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阵风,几朵浪,天好蓝好蓝

行云流水是我家

 
 
 

日志

 
 
关于我

天尽头彳亍着流浪汉的身影 桃花源里的人们正在放唱

网易考拉推荐
 
 

不可思议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2008-05-26 21:41: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他完全可以杀了你,像踩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但是他又没有杀掉你,还可能给你食物和水以延续你的生命。于是,在你的眼里,他竟是那样仁慈,竟是那样伟大。久而久之,你便与他同呼吸共命运了,你把他的使命当成自己的使命,热爱并膜拜他,并准备随时为他去奉献自己的一切。

这就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也称斯德哥尔摩症候群。不可思议得令人瞠目结舌。

但是,社会现实就这样无情地拷问着人类的理性,面对斯德哥尔综合症患者,理性的追问会显得那么苍白无力。

1973年8月23日,两名有前科的罪犯Olsson与Olofsson,在抢劫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市内最大的一家银行失败后,挟持了四位银行职员,在警方与歹徒僵持了130个小时之后,因歹徒放弃而结束。然而这起事件发生后几个月,这四名遭受挟持的银行职员,仍然对绑架他们的劫匪显露出非同寻常的情感,他们拒绝在法庭上指控这些绑匪,甚至还为他们筹措法律辩护的资金,他们都表明并不痛恨歹徒,表达出他们对歹徒非但没有伤害他们反而照顾他们的感激,对警察采取敌对态度。更有甚者,人质中一名女职员Christian竟然还爱上劫匪Olsson,并与他在服刑期间订婚。

无独有偶。1987年7月3日,《巴尔的摩太阳报》就前苏联历史档案解禁一事报道说:“据苏联官方公布的数字,由于斯大林的罪行,使一千七百万人被送往劳改营并死在那里,五百万个家庭被放逐。一位四十多岁的莫斯科妇女说:‘我从来不知道这件事。’她的眼睛在读揭露文章时哭红了。”1987年12月20日,苏联《星火》周刊登出人口学家马克·托尔茨的文章:“在1929年至1937年之间,由于集体化和饥荒,总共有一千四百五十万人死亡。……在一些村庄,受饥荒之害的农民一家一家全部死去。”为掩盖农民大量死亡的真相,“……苏联统计学家在斯大林的压力下伪造了1937年人口普查数字。参加人口普查而了解内情的统计学家被送往劳改营,普查的主持人于1939年被害死”。而具有黑色幽默的是,斯大林于1953年去世时,成千上万苏联家庭里“老人也哭,小孩也哭”——这些家庭不少都曾失去过亲人。

似乎不能再举什么例子了。

根据社会心理学专家的研究,罹患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必需具备以下四个要件:

  第一,某种暴力能够使你产生一种无可逃避的恐怖和紧张感,你觉得你的性命随时都有可能终结,而在何时终结或者不一定终结,则取决于施暴力的人。

  第二,施暴力者也会施予你一些小恩惠,特别在你已经绝望的时候。这种施予会让你对他感恩戴德。

  第三,施暴力者会将你与外界的交流完全隔绝,你所得到的信息和观念,都是经过他精心挑选后所给你的,你别无选择地接受着来自于他的精神控制。

  第四,施暴者会让你时刻感觉到,除了顺从、任他摆布和宰割,你无处藏身、无路可逃。

这四个条件一旦具备,就形成了一个“场效应”,你一旦置身其中,就会罹患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很显然,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必然有一个制造者。这个制造者可以是一个两个绑匪,也可以是一个利益集团,还可以是某个国家机器。同样,作为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罹患者,可以是一两个人,也可以是一群人甚至整个国家的人民。

  评论这张
 
阅读(237)|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