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阵风,几朵浪,天好蓝好蓝

行云流水是我家

 
 
 

日志

 
 
关于我

天尽头彳亍着流浪汉的身影 桃花源里的人们正在放唱

网易考拉推荐
 
 

焦虑性贫困(下)  

2011-04-03 08:41: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贫困,必然会出现一个物贵人贱的现象。在少得可怜的财富面前,他人的存在就是自己的地狱,当“均财富”不能维持基本生存或者根本无法实现均财富时,掠夺、偷盗甚至厮杀就成为必然。人成为人潜在的敌人,财富的价值大于自己和同类的价值,于是,兵强者王之,大盗者王之;于是,留给创造财富的顺民们无可奈何的奈何就是以勤劳和节俭为荣了。为王者只承认“老子天下第一”的拳头真理,他和他的簇拥者时刻焦虑着另一个更强大的“老子”突然取代了他,更怕顺民的突然觉醒而结束了他,所以,神化自己、愚弄民众就成为“万万岁”天下的灵丹妙药。神化自己也是为了愚弄。而不断愚弄的结果是,能够“万万岁”下去的愚民和顺民被一代又一代地制造出来了,一个地域、一个国家甚至一个民族的原始创造性被从根本上扼杀了。这样,愚昧裹挟着贫困从远古滚滚而来,一直滚到现代文明面前还大有肆无忌惮之势:你要挡了我的道,我连你一块儿也“解放”了。当朝鲜人还陷在举国贫困之中时,总能看到他们要用“主体思想”照亮世界的新闻;当上世纪六十年代我偷了邻居家的一个棵玉米生吃被父亲发现了毒打时,广播里依然气宇轩昂地告诉我:世界上还有三分之二的人处在水深火热之中,需要我们去解放他们。

我们一直看不清自己,“只缘身在此山中”。

最近给学生讲汉字“六书”,“假借”法中的“我”字的本意让我吓了一跳:甲骨文里的“我”,本为兵器,先民里的智者借“我”指代第一人称,后来本意废去不用。不知是疏忽还是智慧,这一“假借”让汉语里的“我”字就尴尬不已。如果把“我”的本意与英语世界里永远大写的“I”做一比较,就会发现中国人几千年在焦虑什么了:每一个“我”都暗暗指向“暴力”。

历史走到21世纪的今天,打开国门几十年的我们也比过去富足一些了,说句话写篇文章也不再会被定性为反革命了。但是,我们的焦虑依然是过去时的。对于国外,我们恐惧联合国的宪章精神,惧怕美国充当“世界警察”干涉我们;对于国内,我们焦虑正常的社会矛盾、社会冲突和群体性事件;对于民众,我们害怕他们知道得太多或知道得太少;对于教育、司法和媒体等社会器官,我们惟恐它们脱离了“一家独大”的掌控。重庆一天天“红”起来了,红得跟“金家的太阳”一样刺眼;“物权法”遭遇暴力拆迁,变成了一纸“无权法”;说句话依然得看风向,我的博客不知从什么起有一些篇章外人无法看到了;油价涨房价涨墓价涨涨声一片,上学难看病难工作难难上加难,如果还需要就横批,就用何作庥院士的话:“谁叫你不幸生在中国!”此句虽然太长不合横批的格式,但找不到比它更能点睛的四字短语,还是用它吧。

我们完全可以摒弃“万万岁”式的农民思维而舒展、伟岸、智慧起来,我们完全可以走出褊狭与人类理性精神接轨而不至于“特色”成怪物,我们完全可以实现永久和平并对人类文明做出巨大的贡献。要真正做到这一点,很简单但也非常困难的是,把民权从王权中解放出来,把每个人的权利责任意识唤醒,从而汇集每个人的创造能动性,为这一方地域乃至整个星球贡献我们的聪明才智。

作为普通中国人,能做的就是觉醒了,从焦虑性贫困中走出,你也是一个精神上健全的人。

  评论这张
 
阅读(343)|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