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阵风,几朵浪,天好蓝好蓝

行云流水是我家

 
 
 

日志

 
 
关于我

天尽头彳亍着流浪汉的身影 桃花源里的人们正在放唱

网易考拉推荐
 
 

祭母文  

2010-07-05 20:34: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母亲,姓范,讳淑勤,生于1934年农历腊月十八,殁于2010年农历五月十七,享年七十七岁。

母亲是南坊人,小时候过过一段比较宽裕但家境每况愈下的日子,十二三岁殁了外婆,十六岁被外爷以两石麦的彩礼身价嫁给了二十二岁的父亲,以一口锅、一个盆、两只碗开始了我们这个家庭的起根发苗。结婚后不久,外爷也去世了。没有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的照顾和呵护,母亲在父亲新挖成的地坑窑里,生下了长女和长子。多年后母亲在福建的单元房里说起生长子时的情景:新坑窑,炕是湿的,墙是湿的,父亲伺候她坐月子,背回一捆柴一烧炕做饭,呵,那个烟啊……

在堡子的一间半宽的老庄子里,母亲生下了二子和二女。当时年幼无知的长女和长子有天晚上趁父亲外出上工、母亲偷挖队上的油菜根被人抓住挨批时,姐弟俩取下父母挂在窑顶上的麸子皮,蒙在被窝里吃个净光。那一斤左右的麸子皮,是家里多少次磨面剩下的,是父母准备给刚生下不久身体又弱的二子换鸡蛋补身子的,第二天父亲发现了要打我俩,母亲跑过来护我俩:看把娃饿成啥了,还敢打么?

在现在这个庄子的北窑里,母亲又先后生下了三子和四子。当时,长子、二子和二女都在上学,父亲几次三番想让读初中后来又考上高中的长子从学校停学回来帮他解轻家里的负担,都是母亲一次次态度坚决地否定了父亲的意见。母亲说:咱再穷,也得把屁夹住供娃念书,一直供到他念不成、没处念为止。正是母亲这样一种夹住屁也要供娃念书的态度,六个子女里除长女外其他五个都念书念到了念不成、没处念的地步。试想,在文化革命把我们家庭定为“黑五类”的年代,如果没有母亲这样远大的眼光,怎么会有我们这个家庭的今天?

生下四子的时候,父亲已经联系了一个要领养的人家,母亲开始也同意了,但当要领养的人站在大门口等父亲抱出四子时,母亲态度变了,说:不给了,咱生的咱养,将来长成个猫也能给咱家逮老鼠!

六个子女及你们的后人,你们想想,仅从母亲生育你们六个这一点来看,母亲已经很了不起了。没人伺候她坐月子,有时父亲侍候,但更多时候则是她既要侍候她自己更要全家。在已经逝去的岁月里,有多少个夜晚,她在纺线、织布、推磨;有多少个黎明,她背着自己织的布快步行走在去山后的路上。……母亲后来身体多病,应该和她坐月子没人照顾有关吧?应该和她忍饥挨饿行走在山后的路上有关吧?也应该和她料理家中大小事务吃不好、睡不着、总有你们在气她有关吧?

父亲一生勤劳于外,家里的事情几乎都出于母亲的思虑。不说已经成为过去的桩桩件件,仅看母亲在病逝前所思虑和牵挂的,就足以说明母亲的心已经完全操碎了。长女眼睛不好,是她所牵心的;二子腰腿疼痛,是她所记挂的;二女心太强但两个外孙不给二女争气,是她所念叨的;四子做人处事不稳重,是她一有机会都要提高声音教导的。对于孙子辈的每一个人,她更是放在手心上数了又数却怎么也数不清。

前些日子在四医大住院的时候,她看上了一个护理她的护士,就对那护士说:女子,我孙子今年二十七,吉林大学毕业,现在上海工作,还没对象呢。你要是愿意的话,把你的口罩取下来叫我把你的模样看一下。那护士出去了一下,再进来时已经摘掉口罩,一改往日直呼母亲名字而改叫“奶奶”了。等那护士一走,二女说:妈,你这下惹麻哒了。母亲说:给我孙子找媳妇,这有啥惹麻哒的?

孙女朝霞今年高考,母亲老早就关心朝霞的报考志愿了。母亲二十几年身体不好总要找医生看病,她就觉得当医生好,希望朝霞将来当个医生,或许有一天还能看好她的病呢。但等到在四医大住几十天院下来,她看到当医生远不如当教师的长子那样轻松自由,让朝霞当医生的主意又改了。朝霞要填报志愿了,朝霞就问戴着氧气面罩已不能说话的母亲:婆,你要我当医生、当教师?不要我当哪一个,你就摇头。当朝霞两次说到“医生”时,母亲用她生命里的剩余能量拚命摇头。

离世前两小时,母亲最心爱的孙女涵章从上海回来在母亲耳旁呼唤“奶奶”时,弥留之际的母亲的喉咙里“噢”了一声,努力想睁开眼睛却未能睁开,最后两个眼角流出平生很少流出的泪来。那眼泪,应该是她对涵章及其他孙子孙女的多少叮嘱和厚望呵!

本打算要接母亲去上海看世博会并住些日子的,本打算再接母亲去福建过冬并看海的,本打算让母亲主持长孙的婚礼并让母亲抱上重孙的,本打算让孙女朝霞读好医给母亲打针治病并逛许多地方的,本打算……,但是,苍天竟无视我们祈求,在父亲去世仅两周年之际,从我们手里夺走了我们既平凡又伟大的母亲,让我们披戴着她提前给我们准备的孝服给她送葬,我们只有长歌当哭了。

母亲大人一生坚强、智慧,她和父亲一道,并在永远要感激的乡邻亲戚们的关照下,把我们这个家从黑暗里带了出来。如今,她累了,功德圆满了,永远离开我们了,我们一定要继承母亲的遗志,勤奋做事,认真做人,书写出像母亲那样的人之为人的精神和品格来。

母亲大人,安息吧。

  评论这张
 
阅读(344)|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