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阵风,几朵浪,天好蓝好蓝

行云流水是我家

 
 
 

日志

 
 
关于我

天尽头彳亍着流浪汉的身影 桃花源里的人们正在放唱

网易考拉推荐
 
 

陪母亲拉家常  

2009-03-21 11:18: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母亲从陕西乡下来到闽南和我住下,半年里,跟母亲晚上拉一会儿家常便成了我生活中一项非常重要的事情。

母亲多年身体虚弱,特别怕冷,闽南的冬天尽管温暖她也不愿下楼去晒太阳,她怕下楼去感冒了。而只有当太阳出来天特别热我穿上短袖短裤时,她才下楼去走走,见几个闲人,用别人听不懂的陕西话艰难地跟人聊上几句。大多数时间,母亲呆在屋子里,天冷的时候或坐或睡在插着电热毯的床上,天不冷的时候则坐在阳台上做几针针线活,看看楼下的风景以打发时间。妻子一天大半天时间在家可以跟母亲说说闲话,只是下午四点多要去一家私人诊所上几小时班。妻子上班去了,我那时多在九龙边跑步游泳,五点多回到家,家里总静悄悄的,母亲即使坐在她的床上也不打开电灯,更谈不上打开电视看了。只有当我打开厅里的灯和电视时,母亲才从她的房间里出来,坐在沙发上看她喜欢看的电视剧,然后跟我一起吃饭。

去年暑假到现在我居然有些疯了,一改过去几年在闽南的休闲疗养式的生活,上完自己所在学校每周八九节课之余,还鬼使神差跑到厦大分校兼课去了。这一去不要紧,一周上几门十几节课,我的时间一下子就紧张起来。所以,吃完晚饭七点刚过,我一般都要坐在电脑旁做课件或者其他事情,母亲则在沙发上等新闻联播结束看了西安的天气预报之后,便悄无声息地关掉电视和客厅里的灯,回到自己的房间里打开床头的小灯,关上房间的门,爬上床关掉小灯,静静地坐着。这个时候,我则要往往放下手头的事情,推开门,打开房间的两盏灯,借着给母亲倒开水或插电蚊香的名义,跟母亲拉几句家常。

两盏灯一旦全打开,母亲总要说:快关一个,看费电的。

我总借故不关灯,让两盏灯全部亮着,把屋子照成雪白一片。这个时候,母亲总要感叹一下:看齐整的,这跟神仙过的日子一样,皇上他妈都不如呢。这话也是我最喜欢听的。如果我没有时间,则随便说几句闲话便让母亲早些休息,如果时间充裕,则会在房子里慢慢踱步。母亲的话题也就拉开了。

母亲虽已七十多岁,也不识字,但记性很好,头脑清楚,说话和考虑问题远非我所能及的。我虽然在课堂上能口若悬河地讲授某门课程甚至能征服学生,但面对这种既无主题又无信息的拉家常,我则笨拙成一个弱智。所以,拉家常的时候,母亲则成了我的老师,我则成为不折不扣的学生。

母亲的话题不加思索地就拉开了。她大多要说过去片断的事情。什么五十年代我们村里的臭虫非常可怕,一夜之间可以爬满炕上的墙壁,离人老远也能咬人。什么五六十年代家里到了晚上点一盏菜油灯,灯芯压得很低,像一个萤火虫,针线活要放在灯下做,纺线织布则往往要摸黑。什么六零年吃食堂时她于夜里偷挖生产队里的油菜根被人抓住的情景,三岁的我吃了半年食堂后竟不能走路了而要爬行了的情景,我和姐姐趁家里无人夜里把头蒙在被子里偷吃麸子皮的情景。什么六十年代有几个大年初一全家没吃到肉而喝玉米糁子的情景,什么七十年代她一天步行一二百里去彬县、旬邑卖布的怕被人抓住而赶夜路的情景。……对于那些陈年旧事,有些是我过去听过的,有些则是第一次听说。

远在陕西乡下的妹妹打电话了。母亲的话题自然要从我妹妹的电话讲起。她先要把她和我妹的通话内容重复一遍,然后抓住一个话头对我讲述。妹妹从去年冬季到现在就一直帮人包装苹果,一天可以挣25到30元。有一次妹妹的长途电话打了29元钱,母亲知道了就不再允许妹妹打电话聊天了,再接电话时也赶紧说完要说的话就挂电话。从妹妹说起,话题多半要转到妹妹的儿子——我那不争气的外甥身上。上高中时进网吧,大学没考上却花钱送到一所大学读了一年半,读不下去又退学了,春节后由小弟带到上海打工去了。说到我那提不起来的外甥,母亲的话很多很长,有时不免要激动起来。每当此时,我则立即用手机拔通外甥的电话,把手机交给母亲,让母亲直接训导外甥几句,好让她出出气。

天气暖和起来,母亲也会下楼在小区外面走走。下去没几次,她便认识了我同一个单元的从宁夏来闽南过冬的老两口。因为都是西北人,都来自农村,都能听懂对方的话。所以,母亲总在天气好的时候和那一对老人相约于小区外面的木凳上,说一上午闲话。回来后或在吃饭的时候或在晚上跟我拉家常的时候总会说起那一对老人的情况。那一对老人也七十多了,是宁夏固原人,身体都不大好,儿子在我所在的学校当教师,他们去年冬前来这里过冬,准备四月份回去。母亲说,那一对老人家里有一百多亩地,把上百亩包给别人种了。因为固原和我们那里一样是个干旱少雨的地方,所以家里收成并不好,家道并不富裕。老两口能来闽南过一次冬且过城里的生活几个月,已经幸福得让他们那儿方圆几十里的人眼红得不得了了,他们这一辈子已经知足了。

借着母亲看电视的机会,我敲打着上面的文字。现在,她已关掉电视和客厅里的灯,推开自己的房门进房间了。我得赶紧给这篇文字结尾,再陪母亲拉拉家常去。

  评论这张
 
阅读(135)|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