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阵风,几朵浪,天好蓝好蓝

行云流水是我家

 
 
 

日志

 
 
关于我

天尽头彳亍着流浪汉的身影 桃花源里的人们正在放唱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狼来了”:关于审美悲怆的思考  

2006-11-15 14:08: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本不该让幼小的孩子放弃捉迷藏而担负成人的工作的,放羊并不是孩童就能胜任的事情,尤其在虎狼出没威胁着人畜安全的时候。为什么让年幼的孩子去放羊呢?这绝不是成人们的懒惰,而是中国人生活状态的一种不得已。

古老的中国人在贫瘠的黄土地上起早贪黑地劳作着仅为了衣食温饱,反差极大的付出与收获让成人在不堪重负中必然要缷下一些担子,于是,放羊、割草、拾柴等活计过早地摊在天赋游戏权的孩子的身上。剥夺孩子的游戏权本身就是一种对人性的摧残,进一步让孩子去放羊简直就是对人性的强暴。

人哭喊着来到这个世界上,注定他要哭喊一生并哭喊着离去。孩童在懵懂中不谙生存的艰辛和险恶,他有权在成人的监护下嬉笑打闹,释放天性,充分享受生命的自由和快乐。在享受生命的自由和快乐时,孩童们便进入了审美的陶醉之中,那种悦性怡情,那种对生命本身的热爱应该和孔子崇尚的“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的境界一同进入中国文化之中并占有非常重要的一席之地,但脆弱的农耕文明以“大羊为美”,很难容忍“游于艺”这种理念的存在,于是,成人在不堪重负中剥夺孩子的游戏权让孩子尽早地懂事并担负起成人的艰辛就成了一种必然。

不该担负艰辛的孩童担负了生活的艰辛,他开始放羊、割草、拾柴,满足了成人对他的期待,可他在放羊、割草、拾柴时那种对天赋游戏权的向往并时而游戏一下应该合情合理吧。谁叫人的成长必须要经历一个孩童时代呢?谁叫父母不能克隆自己或者直接生产一个棒小伙呢?让孩子去虎狼出没的山上放羊,大人们已经犯了一万个错,孩子一声游戏式的高喊“狼来了”,既有对游戏的渴慕,又有对让他在危险中放羊的喟叹;既有重新拣拾游戏的快乐,又有对成人们呐喊着警示着许许多多值得成人们思索和问寻的东西。一声蕴涵无穷的“狼来了”让头脑简单的成人们赶上山去虚惊一场,成人们应该检讨自己了吧,但极怕负责任的他们把责任统统推到孩子一边,责怪孩子不诚实。其实,从某种意义上说,“说谎”是一种富有智慧性的游戏,兵家的所有内容不是包含在一个“诈”字里吗?科学的出发点不是基于“假设”吗?艺术的技巧不是一个“无中生有”吗?……成人们用残酷的一维标准去苛求孩童,成人们总是正确的吗?

狼来吃了羊,小孩吓哭了。我写在这里更想哭。难道国产的狼善良得只懂得吃羊吗?狼之为狼是因为它要吃一切比它弱小的动物,难道小孩不比羊更弱小,更好吃?小孩几声游戏式的“狼来了”,成人居然听不出其中的迫不得已的玩乐来,理直气壮地责骂孩子不诚实,可哀可叹!殊不知,当小孩前几次的“狼来了”调动起成人们跑上山时的景象,小孩看到自己的一点小智慧导演出精彩绝伦的喜剧那应是创造出奇迹后的喜悦与满足,成人的詈骂和责打是一种没有平台的对话,是倚强凌弱的残酷,是对审美创造的反动,更是对自我无知无能的宣泄。而当狼真来了,小孩在绝望中哭喊着“狼来了”,求助于成人而成人听不懂无动于衷,他那幼稚的审美创造立即会在恐惧、无助中消失,呈现给他的是血与肉的目不忍睹,是成人麻木不仁的强悍,是现实的残酷和生命的绝望。他从审美的天堂一瞬之间坠入十八层地狱,他体验的是一次毁灭性的经历。如果他侥幸活了下来,即便不成为呆子,也会从此失去童真和想象,一下子变成比成人还简单而苍凉的小老头。

如果真是这样,这个小孩最好让狼吃掉。

小孩的游戏让头脑简单的成人们一解读,犹如强奸!

问题到这里远没有结束。让人感到悲哀的是,《说谎的孩子》是成人们杜撰出来训导国人尤其是小孩要讲诚信的,但折射出的却是国人对于游戏和审美的一种不屑的态度。

诚信是秩序社会追寻的一种理想,是现实社会中做人与处事的一个基本准则,是社会公德对人的行为的拷问,更是个人对自己文明程度的一种检讨和塑造。诚信的缺失不是来自游戏和审美层面,更不是小孩一声“狼来了”制造出来的。诚信的缺失源于社会机制的病态,源于资源少、机会少的农耕文明,源于物质和精神的极度匮乏,源于社会政治的专制和不透明。那么,对诚信的追讨应该从更新社会机制开始,从物质和精神的富有开始,从整个社会的民主、公正、透明开始,而绝不能从讨伐小孩子的游戏开始。

游戏之于人生是从根本上是解放人自身的,它给人带来的审美体验是丰富、发展人的心灵情感经历,开拓人的想象空间,提升人的情商和智商,让人在血淋淋的现实面前找到与现实抗争的力量,实现主体对客观法则的超越,感性体验对理性教条的超越,精神享受对功利欲求的超越以及个体生命对生存压力的超越。游戏的本质是审美,而审美的终极是游戏。可以说,一个不会游戏不能创造并驾驭游戏的人只能是一个弱智,而制造《说谎的孩子》这一故事的成人们呢?

农耕文明造就的中国文化没有给游戏应有的地位,游戏和不务正业联系起来嫌不够解恨还要与人的品行联系起来,好心者劝之,如杜撰《说谎的孩子》这一故事的人一样;居上者乐之,因为失去游戏则民愚,民愚则易治,欧洲中世纪不是如此吗?中国的封建社会不是如此吗?“文革”不也如此吗?

值得欣慰的是,历史走到了今天,中国传统文化在与西方文化的撞击之后,国人终于让一席于游戏了,这一席很小,但终究会挤大的。

  评论这张
 
阅读(14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