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阵风,几朵浪,天好蓝好蓝

行云流水是我家

 
 
 

日志

 
 
关于我

天尽头彳亍着流浪汉的身影 桃花源里的人们正在放唱

网易考拉推荐
 
 

一朝权在手  

2009-09-08 15:08: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坐在邻县县委大门前,耐性极好地等待着县委书记的接见。该书记今天接见我和同村一个大专毕业生是几天前就说好的,是通过层层官员事前讲情面才安排的。所以,我们一行四人开车于早上八点就赶到这里,心想上午一上班该书记就有可能安排见我们一面。八点刚过,我把电话打了过去,对方没有接,按照介绍人事前告诉我的办法,我给该书记发了信息,说我是某某人介绍的某某人。信息刚发过去,该书记回电话了,并说他现在市里办事,要我们等他一会儿。等候县委书记,何况是求他给同村的那个大专毕业生安排一份工作,等待时间再长似乎也正常不过。

但是,这一等,我们在县委大门前竟等到下午四点钟。

在漫长而磨人的等待中,面对那并不气派的六层办公缕,我在想,假如我在1982年选择了从政,一不小心也混到该县委书记这个位置上,我会跟我正等待的县委书记一样难见吗?我又会是怎样一个面目?

1982年元月,大学毕业的我被分配到位于陕南的商洛师专工作。刚工作没几个月的一天,商洛地区行政公署办公室主任在我们学校办公室接见我,对我说:听说你笔杆子不错,你愿不愿意到行署办公室去写材料呢?当时喜欢文学创作并对公文一窍不通的我问道:都写些什么样的材料?那主任说:写调查报告啦,请示、报告、通知啦,还有就是给领导写各种讲话搞啦。印象中,那个主任的“啦”字说得很特别,有一种我难以接受的“娘娘腔”。我想了想,再问:写那些材料能允许我把自己的想法写进多少呢?我有意识强调了“自己的想法”。那主任沉吟了一下说:在没有形成决议前你就尽管写啦,一旦形成决议后就得放弃你自己的想法啦,行政材料要以领导为中心而不能以作者个人为中心。隐匿甚至消失自己为他人做“嫁衣裳”,多年后在大学课堂上我给学生讲公文写作时大讲特讲这一点,可当年的我是万万不能容忍和接受的,我觉得这是对特立独行的我的一种扼杀,也是对写作事业的一种亵渎。所以,我当着那个行署主任的面很坚决地说:那就算了。

假如我当年头脑变通一下答应了呢?那我的人生轨迹则会是另一个走向了。人在年龄越小经验越少时其机会却越多,一次重要的决择对人生的意义也就越大。当年的我放弃了那次步入仕途的机会,决定了我只能在仕途之外做一个极为普通的小教员了。如果我把握住了那次机会,那么,我一定会削尖脑袋往上爬。现在,我或许会坐在对面那六层办公楼的某个房间里,在门外可怜兮兮等待我接见的可能是其他人吧?坐在权力宝座上的我一定会由衷地激动地唾沫飞溅地大讲特讲中国社会制度好,“三个代表”好,和谐社会好,而决不会像此时的我坐在街边的树荫下给我的学生发短信说:中国社会集权制一日不改,社会就不可能有根本的文明和进步。

没有选择从政而选择教书的我在权力圈子之外也有向往和仰慕权力的时候,但更多的是对自我选择的执着和无怨无悔。我庆幸自己没有掉进权力那个大染缸里染得自己失去本色进而被迫成为一个腐败分子,我庆幸自己作为独立的人生活着、思考着且呐喊着。

但是,连续三年作为军队院校的招生人员赴湖北和四川招生,突然之间作为学校的“钦差大臣”而行使权力,让我体尝“一朝权在手”的狐假虎威的情景,现在想来膜拜在权力面前是中国人必须面对和接受的。

九六年夏天,整个学期没有课的我突然接到系里和学校招办通知,让我去湖北招生且做二人招生组的组长。开完招生培训会骑车往家里赶的我就想把这一消息告诉给每一个人:今年,我去湖北招生了,你们有什么关系需要我照顾吗?但是,校道上很空旷,碰到的人也多是我不熟悉的。我不禁有些失落。

但是,还是有人很快找到我,让我记下一些名字和电话。找我的人大多是学校的各级领导,有个别还是我的直接领导,他们要么是湖北人,要么是湖北某人的亲戚或朋友。那一年学校在湖北总共才招十四个学生,而名单却已三四十个了。招办负责招生的两个离休干部告诉我:不必在乎那些介绍人和名单,有许多是瞎操心,名单上的人最后不一定报我们也不一定能考上,你第一阶段招生宣传时跑到那里后跟名单上的人联系一下就行了。

军队院校招生分两个阶段进行。第一阶段进行招生宣传,跑重点地区重点学校,争取让学习成绩好的学生在报名时能报我们学校;第二阶段为录取阶段,进入高招录取点,完成录取任务。因为那时的高考在七月份进行,所以我们的招生宣传就在六月份,录取工作则在七月底八月初。

毕竟是我们学校是军队技术院校,想上的学生不少;也毕竟手里有一长串名单,每到一处就有饭局、车辆和烟酒。那时我的职称还是讲师,但一到湖北就立即成“教授”了。各色人等向我陪笑,说我喜欢听的话,跟我扯我最熟悉的人,上当地最好的馆子,陪游当地的名胜,每一餐都要喝酒,去逛汉正街也派战士保护,……尽管我是平生第一次行使权力,但我并没头脑发昏,我很清楚地记得学校招办主任说的话:他们对你好,那是他们看重你手中的那点儿权力。所以,能拒绝的车辆、饭局和烟酒我一定拒绝,至于“红包”,即使是录取之后有人送来,我也不会收的。

招生宣传的第一站就是襄樊,在襄樊喝个昏天黑地后被人送到荆门,荆门小停后去了宜昌,在宜昌只去了一个学校就游三峡了,从三峡回来去荆州、仙桃,再到武汉,返回学校时去了孝感。一圈下来近二十天,印象里只有酒的浓烈和味觉的丢失。在武汉有一天早上去街上喝了一碗白米稀饭,不觉叹出声来:天底下竟有这么好吃的东西我却没发现,我为什么要上酒场去受那份罪呢?那时我终于明白,酒局上让你喝好甚至喝醉,是因为你总有酒宴要赴,下次去赴酒宴时一定会告诫自己少喝点,可不能像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喝高或者喝醉了。一旦喝高喝醉了,失态丢人是一方面,身体难受得会让你吐出胆汁来,这样,你就会自然想起次次酒局托的事情了。

七月底再去武汉先是对报考军校的考生进行面试,在面试期间以及进入高招录取点之前的几天里,如果你想让人找到你,就住在大多数家长都能找得到的省军区招待所里,如果不想让人找,就自己住在外面。我为了少些麻烦并少喝些酒,就躲到了我们学校所在系统的一家军事保密单位里。外人进不来,电话也只有学校招办知道。尽管这样,还是有人找了来,还是有人打电话进来。我后来分析,找来的或者打电话进来的都是从学校招办那里得到的消息。整个中国一家人,只要你下功夫找,天底下就没有你找不到的人。

最令我不能忘怀的是一对父女,他们是湖北恩施一带的,在湖北省军区招待所没有找到我,他们干脆去黄石录取点门外等。我到黄石录取点的时候,那是一个很热的下午,只见黄石宾馆门口赫然矗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醒目的大字:解放军外语学院的杜教授,我们在等您!我忍着激动走向那个父亲,说我就是解放军外语学院的招生人员。那父亲似乎要向我跪下了,我托住他请他说他女儿的情况。他说,他们在湖北省军区招待所没有找到我,就直奔黄石来,今天是他们到黄石的第四天。我赶紧把他拉到街边的荫凉处,听他细说找我的缘由。他说,他女儿报考了我们学校,成绩也上线了,但孩子有些瘦,身高够了,军检时体重少了一公斤,最后的军检结论是“不合格”。他们找我是想让我想想办法把他女儿招走。听他这么一说,我知道自己已经无能为力了:军检结论由省指定的医院做出后,一旦不合格那是没有办法的。再说了,我们学校当年的招生计划里文科只招一个女生,而那个女生已由学校指示我必须招回一个对学校有重大影响的关系生,何况那个关系生的考试成绩比他女儿高出三十几分呢!我向那位父亲做了耐心细致的解释,他才放过我让我进录取点了。

后来,为了录取学校指定的那位必须招回去的关系生,我把报我校文科成绩高于那关系生的两个女生的档案必须“找理由”退掉,一个是往届生,合理合法的退,另一个档案里实在找不出合理的退档理由,我终于从她档案里挑了三个错别字,以该生“语文基本功太差”把她的档案退掉了。

有了第一年在湖北的经验,后边两次去四川重庆,应付招生中出现的各种情况已是游刃有余了。那么,如果八二年我选择了从政呢?此时的我或许坐在对面不太气魄的办公楼里,让几个人耐心等候几小时也应是平常得再不能平常的事了。

  评论这张
 
阅读(254)|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