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阵风,几朵浪,天好蓝好蓝

行云流水是我家

 
 
 

日志

 
 
关于我

天尽头彳亍着流浪汉的身影 桃花源里的人们正在放唱

网易考拉推荐
 
 

杜园也有好景致  

2011-03-23 20:43: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杜园也有好景致 - 点燃未来 - 一阵风,几朵浪,天好蓝好蓝

 

西洋坪大桥下九龙江北岸边挂在坡坎上的几畦菜地,种几样极其平常的青菜,菜长得远不如菜农的精神,园子也远不如别人的好看,在游泳的平台上向北看去,菜园多少还有些难看甚至尴尬,因为它地处半坡上,高低不平且极不规则。如果仅从视觉上看,这里什么好看的景致也没有,它逼仄成一个可怜兮兮的存在而已。

但是,因为它是我每天下午玩心情的一个地方,我叫它“杜园”,景致也就不同凡响起来了。

一拔又一拔的学生要去杜园参观摄影,也有同事或朋友去杜园采摘青菜,两周前刚带两个学生去杜园参观拍照的照片还没收到,两天前,已经毕业两三年的三个学生回到学校,请我在外面吃过饭之后,然后提出要去杜园参观。因为是广电专业出身,走在哪儿拍在哪儿就成了他们的习惯,于是就有了许多照片,其中我被两个美女“绑架”着乐不可支的照片就成了杜园里最亮丽的风景。

两个美女学生,一个在一家电视台工作,另一个正在读研,画面之外拿相机的也在一家广播电视集团上班,三个人都出落得有些“小荷才露尖尖角”了。没有想到他们三人会聚在一起开车回来看我,而我只在他们四年间上过一门专业选修课——新闻舆论学,每周两节,已经毕业三年的那个同学,我只给他上了半学期课就被抓去做高考题了,他居然还能记着我,这让我颇感意外。

想一想,生活原本就是由一系列“意外”串缀而成的。

本来,2001年,从洛阳军校自主择业的我联系好的第一所学校是成都的四川师范大学,成都是个适合生活的好地方吸引我去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去那里可以边工作边读川大的博士。可是,就在我从成都返回经过西安的时候,陕西师大的一个初高中时的同学留住了我,希望我留在陕西师大。于是,我很意外地留在了西安。住在翠华路旁边绞尽脑汁用录音机里的老虎吼叫声吓傻了二楼一户人家夜里总在狂叫的狗后没几天,漳州的一个朋友去西安旅游去我那里,我竟鬼使神差把自己的简历交给了他。也就是一张简历,在西安仅呆了三年的我又跑到闽南来,到现在聘任我的学校教书。我的老本行是讲写作学,但系里从2004年开始招的广播电视新闻专业希望老师们能开点自己能上的课,于是,对新闻学接触不深的我竟然在教学计划之外“想”出一门新闻舆论学课程给新闻专业大二生上一个学期,而这一“想”,让我从此必须面对新闻专业的每一届学生。

因为我讲课比较注重反思和批判,也因为新闻舆论学很大的综合性非常适合我的知识背景,所以,讲授这门新课,我先拿别人著作的体例,然后往里边灌注我的东西,从文学、历史学、社会学、心理学、政治学、哲学、舆论学等学科中抽取素材,用联合国宪章的基本精神“万国之上仍有人类”去统帅我的课程,讲授尧的进善之旌、墨子的兼爱和非攻、子产不毁乡校、唐代的正事堂制度、严复的《群己权界论》、约翰·洛克的《政府论》、卢梭的《社会契约论》、勒庞的《乌合之众》、康德的《永久和平论》、李普曼的《舆论学》等等。五十左右的我站在课堂上坚持不讲自己不信和不懂的话,坚持从人类精神的理想视角去透视新闻事件,所以,我讲的新闻舆论学就有些特立独行的启蒙品质。新闻专业的学生很外向,他们把对我课程的喜欢写在笑脸上,张扬在手势上,他们给我起了许多绰号称呼我:杜老、老杜、阿杜、杜杜、杜老头、杜小老头、我们的老杜等。在他们的喊叫声中,我的心里也变得跟他们一样年轻,也会在最后一次结束课在黑板上写一个大大的“耶”加上感叹号跟他们一起玩一下“咆哮体”。

QQ好友里删了一些不常联系的又增加了一批,现在QQ好友也有三百多人呢,每个人我只有标上班级和姓名才不至于搞混,虽然不常联系,但他们毕竟是我的好友,以后联系起来方便。开学的时候,他们会从家里带一点土特产给我,课程结束时,他们会跟我合照许多相,晚上散步时,他们也有人提前约我一起走。因为爱屋及乌,我的菜园就必然成为他们想去的一个地方了。

去杜园也会经过其他人更好看的菜园,但参观杜园的人常常把别人的菜园当成一个“虚无化的存在”,一直走到杜园之后,才开始“哇”起来,才诧异他们的老师真的种出青菜来。

照片上抓着我左胳膊的学生叫陈秋心,读大一时就出版了20万字的散文集《夏末秋初》,文字虽然有些稚嫩,但那是她在读初中和高中时写就的。翻看一下,有些文章写得是那样宁静和空灵。我读了三篇《给鲁迅先生的邮件》、《寂寞坚守》、《春天的滋味》、《黑色阳光》、《找一个高度自在生存》等篇,文字犹如她那又黑又大的眼睛一样,眼睛里边还有眼睛。她似乎还不到用一本书思考社会人生的年龄,但她却提前思考了。出版《夏末秋初》的时候,她才十八岁。她上我的课坐在第一排很显眼的位置,口头和短信都用敬语“先生”称呼我,颇有些“五四”时期的作风。系里组织学生拍的电视片《守望土楼》获奖了,我们老师观看时,我心里猜想解说词可能是陈秋心写的。片子开始,出现了陈秋心的名字,我很快意地在腿上拍了一把,说,真是她!

陈秋心毕业后去了泉州电视台当记者,转正后年薪可以拿到八万。但她好像还有继续深造的想法。那天看完杜园她送我一幅河南一书法家写的字,上面是善静禅师的“竹密岂妨流水过,山高哪碍野云飞”,我对书法不懂,但我喜欢善静的句子,尤其是后一句。

照片左侧的学生叫郑美娟,正读文艺学研究生,才研二。跟她聊得少,但据我观察,她的心志也高着呢。

杜园,也就是一块菜地,但是,有我每天下午跑步游泳前侍弄一会儿,时不时有学生和朋友去那里参观一下,看上去也就有些不俗了,景致也就披挂上诗意了。也许,将来什么时候,我的学生里出他若干个了不起的人物,他们为了纪念我,或许真的把那块地方整修一下,搞一点建筑,挂上“杜园”的牌子,别人参观时都要买票呢。

杜园也有好景致 - 点燃未来 - 一阵风,几朵浪,天好蓝好蓝

 

杜园也有好景致 - 点燃未来 - 一阵风,几朵浪,天好蓝好蓝

 

杜园也有好景致 - 点燃未来 - 一阵风,几朵浪,天好蓝好蓝

 

  评论这张
 
阅读(40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