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阵风,几朵浪,天好蓝好蓝

行云流水是我家

 
 
 

日志

 
 
关于我

天尽头彳亍着流浪汉的身影 桃花源里的人们正在放唱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诸葛亮能借到箭毛就不错了  

2006-11-14 15:30: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得第一次读《三国演义》是在上大学之时,读到诸葛亮草船借箭,觉得诸葛亮真神人也:签下军令状——三天造箭十万支,结果,他借江面上掀起大雾之际,用二十只小船靠近曹营,曹操果然如诸葛亮所料,“送”给诸葛亮十万多支箭,诸葛亮圆满完成造箭任务。神智如斯,人间少有。而读到后边的“失街亭”、“空城计”和三国的结局,诸葛亮草船借箭时的“神”却不见了,对此我有些失望、遗憾和不解。也就是从那时开始,我开始了自己朦胧而漫长的思考:诸葛亮草船借箭是真呢?还是三国的结局是真?

如果诸葛亮能够料事如神、呼风唤雨,连借箭都能精确到一定的量可以去数的话,那他有什么不能做成的呢?街亭那么重要的军事阵地至于失守吗?司马懿至于大兵压境迫使他独唱空城计吗?三国不是把玩于他的手掌中最后由蜀国统一了吗?——这样的理性诘问似乎对中国人心目中智慧的化身——诸葛亮有大不敬之嫌,但诘问还是在多年之后发生了。

小说叙述学里讲叙述时态时有这样的观点:古典小说在叙述时态的选择上多用过去时,因为作家对世界的理解是清晰而有条理的,他相信作品中描述的那个虚拟世界是井然有序的,人物的命运是既定的,情节安排也内在地服从于必然性的要求。于是,作家的诉说更富有居高临下的权威感和教化众生的庄严感。与之相对应,现代小说则多采用现在时,因为作家“茫然”地面对无序的生活,他知道虚构就意味着在混乱和非理性的世界上“历险”,他笔下的人物在未知之海中沉浮,没有任何先验的约定,只有无尽的探索与追寻,情节安排也充满了非线性非稳态下的或然性。现在时的叙述是作家带着读者一起去经历和体验,作家的诉说总带着怀疑、自省和迷惘。每次在写作课堂上讲出这些理论,我就不由得举诸葛亮草船借箭的例子。过去时态下的草船借箭是罗贯中及中国广大读者描述及推崇的那样,而换成现在时态呢?诸葛亮逞强和周瑜签了军令状,他会有多么惶恐!江面上能掀起大雾吗?雾淡了怎么办?雾浓得他迷了方向怎么办?他用20只小船借箭够吗?更重要的,曹操能按诸葛亮料想和神算行事吗?他因为一时糊涂、一时聪明或者一个说不上的什么跳出了诸葛亮的安排该怎么办?……生活的或然性让我们茫然着,尤其当我们面对一个个活生生的“人”而不是一个物的时候。

混沌学里的“蝴蝶效应”是我所喜欢的:一只南美洲亚马孙河流域热带雨林中的蝴蝶,偶尔扇动几下翅膀,可能两周后在美国德克萨斯引起一场龙卷风。我曾在一篇文章里引述香港作者刘以鬯的《打错了》为例说明它。《打错了》分12部分组成,实际上是两个单独成篇的文章排列在一起。两部分开头和主干部分的文字完全相同,叙写刚从美国读书回来正在找工作的陈熙接到女朋友吴丽嫦的电话要去“利舞台”看五点半的电影,于是他剃须、梳头、换衣。“现在是四点五十分,必须尽快赶去‘利舞台’。迟到,丽嫦会生气。于是,大踏步走去拉开铁门,”第1部分的结尾紧承前文:“拉开铁闸,走到外边,转过身来,关上大门,关上铁闸,搭电梯,下楼,走出大厦,怀着轻松的心情朝巴士站走去,刚到巴士站,一辆巴士疾驶而来。巴士在不受控制的情况下冲向巴士站,撞倒陈熙和一个老妇人和一个女童后,将他们压成肉浆。”而第2部分的结尾却是这样:“大踏步走去拉开铁门……电话铃又响。以为是什么机构的职员打来的,掉转身,疾步走去接听。听筒中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请大伯听电话。’‘谁?’‘大伯。’‘没有这个人。’‘大伯母在不在?’‘你要打的电话号码是……?’‘三一一九七五……’‘你想打去九龙?’‘是的。’‘打错了!这里是港岛!’愤然将听筒掷在电话机上,大踏步走去拉开铁门,转过身来,关上大门,关上铁闸,搭电梯,下楼,走出大厦,怀着轻松的心情朝巴士站走去。走到离巴士站不足五十码的地方,意外地看到一辆疾驰而来的巴士在不受控制的情况下冲向巴士站,撞倒一个老妇人和一个女童后,将她们压成肉浆。”

    陈熙在一维的时间里是死是活取决于有没有一个打错了的电话,没有那个打错的电话他则死,有了那个打错了的电话他则活。——事情蹊跷得让人匪夷所思!人们只看到接了那个打错了的电话活下来的陈熙这一结果,却忽略并且否定了那个没有打错电话死去的陈熙。殊不知,人类走到今天完全基于许多偶然,你我出生并相遇也基于许多偶然,《三国演义》中出现诸葛亮草船借箭的故事(历史上的草船借箭是孙权所为)是偶然,我坐在电脑前思考这一问题并敲下这些文字也属偶然。

前段时间“网易”评论频道上有篇文章很让我刮目,大意说:英国的课本上讲拿破仑是被英人打败的,德国课本则云是德国打败的。有人问罗素,让我们的孩子相信谁呢?罗素回答:让英国的孩子读德国的读本,德国的学生看英国教材,什么时候大家不再轻易相信什么,教育就有成效了。这个故事讲了一个道理,教育的功能是让人学会怀疑,通晓独立思考之径。而华夏文明几千年,教育的根底却是让人。种种现实中不可能存在的事情,中国人却在煞有介事地相信着:刘兰芝和丈夫死了要化鸟,梁祝死了要化蝶,张生中了状元必须回来迎娶崔莺莺等等,谁胆敢轻易怀疑,那是要吃亏的!

给思想画地为牢的结果是,许多人在思考“诸葛亮草船借箭不足十万支”这个话题时,一定要想办法让诸葛亮借足十万支,岂不哀哉?

 “我们都是木头人,不会说话不会动。一不许哭,二不许动,三不准交头接耳听。看谁的意志最坚定。”幼儿园的小朋友在我的楼下反复地吟唱并重复着相同的游戏,磨厚着我的耳茧,这就是我的现实。 

  评论这张
 
阅读(213)|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