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阵风,几朵浪,天好蓝好蓝

行云流水是我家

 
 
 

日志

 
 
关于我

天尽头彳亍着流浪汉的身影 桃花源里的人们正在放唱

网易考拉推荐
 
 

桑拿在灰色地带  

2009-01-18 19:11: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去洗浴中心蒸桑拿,应该始于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

那时候公共浴池倒是不少,但浴池里的桑拿间还比较少见,以至于我把蒸桑拿和色情服务混为一谈。第一次蒸桑拿是在西安的一家较高档次的洗浴中心,大学同学接待我和解放军外语学院的两个同事,晚上被拉去先喝酒,然后进了一家洗浴中心。因为那两位同事年龄比我大级别比我高,我借着酒劲也就豁出去了,想看看这桑拿能蒸出什么名堂。走进一家到处都站着服务生的洗浴中心,换鞋脱衣服之后,就被同学带到一个水蒸气很烫人的屋子。哇,没有两三分钟,我便被那滚烫的蒸气掀了出来。看同学和我的那两位同事头上盖着毛巾依然在蒸气房里享受,我在外面换了几口气,再次进去学他们的样子用毛巾把脸盖住,强忍闷热到极致的不适感,任头上身上的汗向下流淌。看到他们三人也实在受不了要离开,我也终于逃离了那个“人间地狱”。接下来搓澡,再接下来是小姐按摩踩背。我没有看到桑拿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名堂,惟一不同的是洗澡的地方有蒸气房且最后有小姐按摩踩背罢了。

洛阳谷水西开了一家大众桑拿房,离我当时工作的解放军外语学院只两三百米。每到秋冬春季,我总要隔两三周去那个类似大排档一样的地方去蒸桑拿。那地方条件差,五元一蒸,三元一搓,即使推拿也是那几个搓背的充当,大概也只几元,没有掺杂别的其他服务。我也就逐渐接受了那坐在蒸气房里痛快淋漓地流汗的休闲方式,久而久之,蒸桑拿几乎成了我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项内容:除夏天以外的其它季节,我基本上两三周要去那里蒸一次桑拿。

认识到桑拿存在于“灰色地带”已经记不得在何时何地了。只记得有一次蒸完桑拿穿上一次性衣裤走上二楼,服务生在楼梯口迎上来说:给你找个小姐吧?我不理。那服务生继续说:新来的,货色很好,包夜八百,不包夜三百。从那时起,我才知道蒸桑拿仅仅是这个“灰色地带”的序幕,后续的内容“丰富多彩”着呢。当时我的“安全意识”还仅仅局限在有可能被警察抓这方面,等到后来了解到更多的“灰色地带”的内幕后,我的“安全意识”才回归到它的真正意义,多年的蒸桑拿也仅限于干蒸、搓背和按摩几个方面。

因为长期伏案,肩周和颈椎总有毛病,所以蒸完桑拿一般要去接受按摩。先是找盲人按摩,盲人力气太大按得太重让我受不了,最后终于换成小姐了。小姐按摩糊弄人者居多,但其中也有做得认真按得到位的。因为两三周总要去一次,我也终于找到了按摩做得最好的小姐并且固定下来,每次去都会点她的编号。洗浴中心把按摩小姐按阿拉伯数字编成号,一家人气旺点的洗浴中心会有几百号按摩小姐。这是一个很可观的数字,她们每月收入两千元左右。通过做按摩时和按摩小姐的闲谈,我方知道了这个“灰色地带”里的许多为我所不知的生活。洗浴中心大都有当地有权势的人作保护伞才能得以生存,开洗浴的老板一定时间都得打点那些幕后人物。在去蒸桑拿的男顾客中,有规规矩矩只做按摩的,有按摩时动手动脚的,也有打着按摩旗号去玩小姐的,还有专门去那里找小姐泻欲的。对于规规矩矩只做按摩的,按摩小姐也多认真去按;对于动手动脚的,只要不是太离谱且给些钱小姐也就认了,太离谱就转交给专门做离谱事情的小姐了;玩小姐的多是为了满足口舌手足之欲和小姐嘻笑打闹的,小姐里有不少人喜欢接待这类人;至于去泻欲,那里有专职小姐、专门地方接待,只要你有钱且不怕得病,那就尽管去逍遥吧。男人花钱消费,小姐提供各色服务。有一次我问给我做按摩的小姐,我去洗浴的那个地方有多少专职小姐,那小姐说,有几十个,你进去后有熟悉的就点熟悉的号,不熟悉的就由你挑。后来另换的一位给我按摩的小姐年纪较大,30多岁,丈夫和女儿在老家,她在那家洗浴中心长期做按摩。因为是结了婚的女人,说话就大胆放肆些。她讲洗浴中心二楼靠后边的那个地方专门接待那些泻欲的男人,那里的小姐既年轻又漂亮,其中最年轻漂亮的小姐生意好时一天可以接待二三十个男人,生意不好也接待好几个,有的连例假也不休息,一月下来差不多挣好几万呢。她的叙述那些大有鼓噪我去的意思,我听后心底涌上一股难言的凄楚与悲哀,伴着些许肮脏。

偶尔听到一个同在九龙江里游泳的个体老板说的情况,令我既大开眼界又惊讶不已。他说,洗浴中心那里的都是低档次的,歌舞厅、宾馆里才有高档次的,开一次房间一千,过夜少则三千多则五千。如果你管报销,就可以经常去;如果你接待上边的人或者求人办事,花个几千也值。那里的小姐绑大款或大官,不像洗浴中心里的那么辛苦。我对歌舞厅和宾馆里的情况一无所知,不知道那个个体老板叙述的是真是假,当然不好妄加推断。

每隔两三周甚至一周,在肩周和颈椎感觉不舒服的时候,我都要去洗浴中心蒸半小时然后找小姐按摩,在那个“灰色地带”听一些我从不曾听过的另类故事,享受那种先被按痛然后快之的经历。至于那些一月挣好几万的小姐,我全当她们没有存在一样心里才坦然些,毕竟中国人常讲,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评论这张
 
阅读(1224)|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