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阵风,几朵浪,天好蓝好蓝

行云流水是我家

 
 
 

日志

 
 
关于我

天尽头彳亍着流浪汉的身影 桃花源里的人们正在放唱

网易考拉推荐
 
 

记忆的尽头[原创]  

2008-01-05 10:38: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听老辈人说,我们老家那个地方最早叫北宫,因秦始皇给他母亲修宫殿在此地而得名。至于什么时候起北宫变成了现在的北孔头,不得而知。

老辈人还说,我们杜氏这一脉最早来自于山西大槐树下:一个男人挑一根扁担,一头坐一小孩一头放些杂物,后边跟着一个女人。那就是我们现在一二百户人的先祖。他们先落脚于五峰山顶的一个地方,那地方现在叫杜家洼,后来人丁兴旺,祖先们便迁居于现在的地方——五峰山南的北孔头。

这些都是传说,没有文字可考。

为了考据这些传说,暑假呆在乡下消暑的我便骑上摩托常在我们那一带转悠。丘陵起伏,山壑纵横,一个个没有生气的村落像人随便扔在那里的一堆旧衣服一样给人一种温暖感,上了年纪的人摒住呼吸在回想着他小时候的一两次耳闻。整个家族在几百年的历史上连个识字人都不容易找到,又遑论什么显赫人物呢?所以,对于曾经的历史,人们只能口耳相传,越到后世,历史就越模糊不清。

父亲说整个家族是有“老影”的,那是画在一块布上的族谱。上世纪六十年代有那么几个大年初一,父亲于早上五六点就把我叫醒,给还在迷迷糊糊中的我穿上新衣服,然后拉我去村里“拜影”。也许是年龄太小的缘故吧,对于“拜影”,我所能知道的都是来自父亲近年来的口述:每年大年三十,村子里便有人张落着把“老影”供起来,大年初一的黎明时分,族里的男丁们便排队去给“老影”磕头。“老影”一式三个,全由族里德高望重的人保管,东西堡子供一个,西孔头供一个,南坊的杜家供一个。但遭遇了十年“文革”,“老影”就彻底淡出了族人的记忆,到我去年有闲暇去查访时,得知的结果令人啼笑皆非。

我们东西堡子的“老影”很早就被人做了鞋底踩了;西孔头保管“老影”的是个地主,“文革”一开始承受不住批斗上吊自杀了,埋葬时子孙们把那晦气的“老影”烧了;南坊的“老影”的命运始终没有问出来,总之是没有了。

祖宗从山西洪洞县的大槐树下而来,那应该是明代初年大移民时候的事了。网上查《杜氏家谱》,全国各地都有自己的谱系,而陕西五峰山南的我们这一脉杜氏却把自己丢了,丢在了历史的迁延中,一声叹息之后,我们只知道自己是杜姓,来自山西大槐树下,而其他一切都茫然无知。

坐火车虽多次经过洪洞县但都没有在那里停过。不知洪洞的大槐树有多大?那里有关于迁徙到陕西五峰山南这一脉杜氏的历史记录吗?这一脉杜氏又可以上溯到哪儿呢?

站在记忆的尽头,我筹划着找机会去山西洪洞看看大槐树去。

  评论这张
 
阅读(216)|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