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阵风,几朵浪,天好蓝好蓝

行云流水是我家

 
 
 

日志

 
 
关于我

天尽头彳亍着流浪汉的身影 桃花源里的人们正在放唱

网易考拉推荐
 
 

09年,阳光依然灿烂  

2009-12-16 15:30: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年了,又是一年了。

去年这个时候坐在电脑前敲打《2008年的记忆》时的情景还宛若刚才,我似乎在房间慢慢转过一个身子,2009年又要成为过去了。感觉中,手上的一支烟还没有抽完呢。

这就是时间,我永远无法把它握在手里仔细把玩的时间。

去年这个时候,我还奔波在两个学校之间讲授着连个三级学科都算不上的“写作学”,课程结束的时候,厦大分校两个班的学生给了评了93点几的成绩,长期聘用我的学校的三个班的学生在最后一次课堂上,一个班的学生让我给他们的书本上甚至衣服上签名,另两个班一个送我三双袜子一个送我一个万花筒。我陶醉在讲授写作课的喜悦中,陶醉在学生的爱戴中。走在响亮的校道上,坐在漳州到厦大漳州校区的公车上,我最强烈的感受是,阳光从天上掉下来,甩碎了诗意的无声,灿烂了山水的绮靡。

奔波在漳州、厦大分校和福州三地,一个人去做三份甚至四份工作,今天把学生的作业或考卷带到厦大分校,明天下课后则带它到福州,一周往返于三个地方,学生作业或考卷也跟着我辗转。那段时间想起来真令人牙齿发痒,但也为同时领五份报酬且挂上“专家”头衔而窃喜不已。把生活触角从教学、管理、招生延伸到高考阅卷、高考命题、高考审题等环节再延伸到命题指导和命题评价里,于是乎,漳州电视台在暑假前给我做了一期节目。面对镜头,一种被人窥视的不适感让我难免有些面部紧张,于是乎,那两个小记者不得不再跑第二次,把我拉到学校的图书馆旁,面对下午四五点的太阳,我终于放松自己,任表情舒展成“老朽但美丽”的样子,以至于后来在商场里被人发现:呀,你好像在电视上还出现过呢。我赶紧说:那不会是我,你看到的可能是悬赏辑拿的通辑犯。

暑假里,坐在龙门附近的黄河边,正午时分的樱花树下,听熟悉而陌生的网易陕版版主给我讲韩城的故事,讲司马迁的族人如何改姓“同”和“冯”的历史。阳光照得黄河水激动起来,河水恣肆成一道闪亮。暑假里,回到乡下老家拔回一大堆野菜,蒸煮炒各种手段用尽之后,竟奇思妙想出晒野菜干带到城里来。傍晚走在乡间小路上,口里哼着“澎湖湾”的曲子,任夕阳把的我影子拖得长了再长。暑假里,还是坐火车去青海了。没想到那时的西宁市内居然找不到一家住宿的地方,跑了两三个地方都没有房间,出租司机竟建议我去住澡堂:说不定洗浴的地方还有空床位。后来多亏青海师大一位老师帮忙,我才不至于住西宁的澡堂子。青海湖的景色没有07年去西藏时在火车上看到的那样壮美,塔尔寺在印象里也很一般,倒是西宁市内的马步芳官邸和悬空寺让我眼前一亮,倒是互助北山的森林公园的绿色令我喟叹不已:中国西部,互助北山这样的地方太少了。暑假里,在大雁塔旁散步,一不小心竟跑到秦二世墓前,我没有想到一个“万岁”就躺在我西安的房子的小区旁。和他老爹秦始皇的陵墓相比,秦二世的坟冢则哀叹着远古的神话像梦一样漂游到我的现实里。

手机用了好几年,电池充不上电了,六月底一回西安,就花了一千多元买了一部新手机。没想到,新手机先是一块电池充不进电,换了三次居然都是坏的,紧接着耳机出问题,时间显示不断出错等。正当我为新买的手机苦恼时,在从青海回西安的火车上,那部“新手机”被人偷了。也许是小偷看到是新的才偷吧,殊不知那是一个比“山寨”产品要烂多少倍的东西。开学后在漳州花300元买了一部“山寨”手机,用过一段时间之后,我不由自主地想高呼一声:“山寨万岁!”“拆啦”居然造不出好东西。

系里安排新课,我还是没能逃脱讲授古代文学的命运。多少年讲写作学和新闻舆论学,突然接手自己不大喜欢的古代文学还是让我有些发怵,尤其是一个学期同时授讲先秦两汉魏晋南北朝一段和元明清一段,时间跨度大,内容庞杂,要熟悉且讲好并不容易。所以,在每天下午六七公里的长跑中,在夕阳的余辉下,我思考着一些古怪但为正宗的古文家不会提及的问题:面对氓夫人的一面之辞,我们应汲取些什么?中国文化中最优秀的“子产不毁乡校”为什么让后人毁了?屈原所张扬的妾文化为什么让后世美化成爱国主义?《史记》弘扬的求真精神什么时候丢弃了?刘兰芝不被婆婆所容的真正原因是什么?被休回家后的她为什么会“身价倍增”?三国时的“白骨露于野”到了《三国志演义》里为什么成了对战争的歌颂与热爱?中国历史能够彻底走出《水浒传》写的乱自上作所引发的农民起义的泥沼吗?朱元璋腰斩高启时看热闹的人多吗?……我把每一个问题伴着跑步的汗水挂在九龙江大堤上的长度界碑上,然后衣冠楚楚地对着眼睛忽闪着灼灼亮光的学生激动地讲着我对古代文学的看法。通常情况下,我会先说传统的观点,再说我的观点。学生们很讶异:老师怎么也不像第一次讲古代文学的啊?

借新生军训的空档去泰宁畅游,在寨下大峡谷里一个人“阅读时间”,感悟时间的永恒;趁公差开会去武夷山欣赏大王追求玉女的感人场面,一个人游走在武夷山里终于壮着胆子去“拥抱‘五姨’”。开会的时候,我在前台讲完我要讲的主题后,晚上讨论时,一个中学老师突然向我和大家提出一个问题:你们看杜教授长得最像谁?立即就有老师说:杜丘。大家笑声一片。我也笑了,因为从大学开始,我就有一个绰号叫“杜丘”。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日本电影《追捕》红极一时,我就和《追捕》里的通辑犯杜丘混淆了起来。

讲授上古神话时,我终于明白了上古时代就有太阳了。太阳从容大气地把它的光芒洒向人间,几千年几万年甚至更长时间,太阳都在灿烂地向地球村微笑。当我因为“暗无天日的旧社会”的反复宣传而想象旧社会没有太阳时,太阳也在灿烂地照着我,丝毫没有因为我想象它的不存在而吝啬于我。呵,太阳从亘古一路照来,照亮了司马相如,照亮了兰陵笑笑生,照亮了地球上的你和我。过去的岁月里有太阳相伴,09年,阳光灿烂成青春的笑脸,那么2010年以后呢?在太阳下,生命会尽情演绎着应有的风流。

  评论这张
 
阅读(200)|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