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阵风,几朵浪,天好蓝好蓝

行云流水是我家

 
 
 

日志

 
 
关于我

天尽头彳亍着流浪汉的身影 桃花源里的人们正在放唱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冯涛,好走  

2007-06-27 22:08: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冯涛,好走

 

前天晚上,我接到一同学短信:老同学冯涛因肝癌去世,周三上午九点在八宝山人民公墓开追悼会。我回信道:只能通过北京的同学转达我的哀思了,借此机会期盼老同学们多多保重,个个坚持到地老天荒吧。

昨天,我拜托现在北京语言文化大学工作的张维佳博士代表我向冯涛致哀,并向冯涛的家人转达我的问候。

今天,在大家开冯涛追悼会的时候,我写点文字以记念他。

1978年4月中旬,在宝鸡火车站,我和冯涛等十位同学坐在宝鸡师范学院的接新生的卡车上,向宝鸡市西郊的学校驰去。因为家庭出身方面的问题,我们十人是被后来放宽政策后补招进去的,那时其他40名同学已经开学近一月了。

从此,我和冯涛成了大学同学。

在我的记忆中,冯涛是高中老三届毕业从北京下放到陕北插队的,说一口标准的普通话,戴一架金边近视镜,眼睛总闪着忧郁的亮光。因为年龄相差六七岁,也因为他来自北京我来自农村,对于他,我总是远远地仰视着,不敢轻易走近。总见到他读一些我不曾读过的书,总听到他偶尔发表一些我不曾想到过的高见。大学的时候,我觉得他甚至比我们的有些老师还要高深许多,尽管是同学,一同上课一同活动,但是,我竟然和他没有什么直接的交往。他在我心目中,一直是一个遥远的谜。

1982年大学毕业,他被分到陕西什么地方我都没弄清楚,后来听说他回北京了,在一个什么出版社工作。再次见到冯涛时已是1997年的事了。那时我在解放军外语学院工作,单位让我去北京搞一项调研,因为时间从容,我终于通过在北京工作的同学联系上冯涛了。在颐和圆附近,那是个中午,冯涛开车来了。闲聊中感觉冯涛并没比读大学时老多少,只是显得更加沉稳许多。老同学见一面不容易,我们要了一瓶白酒,但冯涛说什么也不喝,一因为开车,二因为身体。当时没觉得他身体有什么毛病,心里还对他不抽烟不喝酒赞赏不已呢,怎么现在就能得肝癌去世了呢?他比我大几岁,那么也不会超过六十岁啊!

时间是一维的,老同学冯涛的时间突然就终止了,终止得有些唐然,我连对他的更进一步了解还没开始呢!

如果冯涛在天有灵的话,请接受我的忏悔吧:曾经是同窗,曾经相遇过,但我对你的了解还没开始就已经终结,我悔恨几多,歉意几多。

冯涛,好走!

  评论这张
 
阅读(275)|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