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阵风,几朵浪,天好蓝好蓝

行云流水是我家

 
 
 

日志

 
 
关于我

天尽头彳亍着流浪汉的身影 桃花源里的人们正在放唱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精雕细镂徽文化  

2007-09-23 19:22: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黄山之行并没有给我留下深刻印象,没有云海和飞瀑的黄山就消损了我关于黄山的美好预期。尽管如此,黄山毕竟是名山,它和其他名山一样呈现出巍峨、大气、奇崛、险峻等品质让我感悟着“山”的蕴含。它虽地处皖南,但却没有写照出徽文化的精致来。

有机会去了一趟绩溪的胡氏宗祠和歙县的棠樾牌坊群,我才终于掀开徽文化的一角窥视其中的博大精深。皖南是一个群山耸立的地方,土地少,自然环境恶劣,生活在这一方土地上的人为了拓展自己的生存空间,一代一代的徽州人就走出去向东西南北发展,他们或经商或做官,从小离开这一方土地,几十年漂波于外,直到老迈或者死去再回到这一块有山有水的地方。

走出一方小天地拥抱外面的大千世界,在中国传统观念的打量下总和坎坷、无奈、前景未卜相联系,马致远写的站在小桥流水旁的人看着古道、西风中的羁旅者,愁苦不堪中走向夕阳,走向天涯,其中应该有徽州人的影子吧。而一代代的徽州人通过不断地走出去,不仅带回大千世界的财富,也带回了经商、做人、做官的精细,于是,在生于斯葬于斯的崇山之中,仔细而认真地雕镂着生命的印痕。

相对于北方的平原和莽川,徽州人的生活空间就狭小许多。因为土地极少,徽州人就住得拥挤不堪,在拥挤不堪中无法大气磅礴起来,就只能在小小的宅院里大作文章了。绩溪龙川因明代一品大员胡宗宪一脉传来,如果在北方土地宽广的地方,胡氏宗祠和胡宗宪旧宅会占几十亩甚至几百亩之大,建筑气魄得会让人咋舌。而在绩溪的龙川,“钟灵毓秀彩焕一天星斗,凝喜集祉祥开百代人文”的胡氏宗祠夹在其他古民居中大则大矣,但面积和北方普通人家的宅院相比,则小得有点不可思议,一品大员胡宗宪的官宅也是如此的小,远不及我乡下老家的宅基地大。但是,进入其中,你便会发现里面的一切都极尽雕镂之能事,庭院曲折,一步一别出心裁,砖、瓦、门、桌、凳、椅等等都雕刻着各种图案,镌刻着家族对每个成员的期望,也镌刻着他们对生命的理解,其精细程度让在粗犷文化中成长的我不禁反思起“粗犷”来。

粗犷的确恢宏壮观,但其背后隐藏的不讲究、不精细就积淀在生存状态中,粗疏、简单、原始,简直成了西北人的致命弱点。穷时凑合富时也凑合,西北人不懂得在富庶之后精雕自己的生活,像牛一样永远吃草,重复着祖先那种极其粗糙的生活方式。西安名吃很多但没有自己的菜系,西北人梗直但永远精细不起来。而徽州人就不同了,他们在砖和木上的雕镂工夫在西北人看来是不可思议的,更不可思议的是,徽州人琢磨透了中国文化,为了家族的世代兴盛,个人必须消融在家规或族规中,而这种对家族传统的认同,远不是有些荒蛮的西北人能够比拟。在北方我见到的文物古籍屡遭破坏的情况,在徽州则不复存在。徽州很完整地保留了中国历史悠久的过去。

站在胡宗宪官邸的小姐闺房里我通感了“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的意境:女子身处闺阁,只能通过窗户接触外面的世界。窗户,简直就是她们的眼睛了。在窄窄的巷子里,走来一位风度翩翩的陌生公子,怀春的少女能怎么办呢?看一眼就足够了,如果那公子恰好也在看她,那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境?而在歙县鲍氏家族的旧宅里,当我看到一座“清懿堂”,琢磨“懿”字,我却怎么说不出话来。

“懿”者,望文生义:壹次心也。这虽然多用于女子,但男人也摆脱不了它的影响。那么,如果闺阁里的女子与那位公子眉目传情且最终能够结合,则属天作之合;如果不能,那次眉目传情则有悖于“清清白白懿次心”的要求,当然是要诛杀的。

[原创]精雕细镂徽文化 - 点燃未来 - 一阵风,几朵浪,天好蓝好蓝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