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阵风,几朵浪,天好蓝好蓝

行云流水是我家

 
 
 

日志

 
 
关于我

天尽头彳亍着流浪汉的身影 桃花源里的人们正在放唱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军旅生涯(一)  

2009-09-30 15:43: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连我自己都讶异不已:几十年吊儿郎当且思想激进的我一不小心会混进革命队伍里,成为一名军人,在穿了不到十年的军装后,并于四十四岁时光荣地提前“退休”了。

在十七八岁想当兵且能当兵的时候,因为家庭出身和父亲的“四类分子”的帽子,我被挡在了军队之外;而在我三十出头过了当兵的年纪没有想到会当兵时,我却步入了部队。我想不通这是命运女神的捉弄还是眷顾?

1988年9月,已经工作六年且晋了讲师的我突然去大东北读研究生了。在东北师大读了仅一个学期的那年春节,我回到陕西过年。那是一个雪后初晴的上午,我去一位正在安徽师大读研三的昔日非常要好的同事家找他闲聊,闲聊中那位同事说他正联系工作单位,如果不出差错的话,他的单位就定在西安。他告诉我说,不知是谁说的他也记不清了,反正听说有这么一个消息,位于河南省洛阳市的解放军外语学院新成立了一个中文系,现在需要中文教师,你有空时不妨写信问一下。

同事强调了他的消息来源的不确定性,我却有些认真了,认真得犹如从他家窗户射进来的冬日的阳光一样。

也就是昔日同事的这个不确定的消息,竟然把我送到了军队里。

春节过后回到东北师大的一个上午,我从系里上完两节课回来,坐在自己的书桌前,开始给解放军外语学院写信咨询。因为不知道信应该寄给什么部门,就干脆写给院长。

“院长先生阁下”,多年后我只能记得那封决定我命运的信的称谓了。后来进了外语学院一次和院长闲聊,院长还说到我对他的那个称谓:哈哈,挺特别的,中外结合,给人印象很深。至于我把自己自吹自擂了一番的自荐信的正文,早被我扔在庸常而灰暗的记忆里了。

其实,当时并不怎么自信的我仍有三大优势:一是中共党员的政治面貌,二是工作六年其中三年评为学校优秀教师且已晋升了讲师的经历,三是我在东北师大读写作学研究生。这三点,足以掩饰家庭出身是小土地出租、父亲曾错戴过四类分子帽子的瑕疵,更何况,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人们已不怎么看重家庭出身和混乱时期的历史问题了。

因为才读研一且是咨询,寄信就用平邮,寄出后也根本没当回事。我在阳春三月的季节里和东北深沉的寒冷较量着,忍受着一天两顿大米饭带给我的胃的不适感,多事之夏的惶惑还没有出现在媒体上和人们的脸上,隔壁学校吉工大的弓形校门的一角豪迈地指向湛蓝的天空。那是个中午,我刚从食堂吃饭回来,同学告诉我说有人找我,就住在我们研究生楼旁的学校招待所。我去招待所一看,竟然是解放军外语学院来我们学校审查我的人。

我的信寄出去才二十多天呀!

一个两杠四星和一个三十出头着便装的人接待了我。着便装的介绍说,那位两杠四星是他们的系主任,他们来东北师大是了解我的有关情况的。我要请他们吃饭,他们说吃了;我要给他们倒水,他们说自己来。我也就老实坐下等待他们发问,心里默想着小时候在革命电影里看来的豪言壮语。谁知他们根本不问什么诸如你为什么想入伍这样的问题,而是很随便地聊些学习和生活上的问题。我一看他们实在问不出什么实质性的问题,就干脆向他们发问。我的问题诸如军队院校的工资待遇、职称晋升、住房、家属工作调动、穿不穿军装、军训不军训、坐不坐班、出不出操、管理严不严、说话随便不随便等等一大堆。他们耐性极好地解答着对他们是常识而对我是谜团的问题。可以说,对于军队院校的了解,应该始于那一次和他们的谈话。

当时的文职干部发服装费但不穿军装是我最喜欢的,其他条件听来也都不错,于是,我和他们达成了口头协议:研究生一毕业就去解放军外语学院工作。两杠四星的系主任握着我的手说:我们说定了,毕业了可要来我们学校啊!我说好,但又留下一句:我得利用假期回家的时候到你们学校看看才行啊。系主任说:好啊,我们随时欢迎。

去洛阳查看未来的工作单位是在90年春节后去东北的途中。那时,前一年的政治事件已经过去,我对军队的不屑也逐渐转变为对机制的不屑。明明知道军队在国家机器中的暴力性地位,但一个人混入其中或游离于外是无法改变它的根本属性的。在生存层面,我选择了功利主义。更何况我从入学初就计划两年内修满学分写好毕业论文提前一年毕业,在我去洛阳考查单位的时候,我的课程差不多快修完了,毕业论文也有了眉目,如果学校允许我提前毕业,那我就得抓紧把工作单位敲定才是。解放军外语学院位于洛阳市西郊。从火车站坐电车经过市中心的时候,感觉洛阳还是个城市,而电车愈往西开,车外看上去愈破烂,与我对洛阳的想象相去甚远。车到终点,终于看到有卫兵站岗但大门有些难看的一个军事单位,没有校名,冬日的阳光散漫了一地,一条很长的路由大门口一直伸向西边灰蒙蒙的地方。

我向值班室的战士说明了来意,那战士立即拨通了那个见过我的两杠四星的电话。两杠四星在电话那头说:你稍微等一会儿,我派人出来接你。

坐在接我的那个参谋的自行车后边,我才惊叹外语学院占地面积之大,这种惊叹后来在湖北南漳县、荆门、四川青城山一带更进一步得以发扬光大:几座大山都是军队营区,少说也有上万亩。而外语学院的两千多亩与之相比,就相形见绌了。但是,在当时的我看来,两千多亩的校园已经奢侈得有些过了。一进大门,北边是生活区,南边是偌大的教学区,西边还有上千亩的空地和靶场。地广人稀是我喜欢的,建筑大多比较古旧,除了大门外有卫兵站岗、校园内穿军装的人多点之外,它和地方大学没有太大的区别。

于是,我对那位两杠四星说:我决定毕业后来这里工作。

后来听了解内情的人说,在前一年的下半年,解放军外语学院已经向东北师大发了咨询函,询问我那年五六月份的表现。那段时间,我曾经唱《国际歌》唱哑了喉咙,估计东北师大校方并不知道,不会把它写给外语学院的公函里。

研究生提前毕业不能提前一年,至多只能提前半年。这是教育部的规定。所以,91年元月,我才打包托运了自己的行李,到洛阳去报到上班,从此厮混进革命队伍里。后来文职干部发了军装我穿上军装回到老家时,老父亲一惊:我以为你说你进了部队是哄我开心呢,没想到是真的呀!像咱这家庭出身也能进部队啊?

假如,假如当年没有那个好同事风闻的消息,我研究生毕业后可能到了西安或者大连工作,生活将会是另一个走向。可是,人生的经历是唯一的,那个假如并没有成为现实。

  评论这张
 
阅读(178)|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