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阵风,几朵浪,天好蓝好蓝

行云流水是我家

 
 
 

日志

 
 
关于我

天尽头彳亍着流浪汉的身影 桃花源里的人们正在放唱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黄山归来  

2006-12-19 22:23: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的名山该去的都去了,并没留下什么特别深刻的印象。隐约记得90年登峨眉在金顶上还烧香许过一个很虔诚的愿,结果那时许下的愿后来不仅没有实现而且岁月越久越觉得那个愿的荒唐,以至于后来有几次重上峨眉的机会我都放弃了。说到其它山,也只可对自己或者别人说:我去过了。去过了既有些许欣慰又有些许遗憾,欣慰的是终于把人们关于某一名山的向往变成一种过去时的经历,也多少有些炫耀在里边,遗憾的是经历之后的感觉居然没有之前向往的那般美好。华山如此,嵩山、泰山、长白山、武夷山也如此。我在不断造访天下名山的经历中有些悚然了:世上美好的东西破解一个少一个,留给我破解的还剩什么呢?所以,当火车经过庐山的时候,我竟然不想给自己确定一个登临庐山的时间表,深怕经历之后向往不再。
      尽管对于名胜怀有畏怯的心理,但我还是禁不住“黄山归来不看岳”的诱惑,在别人的组织下,我去了一趟黄山。
      也许是为对黄山的期望太高,也许因为那天早上起得太早车辆太破路途太远,也许运气不好天不兴云雨让看到的黄山太真切的缘故,总之,登了一次黄山,潜意识里担心的东西再次变成了一个现实:黄山并不美,现实和想象之间差距太大。
      想象中的黄山应该是一步一景,是云海满怀,是迎客松和飞来石的出人意料,是滋生灵感和驰骋想象的所在。可是,当我挤在长长的人龙中,听着导游们众口一腔的解说辞,看着真切得没有丁点缥缈的美景时,我竟有一股说不出的悲哀:美好的东西难道真的永存于人的想象之中么?想象为对象插上翅膀使之熠熠生辉像神一样光彩,同时也为对象设置许多陷阱使之面临深渊随时可能坠下。
      我喜欢在没人打扰的地方默对一片圣景独自玄思冥想,而置身于如蚁的人群中,听着前呼后拥的喧闹,我就有些烦燥了。可是,黄山毕竟不是我的,身在旅游团中行动也是不自由的。大都市的摩肩接踵我接受不了,再把“摩肩接踵”移置于黄山,我连嚎一嗓子的空间都没了,不说没有看到期望的美景,就是看到了,所有的人都按导游的解说去放声惊呼,我的独特感受在何处?审美的个体差异体现在哪里?
      中国人多,风景名胜区也成了一个不堪重负的地方。
      迎客松的地方我去过了,飞来石只是远远的观望,“梦笔生花”处我连张照片都懒得拍,“人”之形的山涧没有看到,“情人谷”没有去更不知在何处,云海没有,莲花峰无趣,我只随着团队跑了一天,劳顿了一天,一天之后把关于黄山的憧憬毁损了,这竟是黄山归来的收获。那晚我回到住处,伤神到深处。
      黄山应该是美丽的,只是我在不合适的时候怀着不佳的心绪登临的,于是黄山给我的伤感大于欣慰。那天下山时还不甘心的想:如果有那么一天,我会选择落雪的冬天,游人稀少,云海滚来,我会背着行囊独自爬上黄山,在山顶住下来,极目云海、奇松、怪石,惊叹造化、仙境、自然,让黄山属于我,我属于黄山。那会是一幅怎样的圣景呢?
      但是,如果真有那么一天,经历的一切会有构想的这样美好吗?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