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阵风,几朵浪,天好蓝好蓝

行云流水是我家

 
 
 

日志

 
 
关于我

天尽头彳亍着流浪汉的身影 桃花源里的人们正在放唱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军旅生涯(二)  

2009-10-01 08:37: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想我的人生经历,重要事件大都发生在春季。19783月,我上大学了;19821月,我大学毕业工作了;而19911月,我研究生毕业到军队院校工作了;20013月,我离开部队自主择业了;20042月,我南下福建打工了。

因为我90年暑假未能提前毕业,解放军外语学院就把安排给我的课程推后半年,等我911月一报到,春节过后,我就接手两个班一百多人的课程,每周按时间站在讲台上,面对身着军装的学员,在有所忌惮和肆无忌惮之间,讲授应讲的知识以及我对人生的思考。每次上课,班长总要向我行礼报告:教员同志,某系某队某班应到多少人,实到多少人,现在是否可以上课,请指示。一开始,我觉得新鲜,时间长了,我觉得多余,于是就在一次班长向我行礼报告后,我点点头,说:咱们能不能以后把这项免了,怪多余的;再说了,你们穿军装向我行礼,我却无礼可还,岂不很不公平?于是,我的课堂上以后再没出现过班长报告的程序。

身着便装走进部队,什么学习、培训都没参加就开始走上讲台上课,这样一来,我躲过了为期三个月的军训。

按照军队条例,凡从地方大学引进的大学生和研究生,在正式工作前都必须进行三个月的军训,让从地方大学进来的人通过军训而成为一个合格的军人。但是,一百多号人的课程因为我没能提前毕业都推后了半年才上,学校权衡再三之后,不得已向上级有关部门说明情况:请允许该同志先上课,军训后补。但是,这一“后补”,我就再也没有进行正规的军训。因为我每个学期都有课要上,上级有关部门在山西忻州安排了我两次军训都让学校以“军训后补”挡了回去,于是,我的军旅生涯中就少了一个非常重要的环节,以至于我从军十一年只摸过一次枪,八发子弹用冲锋枪一梭子出去只打了十六环;以至于后来穿上军装后第一次向值班战士还礼时,我居然还了一个少先队礼。

当时的文职干部和近几年军队聘用的文职干部有着重大区别,当时的文职干部有正式军籍,尽管我入伍两年多没穿军装,但我每年有服装费,属于正式军人;而现在军队聘用的文职干部应该是军队聘用的合同工,没有军籍,不属于正式军人。大概在93年军队给文职干部发军装之前,开会及其他集体活动时,文职人员在武官的军装面前就成了一个很尴尬的群体,管理干部往往看着这群老百姓打扮的军人,连喊声“立正”的口令似乎都要打折扣。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我给自己定性:一个一不小心混进革命队伍的小老百姓而已。所以,尽管后来发了军装,我还是在必须穿的时候才穿上军装,其他时间则尽可能着便装,以保持自己这个小老百姓的本色。所以,在我从军十一年、厚厚的几本影集里,现在居然找不出一张像样的身着军装的照片来。

尽管是大学,但毕竟是军校,许多地方必然体现出军队的特点来。红肩章们自进入学校之日起,就必须养成晚十点睡觉早六点起来跑步的作息习惯,每日上课、吃饭都得排队、唱歌、喊号子,连每周公演的一次电影都是作为战斗任务去完成,你不想看也得看。在我刚去洛阳的那年夏天,一个晚上,学校在露天场地演什么电影,天突降暴雨,红肩章们依然纹丝不动地坐在银幕前。等到扩音喇叭里传出一个声音“各单位派人回去取雨衣”,才看见一些人站起来跑着离开,过了一会儿又抱着雨衣跑回来。等他们跑回来时,所有的红肩章们已经彻底淋湿了。那晚的雨下得很大时间很长,但他们还是把那场电影看完了。

一件和我有关的事让我对军校的某些管理方式颇有微辞。

学生给我交来第二次作文,我在批改的过程中,发现一个同学在我给他的第一次作文批的评语下写了长长一段文字,大意是我没有真正读懂他的文章就乱下批语。按我过去的经验判断,这个学生是有意要引进我对他的注意才这样做的。于是,在下边的一次课堂上,我从一个方面对那个学生的做法予以肯定。不料课间休息时,一堂不落地听我课的该队队长走到我面前问我:是谁这么大胆?敢对教员的批语反批语!我没有经验,就说了那个同学的名字,并解释说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结果,那个同学还是挨批了,那个同学还是向我交来了检讨书,系里开全系教员会议时,系政委还是讲到了此事,希望广大教员要从教育学员的立场出发,对学员的错误行为应及时反应,决不能迁就姑息。

这件事过去好多年了,每每想起,我心里总泛起一股难以言说的愧疚和遗憾。虽然后来我找机会私下里向那个学生道歉过,但我毕竟伤害了一个敢于向我说真话的人!谁叫我当时在课堂上要讲此事呢?谁叫我必须向那个队长说出那个同学的名字呢?谁叫我没有进一步去和队干部去论理呢?

教研室年岁长点的同事说,你刚来,缺乏这方面的经验,学员学习上的事我们一般都不让队干部知道。

依稀记得那天上课的时候,瘦瘦的我穿一身白色西装,走在春日的阳光下,和身着绿军装的学员们形成显明的对比。他们排着整齐的队伍从我身旁走过,肩上的红肩章把青春的脸映得通红,也许是我的服装太惹眼的缘故,他们向我投来齐刷刷的目光,和春日的阳光杂糅在一起。

  评论这张
 
阅读(16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