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阵风,几朵浪,天好蓝好蓝

行云流水是我家

 
 
 

日志

 
 
关于我

天尽头彳亍着流浪汉的身影 桃花源里的人们正在放唱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我的西藏之旅(上)  

2007-09-08 23:13: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青藏线上

没有想到能弄到722号西安到拉萨的火车票。710号左右给四个朋友打电话说帮我搞23或者24号西安到拉萨的卧铺票,结果,当初最不抱希望的一个朋友却最早回电话说票已订到,时间是22号的。没办法,我只有给其他三位朋友一一打电话退票(其中一位已经给我订了23号的软卧,另外两位也订好了。后来听了进藏者的买票经历,我始后悔自己没有借机体验一次“黄牛”),并且提前一天奔赴拉萨。

火车在陇海线上奔驰时,甘肃境内寸草不生的山给我印象很深:盛夏时节,黄的或红的山有的还有些许绿意,而有的根本连绿意都没有。绿意在我眼里是一种生的希望,尽管那些绿意稀薄得让人叹息,但我对自己说,呵,还有绿意,有绿意就有希望。

过了西宁,火车向青海湖方向行驶时,窗外的景色逐渐令人震撼起来:又蓝又低的天空上挂着几朵洁白得有些不可思议的云朵,一望无际的绿草地上夹着盛开的油菜花伸向天边,太阳西挂,天际的群山在广阔无垠中叙述着奇谲和神秘。我立即取出数码相机隔着车窗玻璃拍照,并且坚信windows桌面上的蓝天、白云和草地的背景就拍自这里。当青海湖横陈在列车的左方时,我真正进入到庄子所说的“天地有大美而不言”的境界。

我朝着太阳落下的地方奔去

天地诠释着何谓永恒

文字是拙劣的

大美无言

想象无翅

壮观失神于凝视之外……

 

黄昏在高原上格外的漫长,已经是晚上八九点钟了,车窗外的夕阳指挥着云霞依然展示着它令人眩目的光彩。火车时而蛇行,头可以看见尾。黄昏时云霞的变幻本来就容易令人灵魂出窍,更堪在海拔三千米以上的青藏高原的火车里。彩虹看到了,火烧云看到了,很大很大的掉进地平线的半个太阳看到了。我经历了白天时间最长、所见最精彩的一天。等到外面完全黑下来时,已经十点左右了。

从重庆发往拉萨的这趟列车,早上六点半经过西安,第一站就到兰州,第二站是西宁,第三站是格尔木,第四站就是拉萨。在没有听到列车广播预报下一站格尔木的具体到站时间前,看着地图,体验着如飞的速度,我估计夜里十一二点就会到达格尔木,第二天上午会到拉萨。如果这样,可可西里无人区就看不到了,藏羚羊也看不到了,唐古拉山口可能也看不到了。我乘坐的这趟进藏列车在硬件方面都应该是一流的,密封性能好,在高原上自动增压供氧;但在软件方面实在不敢令人恭维:不预报站点,不介绍沿途风光,更谈不上播放些青藏高原的歌曲以写照环境了。过去我对那种喊破嗓子尖得刺耳的歌曲有许多反感,但在青藏高原的火车上,我却不由得想听听韩红了。然而,列车广播除了播报修建青藏铁路的陈年旧事之外,其余时间似乎都是哑巴。

夜里三点多,火车到达格尔木。那时睡意正酣,我没有下车去看格尔木车站。一觉醒来,窗外已能看见远处的雪山了,借着东方的亮光,雪山看上去很清楚逼真,愈往高处愈亮,而雪山下和近处还模糊一片。依靠地图,我开始以为那雪山是唐古拉山,后来火车穿过可可西里和唐古拉山之后,我才明白睡去的六七个小时里火车并没跑出多远,那雪山应该是昆仑山脉才对。

天逐渐亮起来。车窗外,没有村庄和树木,没有人烟和庄稼,有的只是一眼望不到头的丘陵和蓝天白云下长得很可怜的青草,铁路伸向远方是那样抒情,与109国道交汇在一起,满天云霞不由得放出灿烂的歌声来。

 

 

 

 

沱沱河过了,

     

雪山来了,

   

在荒无人烟的地方,终于看到了牦牛,也看到了藏羚羊。在这样的地方,生命是多么令人激畏。藏羚羊离得太远,用望远镜看得很真切,但没能用相机拍到。

   

 在靠近唐古拉山的地方,窗外草地上的霜冻在叙说着这里的高寒。听同车厢的人说,列车现在海拔五千多米的地方行驶。

   

      过了唐古拉山口,火车进入到西藏。

 

邂逅梦境

有生以来曾做过难以计数的梦,绝大多数梦在还没有进入意识之前就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极少数虽也进入到意识层面,但在现实生活中也决然不会想到它和提到它。如果突然有学生问我:老师一生中最难忘的梦境是什么?那肯定会问得我张口结舌,沉思好久也难以说出个究竟来。但是,说实在的,当火车从念青唐古拉山旁边经过时,我便有一种看到曾经的梦境的感觉,这种感觉在走出拉萨火车站的一刹那清晰得让我惊讶。

面前是高得令人压抑的山,山顶是蓝得不可思议的天和白得难以置信的云,放眼望去,人不由得有晕眩的感觉。一两年前的一个夜里,我居然把另一个自己突然放置在高山、蓝天、白云组合的环境中,一切很陌生、很唐突,我迷路了,走得很累很累,怎么都找不到熟悉的人和回家的路,我不免害怕起来。而今天,脚刚一踏上拉萨的土地,我立即相信自己到了曾经的梦里。所不同的是,梦中的山很陡很高且横在眼睛跟前,看山顶必须仰起头来;而火车上看到的念青唐古拉山以及到了拉萨看到的四围的山离我比较远,我无需仰头就能看到山顶和天空。但是,如果我行走在山脚下,遭遇的情景不就是梦中的还原吗?

 

 

 第二天随旅游团从拉萨去日喀则,第一个景点是羊卓雍错。爬到很高的岗巴拉山顶,羊卓雍错横陈在童话般的世界里,它一头连着远方的雪山,铺展于眼前的山水宁静得让人不由得想聆听它的声音。这是人间呢,还是仙境?这是瞬间呢,还是永恒?

 

在接近日喀则的地方,我再一次看到了多年前的一相梦境:雅鲁藏布江自西而来,在这里铺成很宽的水面,河床中央凸起一个沙丘,寸草不生,紧靠沙丘处,住着几户人家。梦是何年何月何日做的,我实在想不起,只知道它遥远得有隔世之感,之后再也没有想到过它。而今天在去日喀则的汽车上,眼前看到的景象突然复原出那个荒诞不经的梦境,我不禁错愕起来。

似乎,我曾经生活在这个地方,那寸草不生曾经令我绝望。如果真存在灵魂不灭,很久以前,我是否挣扎于这块地方

 

 

 

如今看到的房舍是近几年修建的,它地处旅游观光的公路旁,又代表着援建它的省份的形象。日喀则地区是上海和山东援建的,林芝地区是福建和广东援建的,其他地区我不得而知。那么,在很久以前呢,它是否真像我梦中展示的那般荒凉和绝望呢?

 

到了日喀则的扎什伦布寺,空气稀薄,我跟在如蚁的人潮中,气喘如牛,晚上不得不买罐氧气贪婪地吸几下,以苟延自己,免得第二天被送上天葬台,既饱了秃鹫的口福又饱了旅游参观者的眼福和耳福。

 

 

体验旅游团生活

中国的名山大川绝大多数已经去过,但跟旅行社联系在西藏还是第一次。本来,确定下来去西藏之后,我已打听到我的两个在西藏工作的学生的电话,还通过很硬的关系得知某市驻拉萨办事处主任的电话。按我过去的经验,我一厢情愿地想,一到拉萨,我给任何一个人打通电话,他们会接我先小聚一顿,然后给我介绍西藏的旅游景点及线路,可能的话还会帮我联系他们熟悉的旅行社之类。但是,当我在接近拉萨时给两个学生发出短信后,其中一个回复了,态度竟冷冷的,另一个干脆就没回,我后来拨通他的电话,他也没有接。这两个学生是我在解放军外语学院时的学生,一个是我97年招生时费了好大周折才招进去的,一个是我的嫡系学生,我给他上过两门课。不知是他们的现实遭遇不顺心还是其他什么原因,总之我后来没有联系到我的这两位学生。

坐在林廓北路的中国青年旅行社的接待大厅里,听着接待人员激动地介绍着西藏的旅游景点和旅行线路,看着街道对面就是布达拉宫,我借机走出门外先拍了一张布达拉宫的照片,并尝试着拨通某市驻拉萨办事处主任的电话。电话中我提到的某人时,他有些兴奋,以为我就是那个人,但听说我仅是那个人介绍的时,语气立即有些平淡了。他没有接我小聚的意思,只说需要他帮忙做什么直接说。我请他帮忙买29号进布达拉宫的门票和30号返回西安的卧铺票。他说可以。但到了27号晚,他来电话说,车票太紧张,买不到30号到西安的票。我后来只好改乘飞机返回,没有看到进藏时夜里错过的风光,这是后话。

不得已,我只有和中青旅的接待人员谈起旅游的食宿标准及费用来。事前,我没有做过这方面的任何咨询,不知底价,全凭旅行社人员的一张嘴。由于他谈的食宿标准较好,购物地点少,我跟中青旅签了合同:日喀则二日游,林芝、雅鲁藏布江大峡谷三日游,五日游外加今晚住宿,现付两千,五百元等回来后根据合同执行的情况再付。

坐上去日喀则的旅游车已开始对自己付两千元而后悔起来,四十多人的散客团队,导游讲话的语气让我很不舒服。24号的中餐到了中午一点多才吃,地点在尼木,低矮的平房里摆满拥挤不堪的桌凳,十人挤在一张不平的餐桌旁,没有身份地位,没有斯文讲究,面对所谓的八菜一汤,人们有的只是按捺不住的饥饿。我后来想,中国的旅游团有助于唤醒公民的平民意识,没有高低贵贱,有的只是最大限度的平等。住一样的店,吃一样的饭,上厕所在公路旁很自然地男左女右,作息乘车时间高度统一,人们有钱无钱必须过青一色的生活。

24日一天就把日喀则线路上的主要景点——羊卓雍错和扎什伦布寺——看过了,25日返回途中看了所谓的天葬台,中午饭后就开始进购物点了。在第一个购物点卖藏香的地方,我没进那卖藏香的房子,倒是在那院子里观赏着各种有西藏特色的布置来。

 

 

 

经幡,西藏到处都是。山顶、树上、水旁、建筑物上,可以说凡是有人迹的地方都有经幡飘扬。只是这家购物点里的经幡做得更好看一些罢了。我想,在讲究节俭实用的中原文化看来,把经文印在各色布上到处悬挂简直就是一种惊人的浪费,其必要性是要好好探究一番的。但是,当我在去林芝的路上看到磕等身长头的朝圣者时,我才多少明白了经幡的意义:朝圣者用身体度量着从家门口到拉萨的路,是什么给他们力量呢?大概就是经幡所代表的信仰的力量了。他们夜以继日地一次次爬下去起来时,看到了飘扬在远近的经幡在鼓舞着自己,也许会产生一股难以言说出的力量吧。

当旅游团下午两点左右进入市区的一家制药厂时,我终于按捺不住跟导游摊牌:我要离团,回去跟中青旅行社理论去。导游虽然愤怒,但又无法阻拦我。当我跟中青旅的接待人员处理完后续费用(林芝三日游继续,回来后只缴一百)后,才下午三点左右。腾出几小时,我首先去布达拉宫广场。

这是一种怎样的神圣与壮观,这是问鼎永恒和不朽的场所,到了这里,你才会明白,朝圣者为什么会那样虔诚地向这里云集了。

 

 

有了日喀则两日游的旅行团经验,林芝三日游就相对平静了许多。不管购物点里的人如何洗脑,我坚持一点:对不起,我坚决不买你的东西。在林芝巴吉村的世界柏树之王的景点内,那买藏药的企图不放过任何一个游客口袋里的一块钱,请出什么著名专家、教授给游客看手相卖藏药。那位什么教授拉着我手给我看手相,我问:教授先生,能把你的任职资格证让我看一下吗?他有些尴尬,我得意而去。

  评论这张
 
阅读(274)|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