李,我们五六个想省钱的同学爬上卡车挤在行李夹缝里,司机大声告诉我们,中途不要睡觉,更不要站起来。

入学的时候迎新的车是卡车,到学校是晚上,毕业离开学校的时候也是卡车,时间也是晚上。

卡车起步离开学校的时候,车下送行的同学中有戴手表的说,时间是十点十分。那个时候,我多想放开喉咙大喊一声,但因为车上有其他人,车下还有同学送行,我居然没有胆子去吼,就那样悲壮而凄凉地离开了我的大学。卡车走出校门那一瞬,我在心底对自己赌咒发誓说:以后再也不来这令人伤心绝望的垃圾地方了!

时令正值三九寒夜,温度应该在零下十度左右吧,坐在东行的卡车上,我才切肤体验着节省宝鸡到西安的火车票钱的代价。把黄大衣裹得紧了再紧,把身子压得低了再低,把大衣的翻毛领竖起来裹住脸,后来特别后悔当时没有打开自己的被子披在身上,……那样一种冻彻骨髓的寒冷,多年后我在哈尔滨看冰灯时才再次体会到,再多年后我在北方的游泳池破冰游泳时才通感来自那个晚上的忍耐力。路非常长,火车要走五个小时左右,天非常黑,星星也躲在看不见的地方,为了打发难耐的时间,记得我向同行的家在商洛的同学提了几个很荒诞的问题:商洛那里全是山,那学校总该有篮球场吧?去商洛要经过一个黑龙口,黑龙口那里有太阳吧?它是不是过去开黑店的地方?秦岭连着神农架,商洛那里有野人吗?商洛很贫穷,那里的山里人是不是还生活在原始社会?

大概凌晨四点多吧,我们坐的卡车到了西安火车站前的街边,司机把车停下让我们下来去长途车站。一下车,冻僵了的我们首先在街道旁边的大树旁撒尿,那是一次酣畅淋漓的撒尿。憋得太久是一方面,天气寒冷是另一方面,我们足足尿了一分钟时间。毕竟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街边的路灯也不耀眼地亮,冬日的凌晨也没有人,我们很姿肆地尿在西安市人流应该最多的地方但没有人妨碍我们。后来多次经过那个地方时心里还不免得意一下,后来有人问我人生最大的幸福是什么时,我居然说,憋上几小时的尿撒出来。

去商洛的长途汽车站现在宏伟成一种气度,但三十年前的情景却让人不敢回想。售票厅也就十几平方的空间,房顶垂着一个至多25瓦的灯泡,售票窗口的窗子用铁栅栏包着,只见上面有很醒目的四个大字:严防扒手。等到我们进了售票室,发现在我们前头已经排了一二十个人,人挨着人,一个个都和我们一样精神委靡、土头灰脸。灯光暗,空间小,人挤人,最大的好处是可以趋走我们身上的寒冷。

非常担心买不到第一趟班车的票,但我们还是非常幸运地买到了六点半发往商洛的车票。我拿的是站票,但最后还是坐在汽车发动机隆起的盖子上。车往东南方向开,过了蓝田,进入秦岭山中,天气居然晴了起来,公路沿途也有青瓦盖着的房子,原来秦岭山里的人没有住在树上呀。天没有下雪,汽车就不用防滑链,柏油公路在山里弯弯曲曲地往上爬,我们的汽车在低档位上轰响着。汽车里充满汽油味和烟味,我感觉恶心想吐,赶紧取出背包里的凉馒头啃了几口,恶心的感觉才稍稍好了一些。

第一座大山是秦岭,先上后下,第二座山是麻界岭,也是先上后下。汽车往山上爬的时候还感觉不到道路的艰险,下山的时候往下看到陡峭的山崖,真让人把心提到嗓子眼上,尤其汽车开始拐那“之”字形的弯时还开得飞快,初次进秦岭的我还是感到害怕。但看到车内的人都坦然自若,同行的同学有人呼呼大睡,我也放下心来,也在困倦中睡去。

一觉醒来,汽车进入商洛行署所在地的商县城了。这是一个夹在群山之间的一块川道,南北虽不太宽,但也有几公里,建几个篮球场应该没有问题。县城周围先是农村,越往里走就越有县城的样子,和关中平原上的县城没有多大区别。我们问司机现在几点,司机说,马上十一点。

十一点刚过,汽车驶入汽车站。一下汽车,土地是坚实的,和我们过去踩的感觉一样。我们一行五六个同学什么也不说,直奔商洛地区教育局报到。

十一点二十几分钟吧,我们到了商洛地区教育局。接待我们的副局长招呼我们坐下,给我们一人倒了一杯开水,脸上挂满笑容,对我们说:好好好,商洛地区教育局欢迎你们。你们就算报到了,可以领到元月份的全月工资了。这样吧,你们先回家过年吧,过完年再来去你们各自的单位。这位副局长姓张,后来做了我们商洛师专的校长,他还在一次闲聊时说起我们当时报到时那青色的样子。

在教育局报完到出来,家在商洛的同学说行李存放由家在商县城的一个同学代办,然后他们各自回家了。剩下我一人,立即去一家面馆吃了三海碗面条,然后再去汽车站买了一张返回西安的车票,爬在座位上一路放心大睡。

睡着的时候,我做了一个很绚丽的梦,梦里边,我戴上了金光灿灿的手表。


  评论这张
 
阅读(35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