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阵风,几朵浪,天好蓝好蓝

行云流水是我家

 
 
 

日志

 
 
关于我

天尽头彳亍着流浪汉的身影 桃花源里的人们正在放唱

网易考拉推荐
 
 

没有灵感的日子  

2009-01-09 23:15: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趁下午监考百无聊赖的时候,打开一个薄本子,找支笔,梳理最近一段时间的忙乱,梳理一下自己的心情。

岁末年初本也应是平常至极的日子,平常成九龙江的水一样叫人提不起精神。但是,这个时候又恰是我一年里最忙的,忙得有些压抑,没有时间整理心绪。两个学校期末五个班要结束课程,其中两个班考试,三个班考查。考试就得提前出两套题并拿出参考答案,考查就有学生交来厚厚的作文。时间赶着时间像齿轮转动一样既无可奈何又别无选择。虽说也挤时间去九龙江边跑步和游泳,但以往闲适自得的心情没了,有的只是匆忙中“完任务”的急切。如果说仅仅是自己工作份内的事倒还罢了,忙乱也扎堆儿凑热闹。元旦前教育部评估小组来了一个过去的熟人,学校让我去接待一下。接待无非是陪人吃饭和游玩,本是一件难得的美差,但我去接待却是迫不得已的,是学校分配下来的纲性任务,我必须去,而且一定要把客人陪好。没办法,我得牺牲两个半天去日月谷温泉任一种什么小鱼咬脚趾,去龙海火山公园看海底火山口。泡温泉回来平生第二次坐在硕大无朋的圆餐桌前,自己的座位前也赫然竖着类似“首长”一样的名字。如果不是1997年在成都军区有过类似经历,我绝对会疑惑,偌大一个宴会桌,怎样才会把菜摆在桌子中间?摆上去了又有谁能够得着吃?有二三米长的筷子吗?看海底火山口回来本想写点文字感叹一下不朽和沧海桑田,但我还是让那感叹在脑际一闪而逝了。

年终,系里会餐了,必须去;岁首,同事结婚了,必须出席。元旦三天,弟弟又从上海赶来看母亲。他借了一辆车,拉母亲去看海,去郊外看闽南的风土人情。我得陪着一同去。这一去,自然体会了亲情和快乐,但无疑压下了许多事情。

利用四号一天和五号监考之外的时间处理考查课学生交来的作文,在一小时须看十五篇以上的自我约束下,我沉浸在学生的各种各样的作文中时而愉悦时而郁闷。只有当看完一个班五十多篇作文后,我才站起来,直直腰,点一支烟,在书房里踱上奢侈的几圈。

六号早晨乘坐漳州市区六点四十发往厦大分校的班车。闹表定在六点十分,洗漱及用完早点出家门时六点二十五,从住所小跑到学校门口要打出租车或者摩的时,没有。我边骂漳州这破地方边大步流星向车站跑去。还好,有每天下午坚持下来的五到七公里的长跑锻炼,我才胆敢向三公里外的车站奔跑;还好,当我跑出一千米左右时,终于看到平日里很讨厌的摩的救星一样向我驶来。我坐上摩托,任摩的飙飞到汽车站客车出口处。摩托还未停稳,已看到去厦大分校的班车驶了出来。

坐在班车上才有心情擦拭头上的汗水,下班车时才有兴致给自己系上领带。上午九点开始考试十一点收卷,午饭后开始阅卷一直到夜里十一点多才算结束。我在厦大分校的宾馆里像个被关进黑屋子的奴隶一样,边抱怨兼课一学期被扣税近一千元边用试卷和我的学生“对话”。因为试卷在装订时把学生名字密封了,我怎么也不知道跟我“对话”者是哪一位。海在宾馆外不远处喧闹一片,天黑下来了,我只开起桌前的台灯,任自己变成一头默默无闻的牛,做自己应该做的。平时上课93个学生怎么会有94份试卷让我百思不得其解,烦燥的心绪让我一杯一杯喝水一次一次去卫生间。

七号是个阳光充足的日子。一大早坐在电脑前输入完成绩把试卷袋交给系秘书后,我才长叹一口粗气,才有心情在走出校园的时候让两个学生给我拍几张照片留作纪念。

从海边回来还有四场监考,没有监考的时候还得挂着“教学督导”的牌子去巡考,装模作样一番,以让人知道自己还兼着一份令人讨厌的“教务学导”工作。

期末的日子,没有诗情,我在繁忙中触摸紧张和压抑,我在没有文字的时间里体味生命的重量。

  评论这张
 
阅读(141)|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