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阵风,几朵浪,天好蓝好蓝

行云流水是我家

 
 
 

日志

 
 
关于我

天尽头彳亍着流浪汉的身影 桃花源里的人们正在放唱

网易考拉推荐
 
 

焦虑性贫困(上)  

2011-03-30 08:07: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最近,我上课班级的学生要我给他们推荐一个可以游玩的地方,我不加思索地对他们说,去厦大漳州校区看看,那是一个值得一去的地方,尤其对你们来说。

厦大漳州校区被认为是地球上距离最远的一个分校,因为它与校本部隔海相望,轮渡就成了最主要的交通工具;也有人说厦大漳州校区是21世纪初亚洲最失败的十大投资之一,因为厦门人居然把他们引以自豪的厦门大学安放在漳州的地盘上,心里要多别扭有多别扭,于是,厦大漳州校区还没完全建好,厦门人已在自己的地盘上翔安区划了三千多亩地,开始建设厦大翔安校区了,据说2013年厦门大学可以从漳州校区搬到翔安校区去。厦大漳州校区将来怎么办,可能让嘉庚学院拣了个大便宜。问题是,漳州市当初把三千多亩地白送的对象是厦门大学而不是厦大之下的嘉庚学院,现在你厦大要搬走,我漳州就要向你厦大要钱了。这样一说,厦大漳州校区真是一个投资失败的项目。

不管将来如何,厦门大学还是把它的智慧和气度凝结在漳州的地盘上,大一大二生还在漳州校区,上课的老师必须坐轮渡“漂洋过海”才能抵达。

因为厦大的“自留地”嘉庚学院找不到合适的讲写作学的教师,就抓我到那边去兼课。一年下来,我才把厦大漳州校区跑个差不多了。

不要说面朝大海的恢宏的建筑,不要说整个校园绿化得像极尽讲究的公园,不要说每一幢建筑包括厕所都设计成艺术品,不要说北区到教学区仅校园里就有五条并行的路可走,不要说每栋教学楼都有电梯任何一个人随时可以乘坐,也不要说厦大不给本科生开高尔夫球课是资源的巨大浪费,……仅说前低后高、宽畅明亮、铺有木地板的教室,那是给有修养的大学生提供的,你自己不讲究都不好意思进去;仅说教室外面那宽畅的走廊上摆几个排椅,你也可以课间坐上去翘翘二郎腿,排椅旁边是自动饮水机,你不怕把自己喝撑了就尽管喝;仅说那卫生间那让所有人无法尊严的地方也成为一个尊严的所在,你即使跑错了也不会闹出尴尬来(我刚去还真有一次跑错了),招待所的一楼卫生间是放有手纸的;仅说我上课前领取的钥匙带,里边的一把钥匙打开非常阔大的讲桌(讲桌下是一台可以上网的电脑),一个笔型话筒,两节备用电池,还有两片润喉片……

欧美的大学我没去过,但哈佛的校训就足以让人感觉到一种神圣了:与柏拉图为友,与亚里氏多德为友,与真理为友。有的大学看不出特别的标志,只在路旁有一个提示语:这里是大学,请您慢些、轻些。

厦大与欧美名校肯定无法比的,“至于至善”和“与真理为友”还是有天壤之别的。但是,同在漳州或同在福建甚或同在中国,许多学校为什么不能具备厦大的思维让学生感到尊严、富足、向上呢?当上课中间写到一半没了粉笔时,我不由要感叹出“农民真的办不了大学”,并且问学生:我们把粉笔浪费完了,该怎么办?

犹如怕学生浪费了粉笔一样,教室的桌椅、灯管坏了没有人修能将就一天算一天,运动场围起来不让人随便进入也是怕你进去踩坏了运动场的塑胶,路修多了怕你不走那唯一一条“正确”的路,自动饮水机放在无人看管的地方那要浪费多少水且多么不安全啊!……我们民族的节俭美德体现在21世纪的中国大学里,怎么变成一种小气、狭獈甚至可怜的表现。

这种情况,让我想起一个词组:焦虑性贫困。

 

比我小三岁的大弟弟当年高考时以三分之差决定了他平生只能做一个农民,虽然接下来也补考了两年,但一次比一次成绩差却是不争的事实。他很勤劳,勤劳得除了吃饭睡觉都泡在田地里,跟人说几句闲话似乎都没有时间;他很节俭,节俭得一个麦穗在地里没拣回去都不大放心,遑论吃饭、穿衣和日用方面呢!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非常贫穷的岁月,甚至在八十、九十年代稍能吃饱肚子的时候,他的勤劳和节俭无疑是一种非常优秀的品质,是做兄长的我望之汗颜不已的作风。但是,几十年过去了,他还是那样紧紧巴巴,可怜兮兮,我觉得就有些不可理喻了。

弟弟全家五口人,两胎共三个孩子,其中一个男孩。在第二胎孪生姐弟幼小时,弟弟过得的确不容易,其经历的艰辛磨难足以成为当代中国农民的一个缩影。后来,随着孩子们大起来,他的日子也一天天有了起色。五间宽的宅基地上先后盖起七八砖房,五个人十多亩田地一年年下来也该小康了吧。但是,我每次回家都能见到他起早贪黑地在田地里忙碌,衣服多是我穿过的旧军装或者有好几年历史,看上去有些破旧,没有见他改善过生活,抽的烟也是自己自己卷的很便宜的旱烟。他没有像当年的父亲那样在劳作中找到一种快慰,而多是一脸无可奈何地愁苦,腿痛腰痛时不时折磨着他。我劝他少干些,吃好些,自己把自己看起些,他要么给我面子笑笑什么也不说,要么有些不高兴地说:农民咋能跟你们干部比?吃得瞎,整得咋,这就是农民的命。父母亲先后辞世了,对生命的理解我也更加透彻了,我要弟弟抽空检查一下身体,他不去;我要他抽时间去哪儿旅游一回,他说没空;我跟他深入交谈舍得财富、爱惜自己的重要性,谈到最后他说:万一政策回到过去怎么办?万一遇上了年馑怎么办?没有啥吃的日子我们又不是没经过,谁敢肯定年年都是风调雨顺呢?

呵,这就是我的弟弟!

我不知道弟弟十多亩果园每年的收入有多少,现在的存款总共是多少,我猜测,弟弟起码也存几万元甚至上十万元。现在他之所以依然忍着腰腿疼痛干活不止,节俭过度,不敢过一天富足的日子,原因很简单,他因曾经的贫困而焦虑不安,即使现在富足一些,心灵深处仍然在高度紧张状态,所以,弟弟的生活就难以过得舒展起来。

上世纪那物质极度匮乏的年代我切身经历过,那是怎样一个令人不堪回首的时代。就是在那个一个过年都不敢吃饱肚子的年代,父亲居然拉着我偷偷地在窑洞深处打了一眼三四米深的储粮窖。父亲遭遇过民国十八年年馑和解放前的战乱,他的焦虑就更深重一些。他想用那储粮窖储些粮食以备不时之需,我当时心里就在嘟囔:现在都吃不饱,哪有多余粮食储藏起来呢?

没有未来,对社会环境不信任甚至恐惧,焦虑性贫困就会成为必然。

最近日本大地震引起我国民众的盐荒,我也曾拟了一幅对联进行讽刺:大核民族核电泄漏意欲核为,盐荒子孙抢盐囤盐盐面安在,横批“核出此盐”。后来想想,抢盐囤盐实际上是一种焦虑性贫困的表现,它和上个世纪的物质匮乏与社会动荡有关,和物质匮乏与社会动荡造成的痛苦经历有关,曾经穷极了甚至饿得性命难保的人在精神是不敢轻易舒展的,走出“文革”的阴影再遇上河南佘祥林案、赵作海案、南京彭宇案等等,整个社会难免不恐慌呢。

 

  评论这张
 
阅读(33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