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阵风,几朵浪,天好蓝好蓝

行云流水是我家

 
 
 

日志

 
 
关于我

天尽头彳亍着流浪汉的身影 桃花源里的人们正在放唱

网易考拉推荐
 
 

反讽[原创]  

2007-10-13 07:08: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九龙江边。春日的朝阳照出海滨的璀灿来。几个游泳者怂恿范子良夜里去歌舞厅。
     “去吧,老范,今晚七点在魅惑舞厅。我给你介绍一个女孩,二十多岁,人很漂亮啦!”说话的姓陈,50多岁,骑一辆摩托,游泳,跳舞,泡女人,晒得很黑。
      另一个姓刘接着说:“老婆子又没来,趁现在没人管,还不赶快放松放松。男人嘛!”姓刘的在派出所工作,人看上去很正派,说笑也正言正语的。
        范子良刚从北方一个大城市到这座海滨城市的一所高校应聘,四十多岁,儿子已上大学,至于老婆,从没听他跟人说过。来这里一月多,他倒首先与一帮游泳的人混熟了。
      “灯一黑,你就抱。她摸你,你摸她,谁也不吃亏。”姓陈的继续说。
      范子良问那个姓刘的:“你们派出所不抓吗?”
      姓刘的说:“那是我的地盘,你要去,我在外面给你执勤。教授,怕什么呢?”
      范子良听对方叫他“教授”,立即觉得很荒诞:一个什么也不清楚的女人晚上有可能在他的面前跳舞,甚至可能在他的身下吸吮他那一点男人的野性和全身的不自在,而他只知道对方肯定是个女的,只长着女人的性器官。而他今晚将忘记身份、忘记学问,只带着被压抑很久的男人的身体,去接触一个妓女。
      “那是很美妙的!”姓陈的说,并炫耀着他的领带。
      “教授,向陈大哥学习!看他多会生活。”姓刘的说。
      范子良很想去歌舞厅看看,但他不想去做嫖客。他需要女人,但他更需要爱情。
      陈姓和刘姓的游友给范子良一个黑暗、刺激、肉艳、冒险的心理遐想,范子良蓦然觉得今天的怂恿和调侃远比他二十前的结婚那天要喜气许多。那天天阴着,新娘满脸委屈和恐惧,周围参加婚礼的人像剪纸一样不真实,一点喜气也找不到。那遥远的一天,他从一个处男变成了一个女人的丈夫,生活并没有因此而喜气,更谈不上有什么改变。现在,那个女人依然是他的妻,远在千里之外的北方。而今天,今天的阳光是这样好,他刚游泳上来拿起书正准备读几页,两个泳友在讨论他和一个未知妓女的未来故事竟笑声朗朗,喜气挂在朝阳里,斜照在范子良的身上。
      范子良蠢蠢欲动着,男人的力比多从他身体的每一寸肌肤里爬出来鼓动他。
      但是,书本里爬出一行字,“人应当拥有一种高远的、美好的、尊严的、不被物役的生活”一下子刺伤了他那点可怜的智慧。这话是一本文学理论书里写的,可他分明感觉到那声音来自遥远的天际,是错觉吧?
      他于是吼了一声。声音传出很远。
  评论这张
 
阅读(11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