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阵风,几朵浪,天好蓝好蓝

行云流水是我家

 
 
 

日志

 
 
关于我

天尽头彳亍着流浪汉的身影 桃花源里的人们正在放唱

网易考拉推荐
 
 

“范跑跑”在PK什么  

2008-06-19 08:24: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果把“范跑跑事件”作为一个孤立的存在,我倾向于这样的观点:作为人,他有拒绝崇高选择卑微的权利,他的言行可以原谅甚至可以理解;而作为老师,他的言行无疑在践踏整个社会在守望着的岌岌可危的道德底线,中国人的社会责任感会因“范跑跑事件”而进一步恶化。但是,我又不满足于这样的解读,因为这毕竟有些就事论事。我在思考,北大毕业且思想激进的“范跑跑”先生为什么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而自暴其丑,他的言行在指向什么或者说在PK什么?看了许多评论觉得都没有挠到我心中的痒处,所以,生性不爱凑热闹的我也忍不住要凑一次热闹了。

没有看到关于“范跑跑”所在的学校尤其是他所在班级在5.12大地震中伤亡的报道,从相关文字里也知晓“范跑跑”的妻女包括他为逃命而不会抢救的母亲都安然无恙,这样一个为人们所忽略的盲点在说明什么呢?“范跑跑”安然无恙,他的学生安然无恙,他的亲人安然无恙,有了这几个“安然无恙”,才为他于震后在网络上“洋洋得意”地自揭其短以PK他想PK的东西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假如说范所在的学校亚光中学的教学楼也是座“豆腐渣工程”,他做了谭千秋也只能保护四个孩子,他做了“跑跑”也可能没跑出来也可能跑出来了:没跑出来则可能被人们追思或者歌颂,跑了出来而学生没跑出来或者没有完全跑出来他不可能像后来表现的那样“肆无忌惮”。尽管教师法里没有明确规定教师在危险来临时不能逃命自保,仅学生家长的问责就会让他无地自容,那有可能到网络上去“炫耀”呢?再假如范的亲人在地震时被压在废墟里,即使是不会动摇他逃跑的信念的母亲,再冷血的他在活命之余也一定会忙着在废墟里扒亲人而不可能上网去写《那一刻地动山摇》而“走红”网络。“范跑跑”之所以如他后来所表现的那样,最主要的一个原因就是他和他的学生、他的亲人没有死伤于“豆腐渣工程”。尤其是亚光中学的教学楼不是危楼为他和他的学生提供了逃命自保的客观条件,更为他上网“炫耀”自己提供了巨大的资本。如果说“范跑跑”的言行在PK他想PK的某些东西的话,那么,他所在亚光中学的教学楼在PK其他众多学校的“豆腐渣工程”是他没有想到的,但却是实实在在存在着的。

“先跑”且振振有词,“范跑跑”在有意无意PK着令人发指的“让领导先走”现象。1994年12月8日,新疆克拉玛依市教育局为欢迎上级派来的“义务教育与扫盲评估验收团”的25位官员,组织全市能歌善舞的中小学生796人在友谊馆剧场举办专场文艺演出。 因舞台幕布太靠近光柱灯而引起火灾。当燃烧的火团从舞台上空掉下时,克拉玛依市教育局的官员出来对学生们说:“大家都坐下,不要动!让领导先走!”于是,学生们都坐在自己的位子上不动,等上级领导与教育局所有在场的26个官员都从第一排撤退到最后一排的出口处“先走”之后,教师才开始组织学生撤离,但此时剧场内电灯已全部熄灭,大火已蔓延到剧场四周,唯一的逃生之路已被熊熊火焰堵住!(当时剧场只开放一个安全门,其余安全门均锁着)于是,796名学生全部陷入火海,323人死亡,132人烧伤致残;死者中有288人是天真美丽可爱的中小学生。在场40多名教师有36位遇难,绝大部分为掩护学生而殉职。而在场的克拉玛依市副处级以上官员有20多人,当时他们离火源最近,离逃生门最远,竟“奇迹般”地无一人伤亡,走出剧场门口时个个还衣冠楚楚!——当时没有网络传播这件遗臭万年的事件,但国人还是永远记住了。与“范跑跑”相同的是,都是比较“理性”地“先走”或者“先跑”,在“连坐”层面上有内在的必然联系。但“让领导先走”与“范先跑”所不同的是,前者是有组织、有计划地“让领导先走”,而后者则纯属个人行为;前者造成惨重的伤亡而后者没有;前者造成的不良社会影响远远大于后者。如果要追究“范先跑”的责任,首先应该“连坐”的就是制造“让领导先走”者的责任了。但是,地球人都知道,中国人的前途命运尤其是官员的升任去留基本上取决于上级,所以,敬上甚至媚上就是必然的事情,“让领导先走”就正常得不能再正常了。一个具有崇尚权威癖的文化,谁是“让领导先走”的始作俑者,似乎谁都是,似乎谁都不是。“范跑跑”想“连坐”或者PK的,竟是令人唏嘘不已的一种文化现象。“范跑跑”已不战自败了。

如果说“范跑跑事件”就此结束不跳出一个“郭跳跳”,范要明确PK的“伪道德”和“假崇高”还没有明确目标的话,那么,6月7日凤凰卫视在《一虎一席谈》里请来了郭松民先生与“范跑跑”进行辩论,把范想PK的目标明确化了。本来真理和正义应该在郭先生一边,但没想到郭先生“一跳”,居然输给了“范跑跑”,既让“范跑跑事件”有了戏剧性的发展,更让“范跑跑”赢足了观众和网民的支持,“宁作真小人,勿作伪君子”几乎成了舆论的主流。如果能作真道德和真崇高,无论是真小人还是假小人都不能撼动它半分。问题在,中国社会的道德和崇高标准大多是为别人尤其是为下层人制定的,且标准太高、苛责太严,而为民众所拥戴的“榜样人物”大多数无视道德和崇高的基本制约,父不父、子不子、贪污腐败、生活糜烂者“马列主义上刺刀对人不对己”,于是,对人一套对己一套、责人严待己宽则成了中国社会比赛谁把假话说得更像真话的温床;于是,当后现代主义的削平深度、拒绝崇高、游戏至上的“无厘头”文化在中国成气候时,“痞”气十足的“无厘头”首先要瓦解和颠覆的大概就是假道德和伪崇高了。正像现代人多喜欢猪八戒而不喜欢唐僧和孙悟空、不少女士多喜欢西门庆而不喜欢武松一样,人们需要更加真实、更加世俗的道德和崇高标准,而排斥那些故意拔高只针对别人的道德和崇高标准。“范跑跑”用一种自暴其丑、自揭其短的方式向中国社会的“假”宣战,其勇气足矣,虽有“郭跳跳”反衬了他,但他最终还得败下阵来,因为“去伪存真”在中国历史上永远是个悬而未决的问题,远不是“范跑跑”一跑一PK就能解决的。

“范跑跑”最后要PK的大概就是中国教育了。作为北大的毕业生,作为有媒体工作经历的人,尤其作为教师,“范跑跑”应该对中国教育的重视共性而忽视个性有很深的感触。我不知道范的学生对范的真实态度,但它的言论激进、个性另类、讲自己最想说的真话应该足以吊起青年学生的胃口。中国教育把自己典当出去或者“侏儒”化了,其根本原因是人所共知的。教育不是解放人的思想而是在某种程度上束缚人的思想,教育承传的“假真理”和“伪说教”不是在培养正直、智慧、理性的人才,而是在培养“绵羊”的基础上,进一步培养造假者、媚上者和两面派。“绵羊”式教育的特点就是排斥异端且扼杀人的个性和创造性,让思维视界逼仄化。呵,一个民族的“精英”群体或者说一个未来社会的“灵魂”堕落到这等地步,岂不令人呜呼哀哉?“范跑跑”以他张扬的个性、以他的“异端邪说”、以常态教育所想不到的方式向中国的教育现状挑战,自不量力,其悲剧性也是一个必然。

假如我是范美忠,我可能后跑;如果真像范一样“先跑”了,我不敢理直气壮地对人言说当时的真实情况,我要么沉默,要么以另外一种别人能够接受的方式编几句假话而蒙混过关,我没有胆量撕下自己的伪装而用一种“无理”的真实去PK什么。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范跑跑”也在PK着我。

  评论这张
 
阅读(179)|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