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阵风,几朵浪,天好蓝好蓝

行云流水是我家

 
 
 

日志

 
 
关于我

天尽头彳亍着流浪汉的身影 桃花源里的人们正在放唱

网易考拉推荐
 
 

地主之死  

2008-11-09 22:49: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邻村的地主上吊自杀于1969年春初的一天,那天太阳特别冷。我放学经过村口的一孔破窑洞时,发现那里围着一些人,有人从那孔破窑洞里抬出已经扭曲变形的地主来。我躲在人背后怯生生地看了一眼,只看到一条长长的舌头像来自地狱里的无常鬼一样,令我全身每一根汗毛都倒竖起来。

平生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看见一个死人,吓得十二岁的我以后再经过那个地方时,都免不了会竖起汗毛跑过去。

地主死的前一天,县里开了公捕公判大会。他的儿子被判“破坏上山下乡政策罪”,获刑十年。当晚,地主在我们村口的那孔半截破窑里,上吊死了。

随着年龄的增长和知情人的补充叙说,我印象里关于地主死后的长舌头逐渐为地主儿子的艳情故事所代替。只是我不知道故事中哪些是真实的,哪些是人们的虚构想象?

知识青年突然来到我们大队住下,村子里立即变得不平静起来。鸡丢了兔子没了是经常发生的,更主要的,村里人的耳朵尖了起来,咬耳朵说知青如何如何了的情况多了起来。麻烦的是,从西安下放到我们大队里的一个女知青,长得妖精一样,没几天就把地主的儿子缠上了。地主的儿子那时二十岁,高高的个子,我印象里是个白脸大眼睛的小伙子,那女知青像个二百五,穷追不舍那地主的儿子。地主的儿子去拉车,她也去拉车;地主的儿子去犁地,她也跟着去。革委会主任一看形势不好,就大骂地主的儿子:你老子已经把你害惨了,你这小兔崽子又不想要命了?地主的儿子很委屈,他几乎哭着吞吞吐吐说:我没那意思,都是她死缠活缠。你派我到宝鸡的工地上去吧。革委会主任把地主的儿子派到宝鸡的工地上干活去了,他打算找那女知青苦口婆心劝告一番,谁知那女知青不见了,早在那工地的土窑洞里等着地主的儿子了。有人说,当地主的儿子刚一到工地的土窑洞里,就见那女知青一丝不挂地扑到他怀里;有人说,地主的儿子先还吓得跑了出来,硬是被那女的像老鹰抓小鸡似的提进那孔早已引起许多人关注的窑洞里;有人说,地主的儿子哭了一夜折腾了一夜,那女知青似哭似笑整整一夜,像猫叫春一样的声音回荡在工地的夜空。那一夜,在工地干活的我们村的几个人整夜都没睡觉,他们伸长耳朵听着。有一个同村人后来给我说:那小子,行啊,弄那么白的娃,一晚上七八回,就是死了也值了。

几乎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做那样的事。第二天,地主的儿子就被逮了。那女知青虽说也跟着去了县里,但很快就被遣返回西安了。

于是,一场又一场批斗会,地主是跑不脱的。就在地主自杀前几天,大队组织批斗会,我还义愤填膺地看着地主被五花大绑了三次,心里在想,这个恶霸地主过去会有多少罪恶没有被挖出来?当然,因为父亲是“四类分子”站在地主的旁边陪斗,坐在台下的我没有勇气把台上的一切看得仔细和真切。

之后多少年我才有闲暇向村里人打问地主的发家史,得到的结果竟令我唏嘘不已。地主年轻时兄弟三个,老大和老二都把自己卖了壮丁一去不回,家里的地自然就归地主所有。地主偏偏是个爱地如命的人,一人占着弟兄三人的地还嫌不够,总是借着晚上去开村里的撩荒地,沟渠里,坎楞上,凡是他觉得可以种又没人要的地,他都要了。解放前那会儿人心惶惶,地主没有慌乱。后来听人说,他给人讲:农民嘛,就是种个地,咱多种些地怕啥呢?地主拉着地主婆白天夜里都在地里干活,干得地主婆都尿血了,地主也瘦成了干猴。粮食打下了,他夜里睡在粮堆上一个人打跑了三个土匪,第二天又用那堆粮食换了上百亩地。

土改的时候,地主有近二百亩地,理所当然地成了地主。

地主死了以后,地主婆不久也死了。地主的儿子去服刑,后来也没了他的消息。村里有人说地主儿子后来跑到秦岭山里做了人家的上门女婿,只是没人能说出具体地方来。

  评论这张
 
阅读(191)|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