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阵风,几朵浪,天好蓝好蓝

行云流水是我家

 
 
 

日志

 
 
关于我

天尽头彳亍着流浪汉的身影 桃花源里的人们正在放唱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现代都市人  

2006-11-26 11:39: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都市对人的精神生活具有非常重要的塑形作用。现代性生活最深刻的问题在于,个人要求保持其存在的独立性和个人性,而反对社会历史习惯的制约、生命的外在化和技术对人的干预,葆有无可改变的人最为内在的存在依据。因此,人与他人、个性自由与个性发展的关系、个人性与社会性等问题就成为现代社会的根本性话题。
    人从乡村进入大都市这一特殊的环境,其现代生活的精神性方面所要求的“现代适应性”,使得人逐渐形成一种介于个人与超个人生活内容之间的生活心态。这样一来,都市人的个性特点遭遇到现代时间和空间的双重改变,即时间连续不断地发生变化,使得人的精神生活变得空前紧张,加之空间的相对缩小,又使人感觉到一种生存的焦虑。
    在现代都市中,各种意象和意象的碎片纷至沓来,人的意识量大大增加了。现代生活的节奏非常快,人不得不告别乡村那种感性生活的缓慢节奏,而进入具有现代节奏的生活链,并无可挽回地告别了宁静、直觉和诗意般的生活,变得日益忙碌而焦躁,生活充满机会又充满危机。于是,大都市在形成现代文化的聚集地和大语境的同时,又将人们所构成的都市社会的交往形式转化成限制个人交往的界限。生活的场所是作为住所而被制造出来的,但它们又成了人们“生活的囚室”。人逐渐在快速的社会现象中隐藏起自己最灵动、最敏感的那部分,自我的心灵与他人的心灵保持并日益加大着“距离”,变得逐渐灰暗僵化起来。
    大都市中的一个重要表现形式是“货币”。德国哲学家西美尔在其重要著作《货币哲学》中,提供了一个别开生面的理论分析框架。西美尔认为,货币是人类生存基础中一种相互作用的“主观性转换为客观性过程的象征”,是现代社会中人的品质和人际关系量化“预先估计”的一部分。由于经济交流的多样化和集中化,交流媒介就显得十分重要,而农村经济缺乏交流,不可能具有城市的货币经济这样重要的意义。但从货币本身看,货币经济与人类理性有着极为密切的关系二者对人和事物的处理的纯客观性是相同的,处理形式的合理性往往与不妥协性相结合,这使得货币只关心它们的交换价值。更进一步看,现代城市是以市场产品来维系的。生产者为其不认识的顾客提供产品,他们之间的利害关系是无情感可言的;这就剔除了小生产和商品直接交换的那种温情关系,而变成更为冷漠和精明的“计算智慧”。
    计算的准确性给现实生活带来货币经济,自然科学则把世界上的事情变成了一道道简化的计算题,用数学公式冷漠客观地求出事物的各部分及其结果。由于对金钱的精打细算和无尽的追求,在人际关系中,就出现了以金钱为唯一尺度规划交往的价值及其可靠性的现象。加之手表的普遍使用,导致了约会和商定时间的准确性,于是,大都市生活的复杂性和广泛性迫使所有生活者都遵守时间、精打细算、准确机械。这种准确得按分秒计算的生活方式,势必形成城市中最无个性同样也在谋求个性的面孔。因之,金钱和手表对人的约束,造成人在快速生活中的迟钝,在日常忙碌中的傲慢,在优裕享受中的粗暴,在狂热追求中的冷漠。可以说,这正是货币经济刺激了大都市生活所出现的必然反应。
    货币使社会出现虚假的平等,使一切形形色色的东西获得表面公平,通过价格差别表示事物之间的价值区别。货币以其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中立性,使其以“一切价值的公分母自居”,成为人生存意义空间的最佳调节者。货币掏空了事物丰富的核心,削平了事物的特性、价值和意义,一切事物都以比重在滚滚向前的货币洪流中漂移着。于是,在货币的尺度面前,事物和生命都失去了色彩,价格成为衡量客观世界的唯一价值,人可能为了钱而降低自己的人格,人格在货币世界里日益贬值。
    货币使得现代人不仅冷漠,而且矜持。由于城市空间过大,造成人与人接触中转瞬即逝的特点,使人们因此变得矜持自傲。即便是多年的老邻居,也借口忙碌而尽量互不见面,人变得善忘、冷漠和毫无感情,表现出一种拘谨封闭和排斥他人的都市情调。大都市以积累财富为其根本目的。个人财富一旦超越了一定界限,其心胸视野、人际关系、思想感受、价值观念等都会迅速发生膨胀,进面以获取和追逐更大的利益为其出发点和归宿。
    以货币为其润滑剂的大都市最重要的本质在于,它超越了自然的界限而恶性循环,赚更多的钱,争取更多的顾客就成了专业分工和占领地盘的唯一目的。换句话说,都市生活已经把以吃饭为目的的自然竞争变成了争取人的竞争,竞争的效益不是由自然来保障而是由人来保障。这种变化导致大众内部不断扩大个别差异,从而引起思想和个性的变异和畸形。大都市所特有的与世隔绝的独处、反复无常的怪癖、高贵生活的奢侈、个体存在的稀奇古怪现象日益增多,表明人的心灵空间的逼仄化。每个人与他人碰面的机会日益减少,碰面的时间日益缩短,人和人的交流日益萎缩成欲望的满足和关于成功的乞求。“都市病”不断蔓延,这就是:个人精神、个性被欲望和行动的目的日益增长所破坏,个人的生存状态丧失了和谐,充满了以金钱占有为目的的焦虑,个体难以保持自己真正的个性。
    在都市里,现代人失去了人与自然、人与自我的传统式和谐,而进入一种自我本质的重新定位,人所具有的那种形而上的本质已开始解体——人不再是上帝的创造物,而是具有自己的“处身性”。由于现代社会的出现,人的哲学的形而上思考业已被社会学的形而上的界定所取代。人的本质不再是一些抽象的形式原则,而是充满肉体欲望和现代感觉的“生命”。
    就现代人的个体和群体的存在基础而言,现代人感觉自己深深陷入一个飞速发展而不可预知世界当中。多元文化元素交错的语境对现代人不具有根本性的意义。文化元素挤压着人,因为人不可能完全清理和吸收它们;同时,人又不可能完全对抗拒绝它们,因为它是人类文化发展所无法摆脱的境遇,也是人自己处身的周遭环境。
    在时间感受上,现代人感觉到过去和现在不再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相反,正是当下经历的“瞬间”成为人生存的唯一尺度,似乎只要抓住每一个“现在”,就可以从中抽绎出永恒。生命成为短暂、偶然、时间性延伸的同义词,生命飘逝感使现代人不再思考“不朽”的意义,而是在单维的时间延伸中寻找不是快乐的快乐。
    在空间感受上,现代人日益强调人我之间的距离,从而获取一方相对独立的空间,于是,孤独感和逃避责任成了现代人的一种沉重的记忆。人害怕过分接触物体而出现一种“畏触感”。
    都市现代人,以不堪重负的生活形式咏叹着生命的无主题情调。
  评论这张
 
阅读(15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