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阵风,几朵浪,天好蓝好蓝

行云流水是我家

 
 
 

日志

 
 
关于我

天尽头彳亍着流浪汉的身影 桃花源里的人们正在放唱

网易考拉推荐
 
 

阅读时间  

2009-11-07 12:55: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阅读时间 - 点燃未来 - 一阵风,几朵浪,天好蓝好蓝

去泰宁旅游,感觉最惬意且能给我很大震撼的就是寨下大峡谷了。

大清早七点多,我乘坐的出租车已赶到了寨下。售票处的窗口刚刚打开,整个景区一片冷清,我居然成了进入寨下大峡谷的第一人。没有导游,没有摩肩接踵的游客,只有山林的寂静和幽长的山路陪伴着我。这是我多少年梦寐以求的旅游方式。一个人,一瓶水,一部照相机,我极度奢侈地钻进大峡谷之中,尽情享受着大峡谷在清晨呈现给我一个人的一切。

进入风水林,过了金锁关,我行进在狭长的悬天峡里。把头努力仰到后背往上看,才能看到悬在头顶的石壁和扭曲变形的天空。这种景致虽然在前一天的上清溪漂流时也见过,但那前呼后拥的竹排慢悠悠地行进在浅浅的溪流上,船夫大声粗气地谈论着为他们感兴趣的话题,同竹排的几个老年人在用我听不懂的方言争论一个什么问题,所以,面对眼前和头顶的能够引人内省甚至震撼的丹霞地貌景色,我却无论如何也激动不起来,想象驰骋不起来。而今天,我一人穿行在亿万年岁月刻凿的时间隧道里,面对大自然鬼斧神工的杰作,我不禁有些惊悚起来。

四五亿年,时间把自己刻印在悬崖峭壁上,听任那一个又一个古怪而神秘的窟窿咏叹着过程的漫长,时间的不朽。

这里应该有过伟大而壮观的造山运动吧?来自地心的炽热的岩浆拱动着厚厚的地层,山被劈开了,沙砾岩被抬升着,流水在退去的时候戏弄着我面前的沙砾岩,一日复一日,一年又一年,终于在四亿年之后,悬挂在我头顶的竟成了人们叫绝的“天穹岩”。

这是把相机几乎垂直起来拍到的一幅图。我不知天穹岩的高度和它凹进去的深度,能看到的只是天穹岩悬在头顶,大小不同、形状各异的洞穴犹如鬼魅的眼睛和嘴巴,追述着邈远的时间史,一直伸向中生代侏罗纪至新生代第三纪。那个时候,人类或许还孕育在恐龙的粪便里吧?

在后来看到的云崖岭、紫云崖、百变岩、天书、倚天剑面前,我都不由喟叹来自地球深处生长力量的伟大。这种伟力,不是人类的任何作为可以与之进行比较的。人类的一切努力,如同山间吹过的一阵风一样,丝毫难以撼动山的巍峨,时空的永恒。所以,当我爬到大峡谷的最高处金龟寺那里,面对金龟寺背后的百变岩,我连上柱香的念想都是一闪而过,更不用说跪拜磕头了。

有谁会守候在时间的尽头呢?不会是地球吧?遑论人类呢!

我突然通感了庄子。

只有上升到超然物外、与天地同一的境界,才会道出“天地有大美而不言”来,才可能洞穿生死,道破蜗角触蛮,消遥于宇宙之中吧?

 

  评论这张
 
阅读(163)|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