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阵风,几朵浪,天好蓝好蓝

行云流水是我家

 
 
 

日志

 
 
关于我

天尽头彳亍着流浪汉的身影 桃花源里的人们正在放唱

网易考拉推荐
 
 

关于高考的另类经历(之二)  

2008-05-31 09:01: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6=10吗?

读初高中时,我的数学还是比较强的,以至于被周围同学呼为“数学王”。可是,时隔几十年后的高考命题点里,在一个10分题下出现两道小题一道4分一道6分时,我却无论如何也不敢肯定10=4+6,而是要列两次算式演算之后,方敢肯定4+6=10,方敢最后签名确认。

每次命题到了最后的复核、校对阶段时,命题者似乎对什么都不敢轻易相信了,其神经质犹如我要列算式去演算4+6=10。当最后一次定稿摆在面前要我签名确认后即可开印时,我拿起笔,颤抖着,一种大无畏的英雄主义精神从我心底油然升起。我感觉自己那时在签一个生死状,一旦签上名字,似乎立即把自己交付出去了,再也不可挽回了。但是,阿Q在大团圆前画圈没画圆的细节突然出现在我脑海里,我居然怀疑自己写了几十年的姓氏“杜”字是否就没有写对呢,打开案头的《中华大字典》,一查“杜”字,左边为“木”,右边为“土”,没有写错,这才签上自己的姓名,不至于出现阿Q那样的错而贻笑后人。

题目在创制时可以进行各种大胆假设,要在一些根本没有问题的地方拿出有意思的考题来,真是一件特别挖空心思、拷问智慧的事情。你提出一个假设或拿出一道题的雏形,首先得看能否引起其他老师的关注,引起多数老师注意了才有可能对它实施进一步打磨,否则你再好的创意也只是一种自言自语罢了。不少时候,我们共同打磨一道小题,尤其是那些多项选择判断题,陷入其中之后,连我们自己都会在一团糊涂中出现短暂的眩晕,然后在咒骂考纲中走出短暂的眩晕感。拟制和打磨考题时,我们还是充满信心和豪情的,但进入审核、校对阶段,我们则不得不神经质起来。尽管有什么命题组和审题组之分,但一旦出了错误和瑕疵则是整个语文组的,会在全国语文界永久性地留下把柄。所以,04年的考卷已经开印之后,有老师夜里做梦时突然发现我们把一个常识性的字写错了于是喊醒全体老师连夜商讨如何勘误的事;所以,06年当我们校对了数百遍的考卷被工厂的校对员发现了一处极其重要的错误时,我们全体命题人员向那位校对工人鞠躬、敬酒;所以,6月7号开考的前夜,我虽躺在床上千方百计强迫自己入睡,但却仍有躺在焚尸炉上被烧焦的感觉。呵,当你手里拄着的拐杖突然之间有可能变成一条蛇的时候,你还敢相信什么呢?

即使是这样一种心态对待考卷,我参与甚至负责的卷子里仍有在考后才被人发现的不该错的错误,对此,我又能说些什么呢?

 

“老母猪也能看出双眼皮来”

去参加高考命题,有两种人最合适不过:一是中学老师,一是女性。中学老师如果能去参加高考命题工作,在同行和学生眼里会是一种无尚的荣耀,之后会名利双收。如果是女老师,之后的名利双收还是未来时态的,而正在进行时的被欣赏和被呵护会让她们在那个小地方立刻年轻美丽动人起来,甚至连笑容都娇羞起来,好像一下子回到了十几岁似的。

而大学老师,尤其是像我这样自由闲散惯了的大学男老师,经历一次就足够了,而接二连三去那里,在某种程度上就是一种折磨。我的一个同事去了一次回来后谈在那里的感受说,那是一个连老母猪都能看出双眼皮来的地方。

虽是笑话且有些刻毒,但它起码反映了这样两个现象:一是女老师在那里受欢迎的程度如众星捧月一般;二是人性会无视什么斯文和严肃,总要暴露它的本真面目。

有关部门决定高考命题人员时大概也考虑到性别因素的作用力,所以,各命题组总要有少量女老师。英语这一科最抢眼,女老师数量每年可达三四个之多;语文组按道理不应那么惨,但实际情况竟然和数学组一样,年景好时会有一个甚至两个女老师,年景不好时居然连一个都没有。那么,年景好时,我们会捧自己组里的“月亮”,围着她转,吃饭争着给她打,散步多人陪着走,照相每人都要和她照,嘘寒问暖也几乎是众口一词,……男士们大都有点争宠的味道,惟恐自己被挤了出来;而年景不好时,自己组里没有一个女士,同志们便会把目光投向英语组或者数学组,而英语组或者数学组的男老师们则会把齐刷刷的目光反投过来,带些许“绿”意。

哈,走在众多男士欣赏的目光下,女士的脚步不觉轻盈起来,下巴也开始抬高了起来,脸部的笑容也更甜甚至更娇气起来,身上的衣服也换得更勤起来,照镜子的次数也多了起来,……多少年沉于工作和生活中的她们大多已青春不再,正常的生活圈子没有更多的人尤其没有众多男同事打量欣赏她们,她们只是一个极平凡的存在者,而一旦被放置在高考命题点里,情况一下子就不同了:她们简直成了除命题之外的生活的中心,时间对她们似乎是倒着流的。

你看,早上五六点我光着膀子在篮球场跑步,有男老师提意见了,说他们组有女老师,我光着膀子不好。你看,偶尔一次卡拉OK,女士不会跳舞都不行,跟某个男士多跳几个曲子也不行。你看,命题告一段落外出旅游放风时,男士们大都跟着女士跑景点照相去了,把前来看望我们的省里的领导晒在一边,领导得知情况后笑道:想不到竟是一帮登徒子!

 

  评论这张
 
阅读(231)|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