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阵风,几朵浪,天好蓝好蓝

行云流水是我家

 
 
 

日志

 
 
关于我

天尽头彳亍着流浪汉的身影 桃花源里的人们正在放唱

网易考拉推荐
 
 

十里迎送  

2010-09-06 12:43: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果不是当年日记的白纸黑字,我都不敢肯定上次去日照的时间是零三年国庆长假。那次去,我到过日照市区、岚山和五莲,印象中,学生的盛情和酒的浓烈搅乎在一起发酵,让我在飘飘然中大有“失忆”之感。

时隔七年,西安到日照间已由长途大巴换成了旅游专列。当我把准备去日照的想法告诉给那边的一个学生时,我还不知道西安去日照的火车票是那样难买,我更不知道我的“想法”在日照当年的一些学生中已经很快传开了。学生企盼我去检阅和验收他们如今的风采与成就,而我则仿佛是去寻找上一次丢失的记忆一样。

1994年,我所在的解放军外语学院第五系在山东日照石臼与日照港务局联合办学,完全是个极偶然的事件。系领导为了给学校、系里和教员个人开源创收,居然通过教育部给高考重灾区的山东省日照市要了一百五十个大专招生计划,一百个师资,五十个文秘。我们出教师和图书资料,日照港务局出教室和有关场地。这一开源创收计划如果放在两千年后的日照,日照市政府说不定会给解放军外语学院划拨几百亩甚至上千亩地,让解放军外语学院在山东日照办一所真正的分校,并扶持其一直办下去。可是,1994年那个时候,日照石臼还是个破旧的小渔港,日照港务局的办公楼只是个三层建筑,我们住的地方和学生的教室都是平房,一百人的师资班在一个长长的教室里上课,教室后边根本看不到听不清老师在讲台上写什么讲什么,五十人的文秘班还在距师资班上千米外的另一个地方,老师上课和学生生活都极不方便。没有操场,更谈不上有图书馆和阅览室了,一个食堂,伙食办得特别差,教师和学生都怨声载道。系领导一开始还想把这件事坚持做下去,所以开学之初给学生承诺说他们在日照读一年,去洛阳读一年,后来因为收入太少、教员意见偏大就没有再招第二届,给学生承诺的去洛阳就读也就没有兑现。在一个没有自己校园的破烂地方读两年大专,一百多个学生该是多么不情愿呀。但是,他们中绝大多数人毕竟来自农村,他们也毕竟是解放军外语学院正式录取的学生,没有办法,他们在“没有办法”中在那里呆了两年。如今,当年上课和住宿的地方早已被高楼压在下面不复存在,毕业十多年的他们现在一个个已出落成小有成就的人物了。

没有校园可以去怀旧,没有老师可以去谈心,一百多个学生像无娘的孩子一样在日照市区和五莲、莒县各自奋斗着,当他们毕业十几年后现在成为社会的中间力量需要有人分享他们成功的喜悦时,我恰恰要去日照了。在他们眼里,我不仅仅是他们的老师,还是解放军外语学院和许多老师的代表,更是十几年前两年艰苦岁月的见证者。那逝去的岁月,在他们心中已成为一种神圣,我作为纪念碑突然要出现了,于是他们凝神期待。

日照距洛阳有多远?这是当年一个学生写给我的一篇作文。学生感慨的不只是空间距离,但我们教师每学期一两次的往返就让人倍感空间上的遥远。洛阳到日照没有直达车,我们先坐火车到连云港,然后从连云港到日照,最后再由日照到石臼。有多次我们不知走什么线,居然在兖州换车,要多麻烦有多麻烦。到了零三年国庆长假我去日照时,西安到日照间已经有长途大巴了,估计洛阳也有了,日照尤其是石臼的变化让我怎么都不敢相信眼前这恢宏气派的景象会是当年用日照方言说的“稀走”。当年在洛阳时感觉日照与洛阳不是处在同一个时空,日照偏远得有些原始,而今,作为海滨旅游城市的日照先开通直达火车赚足河南人的钱后,又把直达火车开到西安来,赚陕西人口袋里的钱了。

不用担心旅游旺季住不到宾馆和买不到返程火车票,也不用考虑几天的行程该如何安排,躺在绿皮火车上走了二十个小时,一出站就被三个接站的学生拉上面包车,直向酒店驶去。

海鲜顿顿有,只是当年的“八方”啤酒喝不到了;作东的学生天天换人,只是我一到吃饭时间就有些怕;话题有旧有新,只是大家都忘不了当年写给他们的《年轻真好》:像大海上涌出的一轮朝日,像晴空里自由飘浮的白云,像诗人刚写就的一首诗,像画家才涂完的一幅画,生命向我们呈现出最美丽的境遇,我们正当年轻,该有多好!——那个时候,我三十多岁,他们十八九,十四五年过去了,我五十多,学生们也三十多了。美妙的时间让他们现在正处在我当年的年龄,站在人生的巅峰之上,当年单纯朴实的他们如今一个个都老练成熟得令人敬慕了。有在政府机关做公务员且成为领导的,有做房地产的,有做旅游的,有做私企老板的,更有许多当老师且做了学校领导的……,我接触到的二十多个学生都有了自己的房子,不少人也有了自己的车子,经济上的阔绰直让我汗颜不已。

找不到当年工作过的地方,我只有站在友谊商店前细细回想;去海滨浴场赶海,却怎么也找不到当年游泳的地方;到灿烂的灯塔景区那里一观望,我真怀疑自己走错了地方。五莲县去了,再次爬上五莲山,不敢想象一个偏僻的五莲县城我会去三次,一座并不出名的五莲山我会登两回。聚会中一个学生悄悄递给我一张纸条,打开一看,上面写着:下次到日照,第一个要和我联系。一张纸条好像还未能完全表达他的情意,趁着大家酒兴正酣之际,他又去另一房间拿过饭店里的菜单纸,密密麻麻写了三页非常感人的文字,最后通过我太太转交给我。

莒县离日照市区比五莲远,但因为是刘勰故里,所以当年也去过一次,依稀记得那里有棵银杏树之王,当时有个学生给我们老师送了一麻袋红薯。零三年去日照没有去莒县,零六年日照同学举行毕业十周年聚会莒县的学生好像也没参加。如今,有一个学生与莒县那边的学生联系上了并说我到了日照,他们就强烈要求我去莒县。于是,我和太太以及今年刚刚考上大学的侄女由日照的学生开车相送,在距莒县县城大约五公里的地方,一辆车已在那里等候很久了。车里坐着前来迎接我的莒县的学生。

也曾有过坐着军车或警车耀武扬威的经历,但作为一个普通教师被人出城十里迎接,这还是第一次。握手和拥抱的瞬间,一向讨厌繁文缛节的我还是被感动了。我不是什么名人,更不是什么要员,而仅仅是给他们上过一年课的老师,他们用当地迎接重要人物的方式迎接我,我似乎一下子看到了孔孟之乡的辉煌和希望。

聚会吃饭,参观银杏树之王、古莒国遗址和莒县博物馆,在那个雕塑着中国最早的图象文字“旦”的大广场上散步,开车去看莒县新区。一个县城规划并建设得堪比一个地市级城市,这在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原打算下午赶回日照晚上与一个正从济南赶回的学生及他周围还没见到我的几个学生相聚,但莒县的学生跟那个还在路上的学生急了,说什么也得晚上吃了莒县的羊肉才肯放我走。因为他们也是十多年不曾见面,最后,从济南赶回的那位带着日照的两位同学也到了莒县,晚上吃了莒县很有名的羊肉到了快十点钟才肯放我回日照去。

离开莒县的时候,他们又开车送到了上午迎接我的地方。

一迎十里,一送十里,这就是莒县学生接待我的规格。虽然我每到一个学校的学生缘都比较好,但相较之下,还是我在日照那一年里跟学生的情谊最为深厚。他们可以复述出我当时的许多话,可以讲出当年我的许多细节,而许多话和许多细节早已为我忘记至今却仍然影响着他们。犹如当年那个莒县学生送我们老师一麻袋红薯一样,今天他们的十里迎送,也仅仅是一种感恩方式。我为这种感恩方式感动着。

离开日照的那个下午,我彻底通感了上次来日照之所以“失忆”的情形。下午六点多的火车,中午聚会先喝一瓶白酒,接着换成葡萄酒,感觉喝得并不多,但整个下午好像都没有记忆。迷糊中知道有学生去给我买包装袋装他们送我的茶叶之类了,隐约又有学生送来一些日照特产,等到他们开车送我一行三人到火车站入口时,离火车发车只剩七八分钟了。而在车站入口处送别的,不仅有我的学生,还有一个甘肃男子带着他的两个孩子,他竟要他的孩子叫我爷爷,还要他俩给我下跪。我一下子清醒得不能再清醒了。

1994年的日照海边,有几个卖旅游纪念品的摊位,其中一个是甘肃一妇女摆的。她当时四十多岁吧,刚到日照摆摊不久,一听我是陕西人就跟我拉乡党,我看她很淳朴老实,自然愿意认她这个乡党。她告诉我,她在日照人生地不熟,仅摆个摊位也受人欺负。我一听就愿意给她撑腰仗胆,穿着军装双手叉在腰里在那里大声说:她是我乡党,谁敢欺负她?因为当时我们可去的地方不多,一有空闲就往灯塔那里跑,跑到那里就坐在她的摊位前跟她拉家常,她有事时则完全把摊位交给我看管,对我没有一点防备心理。她告诉我每一样纪念品的进价,并坚决要送一些让我带回去给太太和孩子,我不要或者要付钱,她就生气。在日照一年,我去灯塔那里无数次,偶尔也见到一个十五六岁的男孩。那个男孩就是她的孩子,也就是如今在火车站入口处带两个孩子给我送行的甘肃男子。

当年离开日照时家里还没有电话,我只留下了单位地址和我的姓名,希望以后保持联系。上次来日照时间非常紧促,加之酒喝得脑袋总有些晕,所以我没去灯塔那里寻找当年的那个摊位。此行时间相对宽裕,到日照第二天的一大早,我就去灯塔那里观赏景色并试图寻找我那质朴可爱的乡党。与若干年前相比,现在的灯塔景区已是另一番景象了,卖旅游纪念品的摊位已有上百家并统一规范管理。游人挤满海边和摊位旁边,几排摊位让我转一圈下来都不敢张口向人打问,毕竟我在寻找一个十五年不曾见过面的人。正当我嗫嚅着说出我的意图后,一个摊主立即向她旁边一指:他们就是甘肃的。到了那个摊位前一说我是谁时,似乎一个来自远古的梦复活了一样,大家都讶于生活的神奇。

我当年认识的中年妇女已经去世了,现在的摊主是她的女儿全家。一听说是我,那女的先是要送我旅游纪念品,像她妈妈当年送我纪念品一样,接着拨通她弟弟的电话。她弟弟一听是我,立即在电话那头哭出声来。他说,他妈妈让他去洛阳找过我,因为他记错了我的单位,就白跑了一趟。他还说,他妈妈在世时反复对他说过我的好处,希望他将来能找到并好好报答。

其实,当年我并没有特别关照他们,只是有空的时候到他妈妈的摊位那里坐会儿拉拉家常而已。

因为时间让学生安排得很满,我只去他的珊瑚作坊里小坐一会儿,他要请我吃顿饭根本就排不上。于是,当我在醉意朦胧中要离开日照时,他竟带着他的孩子来给我送行,而我离火车发车却只有七八分钟了。

他的两个孩子稚气地喊我爷爷,并说:我们会记着你!

  评论这张
 
阅读(18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