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阵风,几朵浪,天好蓝好蓝

行云流水是我家

 
 
 

日志

 
 
关于我

天尽头彳亍着流浪汉的身影 桃花源里的人们正在放唱

网易考拉推荐
 
 

寂寥自由人  

2010-04-29 07:43: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往年这个时候,我大都要被圈起来去做一件“不可告人且见不得人”的事情,今年有关方面也很早就打了招呼要我准备一下,但是,四月底了,已经过了被圈的期限,我却消遥在属于我的自由世界里,没有探头的监控,没有黄线和铁丝网的警示,没有焦虑不安的失眠,看来,今年我不会被圈了,我要远离“风暴眼”尽情享受我作为平凡自由人的生活了。

年迈的母亲因特别想家被我于四月中旬送回陕西老家了。她一走,我的日子一下子安闲了许多,上课、备课、改作业之余,再就是空闲时上网和下午去九龙江边跑步游泳兼种菜了。没有人呼我的小名要我放下手头的事情做我最不擅长的聊天拉家常了,更没有人让我外出半天心里都忐忑不安着。母亲第二年来闽南跟我生活在一起,身体总有些不大好,她很烦甚至有些痛苦,我在忙乱中眉毛似乎也锁了起来,脸上的阳光灿烂似乎也减少了些。如今她老人家回到乡下家里,身边说话的人多了,不再孤独寂寞了,尤其电话里听说她的身体一天天好起来了,我才长长叹出一口气来,才重新过上属于我的寂静的生活,也才有心情体味属于我的快意的自由了。

不用再为母亲的身体担忧,儿子折腾着辞了他西安的正式单位到上海打工去了,一日三餐由太太这个专职保姆管着。以退休打工者的身份来现在这所大学打工已经第七年了,份内工作做完之后就不用计较其他,懒得出去跟人闲扯,也难得有人找上门来,上课时西装革履起来在学生眼里形成一道风景,下课回到家里或去九龙江边时则随意成宁波那位“犀利哥”的样子。一套房子在西安闲置着等我放假回去后住几天,暂住漳州,从没人来检查我有没有暂住证。没有什么事情需要我上访,所以我不会成为精神病患者;没有人要暴力拆迁我的房子,所以我不会用性命做武器去自焚。不是什么名人、红人,更不是什么权重之辈,所以没有闲人找我、跟踪我甚至人肉我。前几年被圈起来做万人注目的工作后,中学老师找到我的学生问我平时最爱讲什么笑话,偶尔去一所中学跟语文老师聊语文时那学校门口竟然为我挂一条横幅,一考生家长转述他们孩子的老师在班级里讲见到我的情景时跟叙述人和神的相会一样,……这一切如今都远去了。我每天挂在网易新闻页面上看一会儿新闻,明知我的IP地址被网易小编列为黑名单但还是忍不住要评论一两句。总是看不到自己的评论后我就发个帖子问小编:放了我的帖子,你就丢了饭碗吧?如果是,请放行。哈哈,这个帖子果然被放行了。矿难不止,强拆不断,禁言不息,死法翻新,……我有一腔不满想宣泄出来,但小编也许为了保护我不被“跨省”才删了我的帖子吧,我就把这些不满带到我的课堂上,跟可以进行对话的民族未来的精英们理论一番,然后心满意得地继续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去了,好像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漠视生命、践踏权利的事情一样。本学期课程已到中期了,有两个班的几个同学总迟到或者干脆不来上课,我虽然采取了各种办法但无济于事,终于发现自己的渺小无能了,个人的努力太微不足道了。我最后干脆选择了超然和沉默。

在九龙江边开出十几平米的斜坡地种几样菜,每天下午跑步游泳前侍弄一下竟成了一件很开心的事。等到绿绿的青菜长大了,每天下午回家时采一些,或炒或煮或蒸等手段用过之后,连续几十天海吃下来,我最后看到那些青菜心里真有些发怵了。所以,当有人出于特别喜欢而采了我的青菜后,我并没有若有所失的痛苦状,反倒有些庆幸有人理解我的可怜了,我不再发愁那些自己种的青菜折磨我的胃口和味觉了。跑步的时候,穿上运动裤,光着膀子,在长长的九龙江的护江大堤上像疯子一样奔跑。大堤边沿处有一个一两米高五六十公分宽的水泥墙,它是为了防大汛而砌就的,而我竟忘了自己的年纪,跑步跑到那水泥墙上了,春夏秋冬,天天像一个孩子一样在那水泥墙上跑步锻炼。明明有过几次从上面摔下来摔伤自己的经历,但等到伤处一好,又到那上边跑去了。穿运动裤迎着夕阳跑步那会儿,我感觉空气是清新而自由的,蓝天绿树是我的,我听着自己的喘息声和脚步声,真切地感悟着自己很安全地存在着。没有人要抢我,因为我身上一无所有;没有人要劫我色,因为我根本就不配谈被劫色;没有人找我报仇或滋事,因为我没有仇人。没有这些,就更谈不上被跟踪或被保护了。一个人跑在往返五到七公里的水泥墙上,只有一个吐字不清的放羊人见我跑近他时跟我用鼻音打一下招呼,其余没有一个人注意我。但是,这个时候,九龙江边一片寂静,夕阳下的雾霭轻柔成若有若无的白纱,我呼吸着没有沙尘的空气,感受着健康和力量的快活,想象自己在亿万年之前和之后都不过是沙粒而已。回到江边游泳的时候,钻进或冷或暖的水里,那种惬意和舒畅,似乎只有天天去游泳的人才能感受到。有几次天下大雨,周围不仅没有行人,一同游泳的人也没去,我干脆连游泳裤也不穿,干脆天体一把,把自己彻底交给大自然。

晚上十一点左右就倒下呼呼大睡,早上起来蹲在马桶上想着自己如何也高尚不起来,每一两周去蒸一次桑拿,……就在这太平安宁的生活里,新闻天天发生着,毒奶、疫苗、强拆、上访、矿难等事件凶神恶煞般地向我碾来,我感觉自己快被碾成肉饼的时候,突然看到莆田市长跳楼自杀的消息,再看到下面一个回帖,我忍不住笑出泪来。

那回帖是这样写的:

一女官员夜遇俩男人绑架,吓得失去知觉。蒙胧中感觉那两男子在解自己的衣服要强奸自己时,突然喜极而泣,说:妈的,原来要双飞呀,我以为要双规呢。

非常欣赏这个帖子里的情节,更欣赏那“喜极而泣”几个字的精妙。寂静的人生里不会出现那样荒诞的情节,我拥有着比什么都珍贵的自由,感觉真好!

  评论这张
 
阅读(306)|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