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阵风,几朵浪,天好蓝好蓝

行云流水是我家

 
 
 

日志

 
 
关于我

天尽头彳亍着流浪汉的身影 桃花源里的人们正在放唱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回到乡下过年去  

2007-01-16 21:12: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的时候特别向往着过年,因为过年能穿上新衣服吃上好吃的。所以一到农历腊月,我就每天多看几眼天上的太阳,希望它能在我的小眼睛的注视下走得快一些。但是,那时的太阳为公公居然是个慢性子。

    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太阳公公的性子好像一天天变得猴急了。在我还没真切地体悟到时间的邈远绵长的时候,一年又一年来了又去了,来去得匆忙又唐然。我不禁有些悚然了。

    拿到了月底厦门飞西安的机票,突然觉得又一个农历新年已横陈在我面前,我不得不去面对它,经历它。下午在河堤上跑步时想,此次回家空中只需三个多小时,如果在古代呢?从闽南到长安,我骑一头毛驴,早起晚归,风餐露宿,起码需要两个多月吧。把生命挥洒于长天大地之间,把故事镌刻在西风古道之上,在漫长的跋涉中体味生命的漫长,在无可奈何中流连于一片风景或者一闪回眸。……如果真是那样,此次离开闽南回陕西过年将是一次朝圣,一个后人能考证出许多典故来的伟大壮举。幸哉不幸哉,我是现代社会芸芸众生中一个凡夫俗子,此次回陕西乡下过年,我乘坐的是飞机。

   农历春节毕竟是农耕社会的产物,要真正感受浓厚的春节气氛,还是要从城市去到乡下,通过空间的变换去完成一次时间上的回溯。腊月了,天上的阴霾不散,地上稀落着一些没有生气的村庄。但是,随着远处一阵猪被人们捉住了的嚎叫声打破了沉寂的村庄,人们便开始忙碌起来。去城镇的路上,行人也多了起来。小孩子在村街上跑着闹着,偶尔点响一声鞭炮,红纸片也开始挂上一家一户的门楣,家家户户的炊烟比平时冒得更勤更欢了。如果能在一夜好睡之后,早上开门讶于满世界的银白,雪花一片比一片大,从房前屋后飞到你的院落里,你的衣服上、眉宇间,那这个春节里的红衣服也会显得格外醒目好看。可是,这些毕竟是落后、贫穷、封闭的乡村才有的,是与城市里的现代文明格格不入的。如果有人陶醉于这种无可奈何的喜庆中以为找到了春节的胜境,那只能是对农村和春节没有一点研究的城里人。

春节者,夏历纪年中的第一天,民间俗称“过年”。古人把一年里的第一天叫做元旦,又叫元辰,元日、元朔等。元者始也,旦者晨也。秦始皇统一中国后,以孟冬之月为正月。“正”,本来当念成正大光明的“正”,但人们却习惯地将“正”念作“征”,这便是从秦始皇称帝时开始的。因为秦始皇姓嬴名政,“政”和“正”读音相同,为了避讳,国人将正月的“正”读作“征”。以后念熟了,就承传了下来。生存极其艰难的国人过个农历元旦本想开始过上一种正大光明的日子,但因为一个“讲究”,“正”成了“征”,于是,征募、征战、征收、征税、征用等等,一个谶语式的“征”活画出国人的生存状况:衣不裹肤,食不饱肚,年复一年,岁复一岁。农耕文明就是这样重复着自己的孱弱,过一年,人凭添一岁,但却在精神上矮小了一些,最后连自己也被“征”了出去。

不是国人酷爱家族统治和老人政治,不是国人喜欢贫穷和杀戮,不是国人喜欢在古老的磨道里周而复始,农耕社会使之然也。

过年是为了忆旧和找根的。我本想通过忆旧和找根让自己高高兴兴一些,不料却写出这样沉重的文字,还是不写了罢。

  评论这张
 
阅读(14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