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阵风,几朵浪,天好蓝好蓝

行云流水是我家

 
 
 

日志

 
 
关于我

天尽头彳亍着流浪汉的身影 桃花源里的人们正在放唱

网易考拉推荐
 
 

走进泸沽湖  

2008-10-05 10:18: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走进泸沽湖

 

暑假去云南旅游,在我的印象里,值得一写的似乎只有一个泸沽湖了。

丽江古城和黑龙潭固然不错,只是留给我感官的欣赏大于内省式思考;登了一回玉龙雪山,印象最深的是,玉龙雪山成了山脚下的农民在经营他们家的自留地,美景没看到多少,却闻到了满山的马粪味道;大理的苍山、洱海的确迷人,但我还是有一种很疏离的感觉。而只有川滇交界处的泸沽湖,给我的云南之行涂上一抹亮色。

和去年在西藏看到的羊卓雍错、巴松错相比,在自然风光上,泸沽湖的档次还要低一些。我觉得,如果要说羊卓雍错和巴松错更趋于遥不可及的仙境的话,那么,泸沽湖则更像凡间的天堂,那是一个一旦走进去就不想再走出来的地方,尤其对于男人来说更是如此吧。

汽车从丽江出发,在时雨时雾的山路上向泸沽湖方向“颠”去,坐在车上,你可以尽情体会云南的诸多特点:山多雨多植被多,天是湛蓝的,地是铁锈红的,极目非常生态的自然环境,你不禁会向往那住在翠绿的半山腰处的少数民族人家来。这种向往,到了泸沽湖会到达极致。

泸沽湖并不像旅游地图上标注的那样:仅仅是四川西部的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湖泊,从四川境内无法到达,只有从丽江经过宁蒗才可能去。而到那里走上一匝,你会发现泸沽湖水域相当大,它铺展于云南和四川交界处,有三分之二在云南,三分之一在四川,而通向它的公路从四川的西昌和攀枝花出发似乎更好走些。汽车在云南诠释着“滇”的别种意义,而一旦走入四川,你仿佛一下子从远古走入现代。

从丽江开出的旅游中巴经过漫长的八个小时才驶进泸沽湖。站在跟洛水还有七八公里的观景台上,居高临下,整个泸沽湖在浓阴下还是袒露出它摄人魂魄的美丽来。重山合围中,泸沽湖静静地仰卧于密云之下,拥着大大小小的岛,眏着岸边的绿和天上的云,叙述着一个令游客们垂涎的神话:那就是,居住在这里的摩梭人至今还沿袭着人类早期的母系社会习俗,男子走婚,女子持家。

在里格住下来,轻轻触摸泸沽湖的秀美与恬静,晚上参加游客远多于摩梭人的篝火晚会,夜里梦自己去走婚竟被一只狼狗咬了回来,第二天坐扎西家的小车经过小洛水、大嘴村和四川境内的泸沽湖镇去看草海,在走婚桥上把自己打扮成摩梭男人想象摩梭婚俗的浪漫,在草海里听男女船公边划船边唱摩梭情歌,返回时车子坏在川滇交界处的杨二车娜姆博物馆那里,愿意不愿意都得看一眼杨二的博物馆,然后沿着正在施工的公路往回边走边拍去时没有拍到的风景,下午五六点回到里格,晚上又赶到洛水住下。在泸沽湖一天多时间里,我虽然也陶醉在泸沽湖的美景中,但和想进一步探究摩梭人的婚俗相比,前者似乎成了后者的手段。身处泸沽湖,我更想深入了解为我所不熟悉的摩梭人的生活,并且以“走婚”为切入点。

坐上扎西家的小车在去往草海的路上,我向那位既做司机又兼导游的摩梭男子谦恭地请教许多在我看来非常神秘的问题,诸如男女“阿夏”关系是固定的还是非固定的?孩子知道他的父亲是谁吗?他管奶奶、妈妈和姨妈叫什么?他有姑姑吗?摩梭人从什么时候开始可以有自己的“阿夏”?男子在家庭中的地位如何等等。那位三十左右的摩梭男子很健谈,他兴致极好地回答着我的提问。他讲道,在男不婚、女不嫁的摩梭族里,“舅掌仪礼母掌财”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老祖母是一家之主,男子在家干活,抚养外甥,而自己的孩子则由孩子的舅舅去抚养。摩梭孩子无论男女都会在进入十三岁那一年的正月初一举行成年礼,男孩站在男柱下,由舅舅给他换成人衣裤;女孩站在女柱下,由母亲给她换衣裙。成年礼举行之后,男女就有资格有自己的“阿夏”了,但一般都会在十七八岁以后才会真正有自己的“阿夏”。对于孩子会有怎么样的“阿夏”,这完全是孩子自己的事,双方家长绝不干涉。男女双方一旦确定了“阿夏”关系,一般都相当稳定,和汉族的婚姻所不同的仅仅是没有领取结婚证而已,孩子也自然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并且会认的。——既然和汉族的婚姻没什么大的区别,我几乎对摩梭人的婚俗一下子失去了兴趣。

如果没有从里格到洛水之间三个摩梭男人的补充叙述,对摩梭婚俗的了解仅限于扎西家的那位摩梭男子的介绍,我的泸沽湖之行就浮浅和苍白许多。在里格到洛水的顺风车上,为了验证摩梭婚俗是未领结婚证的汉族婚姻的真实性,我再次向他们提出我的疑问。三个摩梭男子先后抢着答道:如果和汉族一样,这还是摩梭人吗?还是走婚吗?他们告诉我,在摩梭族人里,男人的地位很低,他们没有继承家里一根筷子的权利,他们的权利就是白天在家里干活,夜里出去走婚。如果一个摩梭男人连婚都走不出去而没有自己的阿夏,那这个男人就太没本事太可怜了,他晚上也只能睡在老祖母的火塘前了。在泸沽湖周围的摩梭人里,有长期的阿夏关系,更有短期的阿夏关系,男人可以同时有几个阿夏,女人更可以同时拥有几个阿夏。讲到这里,他们有些兴奋,我也不觉兴奋起来。我问,现在的摩梭男人还要晚上出去爬墙翻窗吗?如果遇到了“捷足先登者”该怎么办?他们说,现在方便了,都用手机联系,你给她打个电话就可以“摸”进去然后“索”出来。摩梭嘛,就是“摸摸索索”。至于“捷足先登者”,一般不会遇上,因为男女双方是提前约好了的。万一遇上了,怎么办?那就打呗,看谁有力气了。我不觉再问:作为摩梭男人,走婚成功的秘诀是什么?一个摩梭男子即刻回应道:胆子大,脸皮厚。他接着说,摩梭男人可以没有其他本事,但他必须有本事找女人。摩梭语里没有“强奸”一词,男人就全当自己是流氓吧。听到这里,我不禁想起汉语里“鲜花插在牛粪上”的深层原因来:牛粪一旦染上鲜花,鲜花似乎只有把自己插上去了事。我最后问:泸沽湖现在的旅游业这么火,如果有外面的“小姐”混进来“做生意”的话,岂不很容易?一个摩梭男人中气十足的回答:她们不敢。如果她们胆敢进来,摩梭女人会把她们“做”了,摩梭女人在这方面狠着呢。一个“做”字伴着一个宰鸡的手势,让我立即明白了摩梭女人在捍卫自己的领地、自己的利益面前的霸气和强悍。

三个摩梭男子的叙述也许有夸张失实的一面,但我不想去深究了。在我的印象里,他们叙述的摩梭人的生活更符合人性深层次的某些东西,也更接近我关于摩梭人的心理预期。车到洛水,我跟告别他们时不觉有些忘形地说:今夜,我也走婚去。

天很黑,夜很凉,路灯没亮几个,街上看不到行人,四周静得出奇。我一人在街上走了几十米,感到害怕,就回宾馆继续做在里格没有做完的“走婚”梦去了。

  评论这张
 
阅读(135)|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