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阵风,几朵浪,天好蓝好蓝

行云流水是我家

 
 
 

日志

 
 
关于我

天尽头彳亍着流浪汉的身影 桃花源里的人们正在放唱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遥远的王姨  

2006-11-18 21:24: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时家穷,兄弟姐妹多,父母在愁苦中使出浑身解数,也不能让我们吃饱,哪有精力和心情关爱我们呢?我是长子,从小畏惧只知道干活的父亲向我举起的棍棒,走在母亲严厉的目光下,我不知所措。成长中的孩子难免偷人瓜果啦、和别的孩子打架啦等等,父母一旦知道了,我不是挨打便是接受呵责。家徒四壁,多少天难得吃一顿像样的饭,穿得又脏又烂、夏能遮羞冬能御寒既必然又不错了。所以,从懂事起,我就盼望着走出家去,如果有人用怜惜的眼睛看我一眼,轻轻在我头上肩上抚摸一下,说几句暖彻心窝的话,我都愿意把自己“典当”出去。
    1973年,我到了离家45里的乾县阳洪读高中,每周步行一到两次,取杂面多麦面少的锅盔和一瓶腌萝卜,吃饭时打碗白开水在教室或宿舍吃。记不清是什么时候,几个投脾气的同学就总在一起打球、聊天、吃饭什么的,其中就有现在乾县师范学校工作的张擎。张擎当时是班上的干部,穿得既得体又干净,带的馍是纯麦面做的,菜带得又多又好吃。十五六岁的年龄最没有距离感,很快,我的杂面锅盔和张擎的纯麦面馒头合在一起吃,很快,我和张擎便有些形影不离了。张擎家离学校四五里地,三天可回去一次。那应是一个太阳响亮的星期三中午,张擎邀请我去他家,我就跟去了,到了一个平原上长满绿油油玉米的村子:牛张村。
    张擎的妈妈是我那时乃至一生遇到的最好看最会体贴人的女性之一,她说话声音不高,话语中蕴含着一种歉意和愧疚回荡在我的心耳之间,眼睛里的同情和关爱一下子刻在我心中空荡荡的记念碑上。按照乡俗,我叫她姨,呼王姨是多少年以后的书面文字。王姨从邻居家的井里提一桶水飘着走进家门,我立即接过她的水桶,她就真诚地夸我有眼色、勤快,在动作麻利地和面、擀面的时候,她问我家几口人,兄妹几个,生活怎么样,我羞于回答却又不得已如实回答。当我端着碗狼吞虎咽手工凉面的时候,王姨有一会儿没有吃,她看我的眼神让我多年后每每想起都不禁心动和眼潮。我仅是她儿子的一个穷同学,她不仅没有我所有的亲戚流露出来的嫌弃和轻蔑,而是把山一样沉重的关切和爱怜送到我的脸上,送到我的心里。
    之后我一有机会就去同学家,总看到王姨在忙碌,总听到她柔声细语地说这说那,也总见到张叔侧坐炕头不大说话。王姨忙完自己的活儿后,就拉一个小凳坐在我跟前,先嘘一口气,然后送给我满脸微笑,满眼关爱,满心暖融融的话语。在王姨的眼光里,我在同学家感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自由和温暖,为了回报,我也一下子变得听话和勤快多了。七四年开始张擎家在新规划的宅基地上筑墙盖房需要人干活,于是我一有时间就去牛张村,出现在王姨和善的目光里,听着王姨对我的赞许和夸奖。
    1976年的秋天,我不顾父母家人的反对,第一次去西安,能说出的理由是看望西安仪表厂下放到我们那儿的一个知青,说不出的真正理由是去省城闲逛开眼界的。去时坐着公共汽车,回家时口袋空了又不敢跟那位知青说,于是我一大早从西安往回走。130里路现在开车最多用一个小时,可我那次竟走了整整一天,饿了忍着,渴了找户人家讨瓢凉水,直走到深夜十一二点的样子,家还在五十里以外的地方,我终于到了牛张村,怯生生地敲开了张擎家已经熟睡的大门。
    那一晚张擎因什么不在家,王姨开门后见是我,一脸惊讶,问我从哪儿来,我说西安,问我吃饭了没,虚荣心作祟的我不敢说一天没吃,竟低头说吃了。王姨看了我一会儿,说“你肯定没吃”,就洗手要做饭了。张叔睡在炕头问我几句话,王姨已经和面准备擀面条了。我像犯了错误的小学生一样走到锅台前点火烧水,王姨边擀面边责备我:“真傻!没吃就说没吃么,都回咱家里了,还假装吃了,姨一看就知道你没吃。你看你,叫姨怎么说你呢?”昏黄的灯光照在王姨的背上把她的身影放得很大,炉膛里的火苗窜出“呼呼”的响声。王姨继续说:“你的样子把姨看得心疼的,以后可别这样了,到咱家里到姨跟前还有啥不能直说的,姨一直把你和张擎一样看待呀。你这娃,啥时候把姨不当外人就好了。”我坐在锅台前的小凳上烧火,听着王姨的絮叨,眼角湿着,心里堵得慌,却强忍着自己难以言说的委屈。等到面条盛在碗里,我端在手上吃了一口,忍不住的泪水终于流了出来。王姨过来手在我头上一摸,轻声说:“别哭!先吃,看把你可怜的。”于是,我彻底放弃了我假装的要强,竟抽噎着哭出声来。
    那一夜,我和着泪水吃到了一生中味道最好的手工面,吃了多少我不知道;也就是那一夜,我平生每一次肆无忌惮地哭了,哭出了压在心底十几年的委屈,不是在母亲而是在王姨面前。王姨取来一条毛巾蹲在我面前,帮我擦去满脸泪水,她的眼里也有亮亮的东西流了出来,滴在了、滴在了我心灵深处最软最嫩的地方。
    从那以后我走了许多地方,每次回家总要顺道去看王姨。前几年回到西安后偶尔去看她,王姨表现出的感动让我更加感动。有一年过春节我于酒后去看她,王姨几句话让我心头一酸,泪水夺眶而出。张擎和夫人说我喝醉了,后来我在电话中也为自己的失态辩解说当时喝醉了,但他们不知道,我的感动是真诚的。
    如今,张叔已经去世了,眼睛和耳朵不太好使的王姨还总向人念叨起我。而为了谋生又一次离开西安跑到闽南的我,只能在闲暇的时候把自己关在书房里,诵读着日本人玲木立夫写的《一碗阳春面》,让自己通感那恍如隔世的经历,听任泪水流在已不再年轻的脸上。
  评论这张
 
阅读(23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