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阵风,几朵浪,天好蓝好蓝

行云流水是我家

 
 
 

日志

 
 
关于我

天尽头彳亍着流浪汉的身影 桃花源里的人们正在放唱

网易考拉推荐
 
 

嘹咋咧[原创]  

2008-02-25 11:33: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嘹咋咧[原创] - 点燃未来 - 一阵风,几朵浪,天好蓝好蓝

 

没想到大雁塔旁一幅介绍陕西美食的民俗画会这么生动传神:一男子蹲在一个石凳上,左手把碗,右手举筷,挑起一根又长又宽又厚又硬的裤带面,得意地张开大嘴,伸长舌头,两只眼睛眯成一条缝,正要从裤带面的底部开始咬起。头上的羊肚手巾,裤带面,蹲在石凳上的惬意状,已经画出陕西八大怪的其中三怪了。画幅旁边还有一个醒目的破泥碗,碗中间写了一个多数文化人不认识但地道的陕西人一看图画就能读出来的“咥”字,活画出了陕西人在吃方面的豪迈及其地域性追求。

陕西这方地域以盛产冬小麦为主,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让冬小麦的品质居五谷之首。秋种夏收,侍弄半年,看着新小麦在场上堆成小丘,陕西农民肚子里的馋虫便生长着对裤带面的神往。毕竟风调雨顺的年景不多,毕竟苛捐杂税要吞食大量的优质小麦,陕西农民在年景不好时面对所收无几所剩无几的窘境,谁能端起大海碗饱咥一碗biangbiang面,那应该是一件幸福到极致的事情。

因为体力劳动的繁重,为了补充超负荷付出的身体热量,吃不起大肉和蔬菜的农民,只能在面食上大做文章:面条要宽要厚要硬,具有嚼头,且能够耐饥。农闲时过节时招待客人时对面食的精细加工,那只能是锦上添花的高档次追求了。而干一大晌农活,饥肠辘辘时,往地上一蹲,端起一大碗裤带面,举高筷子,三下两下地吞食着,那种快意,似乎只有干活累了肚子饿了的人才能体会出,皇帝的山珍海味与之相比,不知要寡味多少。

没有大肉和蔬菜,但盐、醋、辣椒是万万不能少的,尤其是辣椒。和四川人相比,陕西人吃辣可以算小巫见大巫,但陕西人不能容忍四川人的麻。陕西人虽然有辣椒一道菜的吃法,但更多是用在吃面条时要调放在面条里。红红的辣椒面经滚烫的菜油一激,然后搅拌在面条里,那种美味,也只有地道的陕西人才能状写出其中的味觉境界来。曾经有一个流传很广的段子:八百里秦川尘土飞扬,三千万儿女齐吼秦腔,捞一碗长面条喜气洋洋,没放辣椒嘟嘟囔囔。端一大碗binagbiang面,放上红红的油泼辣椒,如果把碗的左手上再夹几瓣大蒜,不时透过蒜皮咬出一块蒜肉来,那只能用“嘹咋咧”来形容。“嘹”,好、美也;“咋”,极也。“嘹咋咧”本来是说“好到极致了”,但用在吃biangbaing面上,意思很明显:天下还有什么比这更好吃的呢?

陕西人和面条的关系让我想起一则笑话:贾平凹和路遥两人有一次开洋浑吃西餐,吃完之后,贾平凹问路遥:老路,吃得怎么样了?路遥说:回去再煮碗面条一吃就差不多了。这是笑话,不一定是事实,但它折射出的陕西人对面条的特别钟情。曾在陕西师大做教师时,跟一位全国学术界泰斗级的人物前后楼住着,傍晚散步时偶尔碰到他,问他今天吃了什么,他笑吟吟地说:中午片片面,下午面片片,一天两顿面,你看辿不辿。“辿”者,和“嘹”的意思差不多。

  评论这张
 
阅读(227)|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