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阵风,几朵浪,天好蓝好蓝

行云流水是我家

 
 
 

日志

 
 
关于我

天尽头彳亍着流浪汉的身影 桃花源里的人们正在放唱

网易考拉推荐
 
 

长大后我就成了你(一)  

2010-06-01 22:57: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课堂上讲到意识形态的起源涉及到培根的“偶像”说时,我突然想起了我的小学老师王丕强和初中数学老师上官林。

1964年,浑浑噩噩的我开始上小学了。在年幼无知和饥饿的世界里,我突然被扔进王丕强老师的世界里。那是一个三间大房的教室,一二三四年级分组排成四行,三四年级坐高桌子低板凳,一二年级坐高板凳低凳子。王老师坐在黑板前的讲桌前,用一种我从不曾听到过的很平缓很斯文的声音开始分年级讲课。坐在低凳子上的我战战兢兢地望一眼黑板前的王老师,感觉他根本不可能来自普通的凡间,而是来自我从不曾到过的仙界。

破败的村落,所有人家都住在土窑洞里且用土墙围起来,粗声重气的村里人都穿得有些古旧破烂。后来我在课堂上讲《诗经·七月》时突然觉得《七月》里所写的周代早期的农耕生活与上世纪六十年代我们村子的生活重合了。但是,村子中央一块高点的地方,座落着三间大瓦房,旁边还有一间半一边盖的单背房。三间大瓦房是教室,一间半单背房是老师休息和办公的地方。上小学前我会经常吮着手指站在离学校几十米的地方向那几间瓦房望去,听里边传出我听不懂但又很悦耳的读书声,上小学后我才胆敢长久地注视那个神圣地方的核心所在——王老师了。王老师大概三十多岁吧,高高的个子,说话声音平缓,走路很直很正,衣服款式是我从没见过的,不管什么时候都合体、干净得令人看了舒服,再加上那发型、那步态和那举手投足,当时成了我的世界里最亮的风景。这风景,让我在多少年后的军姿里、在几个大学的校道上和教室里再度挥洒出来,仿佛我就是当年的王老师一样,学生们也向我投来欣赏的目光。我坐在高板凳前听他给坐在高桌子前的三四年级讲着我听不懂的数学和语文时,深深为他的渊博和高深而膜拜。

整个学校就一个王老师,村里规定凡上学的孩子依次管王老师一天三顿饭。终于,王老师要轮到我家吃饭了。我既激动又不安,激动的是像王老师这样的人也可以来我家了,不安的是家里破败难看不说,父母可能无法给王老师做出好吃的东西来。王老师来我们家了,吃饭时跟父母在聊着我,我则把自己躲在院子里,为父母亲不能为王老师做出好吃的饭菜而难过得差点哭了。为了节省粮食,我们家从来不吃晚饭,但管王老师吃,家里还是要破例的。

大概到了三四年级,我也坐上了高桌子低板凳。有一天上课,王老师讲到一半就捂着肚子往厕所跑,过了不久回来又跑去了。那时我实在想不明白:拉肚子跑厕所应该是我们这些凡间的人才有的事,怎么来自仙界的王老师也拉肚子跑厕所呢?难道他也是来自凡间的人不成?

1970年,我到了离家15里的注泔镇上初中。学生多了,老师也多了。在大概二十个左右的老师里,一个化学老师讲话吐字不大清楚还罢了,讲话讲着讲着口水就流成一条线,神奇的是眼看那口水要彻底掉下去时,他倒吸一下,把“那条线”全部吸回去。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教数学的上官林老师则潇洒成一个让我叹为观止的人物。当时我们不知道“上官”为复姓,所有人都叫他上老师。上老师个子不高,穿着一般但干净得体,他上课很有风格,一节数学课45分钟他一般讲15分钟就干净利落地讲完了,然后说大家有问题就到他打乒乓球的地方问他去,他则很快离开教室到学校的木制乒乓台那里打他的乒乓去了。教室离放置乒乓球桌的地方很近,一出教室就能看到上老师把乒乓球打得跟耍魔术一样。他擅长削球,乒乓球一到对方的案上就立即改变方向,当时学校里所有的老师都适应不了他的削球。有几次我去问他数学题,竟傻傻地站在旁边忘乎所以地看上老师打球。上老师动作非常敏捷也很好看,球打得跟他上数学课一样干练。有一次上老师发现了我,问我站在那里干什么,我才连忙说要问问题。于是他停下打球,径直走到我跟前,迅速给我解答了我的问题,当我表示没有完全听懂时,他又讲了一遍,才回到他的乒乓球台前打他的球了。有一次我用一个极其傻瓜的问题问他,他一听手里的乒乓球拍就抡了下来,在我耳旁扇出“呼”的一道风。那潇洒的举止,让我多少年后竟演绎成了得意时会不自觉地甩一个很利落的响指。

我当时觉得,我们的上老师应该是天底下打乒乓球打得最好的人,当数学老师给我们教数学实在太委屈他了。但是,令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后来全公社的老师举行了一次乒乓球比赛,我们的上老师居然输了,输得我怎么也想不通,如同我小学时想不通王老师也会拉肚子一样。

偶像之所以存在,是因为我们生活在洞穴里,因为我们无知而渺小。我用如上两个例子生动地解释培根的“洞穴偶像”可算到位,但我不想把本文写成“偶像的坍塌”。我觉得,平凡但伟岸的王老师和上老师虽然不为人知且已离我远去,但他们写照出的那一道风景依然辉煌着,因为他们的学生——我已长大了。

  评论这张
 
阅读(248)|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