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阵风,几朵浪,天好蓝好蓝

行云流水是我家

 
 
 

日志

 
 
关于我

天尽头彳亍着流浪汉的身影 桃花源里的人们正在放唱

网易考拉推荐
 
 

关于高考的另类经历(之五)  

2008-06-08 10:22: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守望公正

 

在中国,还有什么事情能引起全社会的广泛关注并年复一年地持续下去呢?从最大限度地守望社会公正的层面看,似乎只有高考了。

对于高考存在的弊端,各种激烈的抨击似乎都有其一定道理。但是,如果去掉高考,在中国这个特别讲究人情关系的国度里,其弊端远远大于现行高考存在的缺陷。一年一度的高考承担着选拔人才、探索课改、守望社会的公正和良知等多项艰巨任务,高考自身的不堪重负就可想而知了。

高考不是一个好东西,但目前还没有另外一个更理想的方式来取代它。所以,这个不怎么好的东西在中国还得存在一定时期,直到找到另一个比高考更理想的方式为止。

电视上每年关于高考的镜头无非是围绕考点、考生、家长以及考试交通等而进行铺天盖地地报道,没有人知道那发生在深山丛林中的许多故事。有命题老师的父母去世了,他只能躲在一个没人注意的角落默默哭泣;有女老师在监控电话里同孩子说一两句就泣不成声;有男老师酒喝多了嚎啕大哭着要回家去……

最能令我们刮目的是每年五月末各省押运考卷的车队,那阵势才叫壮观呢。每一个省都启用崭新的邮政车,最前方有公安车开路,邮政车辆按编号等距离行驶,最后有武警车押送,在邮政车的副驾驶位上,有一个荷枪实弹的武警战士。他们把车开进命题点指定的区域,然后悄悄离开,等候工厂专门的装卸人员给他们装车。装车的时候我们是不能靠近的,一条警戒线一拉,我们只能在警戒线外做自己的活动,更不用说那些押运人员了。看着自己的劳动成果最后被装上车运出厂区的时候,一声长长的警笛回荡在山谷间,所有车辆在警笛的长鸣中缓缓驶出山去,我们站在自己的宿舍楼上,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悲壮。听有关人讲,押送考卷的司机和保卫回到当地后,所有人也得被隔离起来,高考保密环节的万无一失让那些所谓的贩卖高考试题者永远流于靠谎言骗人的可怜境地。谁要想在高考题目方面动点歪脑筋,那只能是痴人说梦罢了,除非你是美国的劫匪曾把运送考卷的车队误以为运钞车去劫持。

六月七号早上八点,应考的考生大概开始进考场了,我们命题组和审题组的两个组长也要去守电话值班了。这是前一天甚至前几天就已经安排好的。每人带一个出入厂区的出入牌,由专人带到工厂的办公楼上。原以为工厂办公楼即值班的地方在厂区外面,谁知就在我们被关的院子的不为我们注意的角落,一出第五道铁门向左一拐上了楼梯就是。大概每个试卷袋上都印着关于试卷问题的咨询电话吧,我们去守护的电话就是那被公布的咨询电话了。如果值班时电话响起,那可能就是我们出的题目有问题,麻烦可就大了,命题组长和审题组长需要立即拿出处理意见。那天,我们一行四人(命题组长、审题组长、高职单招的命题组长和学科秘书)去一个房间值班承担“释疑解惑”的任务。那是工厂领导的办公室,电话在办公桌上显赫地矗在那儿,墙上的钟表毫不饶恕地迈着它不紧不慢的步子。为了释放电话值班的压力和无聊,我们四人带两副牌打“升级”。虽说也在揭牌出牌,但我们的心几乎都没在牌局上面,而在那静得让人发怵的电话上。八点半了,我们估计考生已经拿到试卷了,心底感觉到有一条冰凉的虫开始从下往上爬,但我们谁也不说出来,而是故意说笑、打牌。九点了,没有电话,我们已开始放下心来打我们的牌了。但是,就在这时,电话铃突然响起,两个老师的牌闻声已经掉在地上。

我让自己沉着着极致、让电话铃响了三声才拿起电话听筒:你好,这里是高考值班,请问有什么问题?但对方竟用一种我听不懂的方言说了句什么。我立即说:请您用普通话说。结果,对方用蹩脚的普通话讲,他在找工厂的领导。我只好回应他说,此时这个电话在高考值班,请不要再打进来。接完电话,我发现自己已出汗了。

有了第一个惊扰电话,第二个电话打进来时,我们已经从容多了。对方是一位监考老师,他打电话问道:学生答题一律要写在答题纸上吧?我简直有些愤怒了:这问题也要问我们吗?你没看监考须知吗?愤愤然将听筒扣上座机。于是,我们四人在痛骂那位监考老师的无知中让值班气氛轻松起来。

 

生日感言

生于农村、长于困顿中的我从什么时候起知道自己的具体生日时间大概是读大学以后的事了。母亲说我生于农历五月初十,后来兑换成公历六月七号,这只能是在大学的图书馆里见到大众万年历后才查到的。

开始在六月七日过生日大概始于90年代生活稍安逸点之后,那时在洛阳解放军外语学院工作,生日那天总有两三个投气投味的朋友要小聚喝一下,庆贺自己还一年一年地活着。在外地过生日印象最深的是96年至98年三年了,那时作为解放军外语学院的招生人员,高考前一月要奔赴自己负责的省份作招生宣传,那时的高考是七月七号,那么,六月七号这一天,正是我招生宣传最紧张的时候。

96年的生日是在湖北襄樊过的,97年的生日是在从重庆回宜昌的三峡上过的,98年的生日是在四川资中县我的一个学生家里过的,都过得令我回肠荡气,久久不能忘却。但相比之下,04年到06年,我在高考命题点里开考这一天连续过三个生日,还是最声势浩大、热闹壮观的。

没有告诉任何人自己的生日时间,但六号那天已经有人做准备了,让在外边负责采购的人订几个生日蛋糕,给餐厅招呼准备煮长寿面。因为这天开考,喝酒庆祝是必然的,但当把大大的蛋糕摆在每一张餐桌上点亮红红的蜡烛听所有的老师为我一人唱生日歌时,我还是感动得心底有些发潮。

翻开04年6月7日的日记,上面赫然写着这样一段文字,依稀记得是自己当时脱口说给所有为我祝福生日的老师的:

47年的经历中我遇到了难以计数的好人,尤其在我每年生日的时候,友朋如云,好人如我的保护神。那么,我要祝福我的朋友和我的保护神们,有你们相伴,我每年的六月七号将是一个情浓于酒的日子,我永远要感激你们——过去的、现在的和未来的。47年的经历中上苍赐予我许多难忘的记忆,好运几多,盛情几多,我感谢命运对我的恩赐,我期望曾经和正在或者将要关怀的人分得我一份好运:当有人在六月七号这一天和我一起共度,我恳请上苍把属于我的那份好运统统分给他们。

 (04年6月)

(05年6月)

(06年6月)

  评论这张
 
阅读(372)|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